[都市]【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1)作者:QM1255

时间:18-04-20 12:03:05
字数:6699


        (二十一)往事

  春天下午的阳光十分温和,透过窗帘,柔柔地温暖着我,还有我身旁的欧阳奕。

  就在刚才,我,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被誉为Z大一年级级花的欧阳奕的下体。

  欧阳奕的脸上还有一丝高潮之后特有的潮红,香汗留在她的皮肤上。

  我怕她着凉,扯过她的外衣,给她披上。

  「欧阳,谢谢你。」

  「谢我?」欧阳奕笑了笑。「谢我什么啊?」

  「语姐不在,你……」我一时语塞。

  「嗐,这没什么!」欧阳奕又笑了笑。

  「秦语走之前还在和我说,多亏有你,不然出去了真的是两眼一抹黑。」
  「都是好朋友,应该的应该的!」

  「当时你都和她说些什么了啊?」我开始将话题引到那次秦语和欧阳的谈话上。

  「啊……没什么,没什么……」欧阳含糊其辞,让我更是好奇。

  「不对吧,后来我和秦语那啥,她的小技术可是突飞猛进啊。她说都是你教的啊。」见欧阳奕不愿意开口,我索性厚着脸皮,主动发难。

  「那啥?小技术?踢球吗?我不会啊……」

  我知道欧阳奕已经是心知肚明,此刻只是装傻。

  不过,毕竟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我也知道欧阳奕的弱点所在。

  「小姑娘,做人要诚实啊!」我坏笑道。

  「哪不诚实了?说!听不懂就是听不懂!」

  「哦?忘了上次上解剖课,你恶心得都吐成什么样了?这礼拜是操作课,信不信我让老师点名让你做?」

  「还威胁我!秦语回来我可得好好的给你告上一状!」

  当然,我的弱点欧阳奕也是了如指掌。

  「那咱们勉强扯个平,」我摊摊手。

  「现在可以说说了吧!」

  「不行!你谁啊,我就告诉你!女生之间的小秘密你们男人懂吗?」

  「好好好,我不问了,」

  我退了一步。

  「那说说唐宁和洛克?看样子你们很熟啊!」

  「唉,你怎么……」

  欧阳奕有些无奈了。

  「看来语姐和你说过我的事喽?」

  「什么事?」

  「就是……我在美国……」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欧阳奕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许多,低着头,说道:「其实,说出这事的时候,我知道她会告诉你……」

  「说说吧,说出来就好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黑暗啦,」欧阳奕笑了笑。

  「钱哥,我把你们都当做一家人,你们……」

  「我懂,你也是我们的家人啊!」我心领神会。

  欧阳奕会心地一笑,开口说道:「大概过程你肯定知道了,就说说唐宁他们吧!」

  我静静地看着她。

  「Ricky姐,你知道的,就是视频里那个,当时是我最好的姐妹。一开始,那个禽兽只是调戏了我,摸了我的胸,我谁也没敢说,就告诉了她。

  「你猜怎么?她说,她也被那个禽兽弄过,只是我去了之后,那个人就开始关注我了,放松了她那边罢了。

  「当时听说之后,我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一切。我问她怎么才能逃过去,她说这是不可能的。

  「我当时真的,心灰意冷,Ricky姐告诉我那个老师有黑道背景,而且她预测那个人会变本加厉,让我和他上床,让我服侍他,满足他,甚至满足他的朋友。

  「之前,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我一开始还不相信。

  「不过后来,有一天晚上回去,那个禽兽趁我不备,把我摁在墙上。

  「我拼了命地挣紮着,他死死地掐住我,我慢慢没了力气,突然觉得有一双手伸入了我的裙下。

  「我想叫,嘴却被他的嘴死死地吸住。

  「就在这个时候,Ricky姐带着唐宁过来了。唐宁是她的弟弟,比我小一岁,练拳击的,那个老师自然地跑走了。

  「Ricky姐把我带回她们家,我,哭了很久,我真的不敢想象这是真的。
  「我无助地问Ricky姐,我该怎么办。Ricky姐告诉我,是我的观念保守了。性是人类的本能,不是什么羞羞的事,每个人都应该学会享受它。
  「那时候,我真的难以置信,我真的很后悔。我甚至恨自己。

