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趣超商】(01-05)【作者:formosa梁叟】

时间:17-11-12 01:14:38
字数:325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h。1

  秀兰在周五的午后,搭车从捷运车站出站后,就在车站附近按址索骥,然后於约定的时间之前三十分钟,抵达她此行的目的地,「俪坊」情趣超商的所在地。她确认位在一整排商店街道二楼的标的所在无误后,就下楼朝捷运车站的方向折返而去。

  在捷运车站旁边的小公园里,秀兰在一处相对僻静角落处,一具板条坐椅上落座,藉机沈淀一下她的思绪。只因她的丈夫长期卧病,她经常需要请假照顾他,致令她的一份固定的工作,近日遭致被解雇的下场。

  秀兰在被解雇一年以后至今,其手边不多几许的积蓄,已然是坐吃山空吃空空。职是之故,她才来应徵这桩,据称是周休二日,每天只要工作三~四个小时,保证最低月薪十二万元的工作。

  秀兰曾经跟「俪坊」,那位萧姓的老闆,在G媚上互动沟通过几回。当她把两帧大头照片和几帧生活照片,传输给对方过目后,萧老闆夫妇俩就利用电话,积极的撺怂她过来彼此面谈一番。

  透过和老闆娘在电话上的对话,秀兰得知她有意应徵工作的性质和细节后,就极其自然的理解到,对方为啥开出那般高的酬劳给她。那位名叫崔苹的老闆娘,甚至怂恿秀兰说,『我原来所开十二万块钱月薪是最起码、最保守的估计。以你优越的条件,想要在我们的店里月入二十万,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举措。』
  耳闻高架路轨上断断续续,捷运列车呼啸而过的穿梭声,秀兰在举棋不定的斟酌思虑后,终於拿定心意,准备去跟言谈挺有诚意的萧老闆夫妇俩,先见见面招呼哈拉一番以后再说二话。

  从捷运站到俪坊超商,只需五、六分钟的路程。所以,秀兰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将近十分钟抵达。她敛饬好衣装,掏出小梳子捋一捋髪绺后,就伸手去按超商的门铃。

  可是,在秀兰尚未触及门铃之际,那扇朝内开的门户,却早她一秒钟被人开启。那位开门者登即现身出来说,『午安,欢迎你的芳驾,温小姐!我是本店的老闆娘崔苹。』

  『对不起,来打搅你们,崔小姐!』

  『不要这么说!』崔苹把秀兰迎进室内说,『不过,你在半个小时以前,上来以后又回头离开,可把我们夫妇给急煞了!』秀兰目睹到在门后的玄关里,那具同步监控门外液晶监视器的画面后,不禁为之莞尔了一番说,『原来你们已经都瞧见了!』

  旁边那位西装革履的男士,慎小谨微的向秀兰一鞠躬说,『我姓萧,名叫Victor大家都叫我维特。我刚才跟崔苹打赌一瓶香槟酒,我赌你会回头再过来。所以,我是今天下午的大赢家!』

  秀兰打量一下,那位有一半洋人血胤,身高超过一百八十五公分的酷哥后,递手给他说,『对不起,让你们感受到不方便,萧老闆。我一来是时间太早,二来是拿不定主意,所以才……』

  维特使用他的大手轻握秀兰的柔荑后说,『总而言之,我们除了欢迎还有荣幸,温小姐!现在,我要请你到我的办公室,让我们一边啜饮香槟,一边当面谈一谈我们的公事儿,Okay!』原来,秀兰所抵达的位置,是俪坊情趣超商的侧门所在之处。一般只供送货、洽公,以及工作人员进出所用。至於一般顾客和会员,则是经过另一侧的大门进出商场。

  秀兰捩眼窥伺瞩盼走在前面,维特浑厚而饶富阳刚味品味儿的屁股,向身侧的老闆娘崔苹细声咬耳朵说,『你的老公真是潇洒不凡,老闆娘!我很高兴,让他做我新生评鑑的对象。』

  俟得崔苹请秀兰在办公室的长沙发上,比肩坐定后展颜堆笑说,『我想你跟维特肯定会很「麻吉」,温小姐!我的老公虽说是肌肉型的宅男,可是他却是个温馨体贴的好脚色,我可以准保你会顶瘾痛快,小姐!』

  『她在唬弄乱盖你…』正在拿开瓶器开香槟酒的维特搭讪道,『这里根本没有所谓的新生评鑑,温小姐!』

  维特把开了瓶的香槟酒瓶,递给崔苹请她为仨人斟酒,然后以他的手持型无线对讲机呼叫、传达通知道,『我是维特,我在眼下跟崔苹在办公室。我要请苏副理负责二楼卖场的门面,还有请卓副理多担待三、四楼的情况。我们大概还要耽搁一会儿子,谢谢两位!』