  「我很害怕,不敢和Ricky姐说话。Ricky姐叫来了洛克。那是我们班同学,也是她男朋友。

  「Ricky姐跟我说,让我享受性爱。然后,她和洛克,当着我的面,做了一次。

  「看着洛克身下的阳物,看着它进入Ricky的身体,一开始我觉得有些恶心。但,不知为什么,听着Ricky姐畅快的叫声,我的下面开始有些痒痒的。

  「慢慢地,我觉得这个过程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龌龊……」

  我耐心地听着,欧阳奕突然地中断让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后来呢?」

  「后来……其实,我的第一次,根本不是给了那个老师,而是那天晚上……」
  我瞪大了眼睛,惊诧地说:「这些,阿鸿知道吗?」

  「知道,」欧阳低下了头。「他是第一个,秦语是第二个,你是第三个……」
  「……」我沈默了。

  「Ricky姐看出了我内心的想法,提出让我感受一下,然后我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那天晚上,唐宁用他那恐怖的傢夥什儿,让我感受到了那一份带着快意的、撕心裂肺的痛……

  「后来,你们都知道了。那个老师很『顺利』地侵犯了我,甚至让别的男人侵犯我……

  「从那时起,我觉得男人一个是没有好东西,只有Ricky姐一家是好人。我开始报复性地和男人做爱,看着他们被我吸乾,累趴下的时候,我发自内心的有一种自豪感……

  「直到回国,遇到你们,我才知道,真的有爱这种神奇的东西……」

  无声。

  女人的抽泣划破了宁静。

  我呆在那里,突然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很傻。

  面对这个把自己当做亲人,事实上却和我非亲非故的美丽姑娘在自己怀里哭泣,我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来去解决这一切。

  「钱哥,你和我说说语姐的故事吧,我想听……」

  或许是欧阳奕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有意地找着话题。

  不过,欧阳奕的问题却击中了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我和秦语?故事?一时间,我像是丧失了语言功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喜欢她……」老半天,我才挤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话从嘴里一出,欧阳奕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钱哥,你真有意思,不许敷衍我啊!」

  「我……我……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又艰难地憋出来一句。

  「哈哈,」欧阳奕笑着,刚才的阴霾早已烟消云散。

  「其实吧,你们的故事秦语跟我说了个大概了,我就想听听你是怎么说的!」
  「你是不是秦语派来的间谍啊?」

  我开着玩笑,缓解内心的些许紧张。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老实交代吧!」欧阳奕也笑道。

  我思考了一会,可是头脑里还是一团乱麻。

  「那就从上学的时候开始说起吧……」

  我努力找到自己回忆的起点。

  「好好好,这段没听语姐说过,洗耳恭听,洗耳恭听!」

  我再次整理了一下思绪,没想要去掩饰什么,和欧阳奕说了起来:

  那就从小学开始吧。

  入学那天,我就知道秦语和我一个班。

  更没想到的是,老师竟然让我和她做同桌。

  嗯……后来嘛,老师让她当了班长,让我当学习委员。

  一开始,她学习没有那么好,班级里也就是中等,不过我成绩还说得过去,运气好的时候还考过第一名呢。

  不过后来,小学四五年纪的时候,懂一些爱情的事情了。

  当时隔壁班有一个女孩,是从外地转来的,那个时候觉得她就是仙女下凡,很多男生都在追她。

  当时也不懂那么多,只是觉得每当她走过身边的时候,心跳会突然加速……
  也不知道语姐当时使了什么神通,她也知道了这件事。

  那个女孩过生日那天,我从家里偷了钱,买了个本子,想送给她,结果却不敢送。

  没想到,秦语见我踌躇,一把夺过我手里的本子和贺卡,冲出教室,交给了隔壁班她认识的同学……回来以后,我惊讶地看着她。

  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只是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可是,回到家,爸爸妈妈发现少了钱,问我是不是偷了钱。

  本就心虚,我一听就哇哇大哭。

  爸爸妈妈也生了气,抄起家夥就开始打我,问我为什么拿钱。

  我根本不敢说出真相,只能一个劲的哭。

  这个时候,秦语从隔壁跑过来,跟我爸妈说是想让我帮她买个本子,我不是做什么坏事去了。这才算是个头。

  那个女生后来也没睬过我。

  只是秦语一夜之间像是变了个人,学习成绩从中等一下子窜到了我的前面……后来,我和她考进了重点初中,巧的是,我又和她一个班。

  她那个时候跆拳道已经打的有模有样了,本来就开朗的她成为了男生女生口中的「假小子」。

  不过这一节……呃……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来高中的故事吧!我们那时候高中是寄宿制的。

  上高中之前,我就被刘克连蒙带骗看了毛片,知道了男欢女爱的事情。
  但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爱情,更不知道喜欢一个女生是什么感觉……
  高一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爱上了打游戏,天天翻围墙出去上网,作业也不写,成绩也是一落千丈……

  秦语还是班长,不知怎么的,她知道了我出去玩的事。

  她告诉了老师……第二天,我的爸妈就被叫到了学校,我也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在班会课上,也被点名批评,还做了几千字的检讨。

  后来,老师怕我再犯,让秦语每天都检查我的作业。

  终於有一天,我受不了了。

  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天雨很大。

  前一天晚上作业很多,那几天我的头也是昏昏沈沈的,作业还剩一点没写完。
  我心想这么多年同学了,说一说总归会通融通融的。

  哪知道,秦语看到我作业本上的空白,跟我说:「这,这,怎么都没写啊?是不是又去上网了?」

  「没有啊,冤枉。我身体最近不太舒服,通融一下嘛……」

  「身体不舒服?切,玩了个通宵,当然不舒服了!」

  「我真没去!」

  「别说了,钱明,你居然……唉……这样吧,你要么立马补完,要么就跟我去见班主任,你选吧!」

  就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心中突然冒出一团火,一团憋了很久的火。

  我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作业,一下把它撕烂,往桌上一拍,怒吼道:「你有种,你去说!你去说啊!这作业,老子就是不写了!」

  秦语估计被我吓到了,一动不动,班上的同学也齐刷刷看向我这边。

  我继续骂道:「操你妈的秦语,你现在牛了,学习好了,就管起老子来了是吧。你他妈的算老几啊?」

  秦语皱了皱眉,说:「钱明,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他妈你跟我说让我好好说话?要不是你,老子现在会成这样?
  我跟你他妈什么仇,什么怨,你非要这么整我?我出去玩个游戏怎么了?犯什么罪了?是不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嫌我碍眼让你来整我的?「

  全班当时鸦雀无声。

  秦语压低了声音,说:「过分了!」

  「过分?谁先过分的?我就问问是谁先过分的?操你妈的,检讨也检讨了,家长也找了,你还是不罢休。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干什么?你要是真嫌我烦,我现在就可以走人……」

  后来,她直接破门而出。

  我又是被叫了家长,而这次是因为辱骂女同学在全校被批评,我也被停了课。
  回了家,我免不了一顿毒打。

  我含着眼泪,咬着牙,硬扛了过去……

  第二天,是周末,秦语回到家,她来看我。

  「钱明,是我不好……我……」

  「滚!我不想看到你!」

  「我……」

  「滚!给我滚!!」

  我歇斯底里地咆哮着。

  秦语默默地走了,不过我註意到,她的眼角红红的。

  我也就被停了一个礼拜的课。

  回去之后,我没再和她说过一句话。

  当然,从那开始,我就被老师「放逐」到了最后一排。

  高一下学期,我们面临着文理分科的选择。

  我和秦语都是选择了理科。

  当时班上有一个男生,是学文的。

  平日里就坐在秦语的前排,也爱和秦语打打闹闹,两人关系也不错。

  那时候QQ才刚开始流行,只有假期的时候我才会去登陆一下。

  就是在那个暑假的一天,我登上QQ,刚准备打一局枪战,信息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是秦语发来的:

  「前排的和我表白了,想问问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回答他。谢谢。」

  那时候,我还不懂秦语的真正意思,也还为着之前的事赌气,所以就没回她。
  后来,我也不知道秦语怎么回答的他。

  但到了高二,那个男生还是对秦语穷追猛打。

  有时候还经常从外面带饮料、零食之类的给秦语。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我看到那个男生送东西给秦语、秦语吃着他送的零食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酸酸的。

  不过,班上的一个女生这个时候引起了我的註意。

  她是文理分班之后到我们班上的。

  她长长的头发,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不算绝美但是不乏靓丽的脸庞都吸引着我,她的一颦一笑都让我如癡如醉。

  我疯狂地关註起她来,了解她的故事……那应该是我第一次产生对一个异性的喜爱吧。

  我默默地追她,有空在QQ上和她聊聊天,为她讲讲题目,有时候也会给她带些吃的。

  她可能察觉到了我对她的喜爱,可我从来没敢和她表白。

  我和秦语的关系破冰是高三的冬天。

  那一次模拟考试,我放下了所有东西,准备了很久,却成绩惨淡。

  而那个女生的家长,在这个时候,为了能管住她,把她送到了一个离家很近但不是寄宿制的重点学校。

  那天下着雪,下了晚自习,已经快10点了。

  我丝毫没有心情回寝室。

  放学之后,没人了,我坐在楼梯上,看着满天飘零的大学。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失败:考试失利,一段暗恋最终也没能轰轰烈烈,只是感动了自己。

  我很想哭,但却忘了怎么落泪。

  「钱明……你还好吗?」

  熟悉但有些颤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知道是秦语。

  她那一次考了全市第一名,老师对她讚不绝口。

  那天晚上,我心情很低落。

  听到秦语的话,我歎了口气,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前,没有说一句话。

  「钱明,你还恨我吗?」

  我冷笑了一声,心想:「考了第一名有什么了不起,想来讽刺我?」

  「哪敢啊。」

  我冷冷地说道。

  这是我两年来第一次和她说话。

  「……」

  秦语一时没说话,笑了一声。

  「哈,终於和我说句话了。」

  「您老人家是第一名,牛!我比不上你……」

  「钱明,这是哪里的话。知道你心情不好,老同学就不能来陪你说说话了?」
  「我心情不好?我心情好的很!」

  我嘴硬道。

  「她转走了,你心情能好吗?」

  听到秦语这话,我真的是心里一惊。

  我一直以为自己这段事做的很隐蔽,不会有人发现,谁知道秦语竟然洞若观火!我虽然很顾及面子,但我更想将计就计,看看接下来她会做些什么。

  「你都知道了?」

  「呃……呃……我……我也就是听说……」不知为什么,秦语突然紧张起来。
  「唉,你先走吧,我再待一会。」我故意赶她走。

  「算了,陪你坐一会吧!」秦语说着也坐在了楼梯上。

  「不用不用。」

  「唉,知道你永远不会原谅我了,但是钱明,这么多年我仍然一直把你当朋友看待,真的。」

  「不,不,不……我不恨你,我恨我自己……」我歎着气,说道。「恨我自己不自量力,恨我自己傻。」

  「钱明,你别这么说。」

  「算了,三好学生同学,你的怜悯我收下了,谢谢你啊。」

  「钱明,我……我从来不认为这是怜悯,我真的把你当做朋友。我不奢求其他的了,你能不能把我当做普通同学看待?算我求你了。」

  「好,好……」我刻意用力地点着头。

  「那你和同学说说你心里的不快,这可以吗?」

  我意识到上了秦语的当,乾脆顺桿爬:「努力了这么久,就换来这么个结果,唉……」

  后来,那天晚上,我和秦语聊了很久,我心里那块冰也在慢慢化开,和她独处的这段时光里,我心里愈发觉得痒痒的。

  再后来,我和她的关系又恢复了。

  最后,你都知道了,高考结束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

  欧阳奕耐心地听完了这一切,沈思良久,问了我一个问题:「那你觉得你喜欢秦语哪一点呢?」

  我怔住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到底喜欢她什么呢?

  人品?那我之前怎么不喜欢她呢?

  学习?这足够成为喜欢一个人的理由吗?

  难道,我真的是因为她的外貌才喜欢上她的?

  那一刻,我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肤浅的人。

  欧阳奕似乎看出了我的难处,没再说什么,离开了。

  我木木地移出自习室,走出学校。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海边。

  我坐在礁石上,无助地望着海。

  犹记得那一年,我最喜爱歌手之一的周傑伦,蛰伏了一年,推出了新专辑。
  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那熟悉的旋律,催下了我陌生的眼泪: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我们的爱

              差异一直存在

               风中尘埃

              竟累积成伤害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

               当初彼此

              不够成熟坦白

               热情不再

             你的笑容勉强不来

              爱深埋珊瑚海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

友情链接: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游戏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 澳门正规赌博网站 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网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线上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网上百家乐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 威尼斯人城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网站注册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线上赌博网站 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网上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 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线路检测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官方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