  维特随之在秀兰的左侧落座,他接盏同乃眷一起向秀兰敬酒劝饮一番后又关切道,『你家里的另一半,眼下的清况还好吗?』秀兰使左手摞在他的腿股上面回称道,『我老公这几天的情况还不赖,所以我才可以有空过来应徵工作。多谢你的关心,萧老闆。』

  崔苹跟着把秀兰跟乃公的九盅子搁上茶几道,『温小姐既然肯屈驾赏光,咱们以后就是一起共事的好夥伴、好同事。我在电话上所谓的新生评鑑,纯粹只是玩笑话。另外,维特虽然好色却不是色狼,请你毋庸在意就是。』

  秀兰徐徐的把她的左手拢近维特的裤裆,触及里面那具有些紧张的凸槌边缘之处问,『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另外,可以请问一声,假设我开始上班以后,可以每星期以现金结算工资吗?』

  崔苹竚立起来笑盈盈的回称道,『当然,崔小姐!我们店里随时都有充分的现金流量。你甚至可以当天结算你应得的工资份额,我们从来不曾拖欠过同仁们一分钱的报酬。』

  秀兰动手攥住维特在裤裆里的尊具,款款的拢拶且开心的说,『Okay!谢谢老闆还有老闆娘,我没有其他的问题了!我会努力以赴胜任我的新活儿计。』
  『嗯…我喜欢你率真直爽的个性,温小姐!』崔苹搊扶起乃公,动手卸脱掉他的上衣后说,『别的初来乍到应徵的小姐夥伴儿们,都会为了提成的比率,再三反覆的唠叨计较个没完没了。可是你,却连一个字儿都没提起……』

  秀兰显出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搭碴儿道,『你们说的三七拆帐,我认为相当公道,彼此何须斤斤计较?』崔苹和维特对盼一眼后,那位魁梧的老闆就直率的陪笑回应道,『当然、当然!我们就先从三七分帐起跳,以后大家如果合作愉快,咱们也可以重新商量,改成七五对二五也不妨。

  『崔苹搁下维特的上衣后,又动手解开维特的皮带而屈膝在他的身侧,抹除掉他的皮鞋说,』你说的是,老公!今日一见温小姐本人,可以用惊艳两个字来形容。我认为她,很快地就会变成本店的当家明星。『

  秀兰感受到崔苹的善意,於是就跟她携手把维特的两条裤子,一起抹除下去,秀兰随之使右手兜住他的卵脬,使左手撚持着那具粗滚滚、血气足,约莫有七、八分抖擞劲头儿,动过移除包茎手术的男根而笑脸相迎道,『你老公的这条尊具,何止是肌肉型的宅男?我瞧它如果逞强上脸起来,几乎有凡夫俗子的两倍大。所以,请你相信我,你的老公是一位宅神,老闆娘!』

  秀兰攫挚维特的雄健犷翘楚的男根,轻撸拶动敁敪一番后又称讚道,『这一条XXXLsize的活宝,我没有完全的把握把它深喉咙,我最高的纪录只是两个X的大鸡羓. 』

  『不是你的错,温小姐!』凝竚在秀兰跟前的维特,自行接手抟搦摩弄他的命根子,兴兴头头的将他的约莫有一枚鸡蛋大小的鳗首,在秀兰嫩腮粉颊的颜面上摩挲廝抹说,『我们这里捭持口活儿最了得的是在你身边的崔苹。可是,她却没有能耐把我的傢夥深喉咙。』

  『不要忘了我的妈子,维特!』

  『那是、那是!不过,你妈是局外人,崔苹!』

  秀兰起身让崔苹帮凑她解衫褪裙,卸脱掉她的胸罩,致令她浑身仅只保留着一袭蕾丝的裤衩儿。那位老闆娘旋即挽引秀兰的拐肘子,让她在他们夫妇的眼前展显她匀称莹润、丰姿绰约的胴体。

  『这是一副魔鬼级的好身段,老公!』

  主人搊扶秀兰双双落座说,『我百分百赞同你说的观点,老婆!』

  崔苹跟着再度斟上佳酿,把酒盅子分给秀兰和维特道,『因为会计小姐在等我盘弄昨天的帐目,所以我要先失陪,温小姐!』他们一起倾盏呷饮后,崔苹又接口说,『今天既然没啥大事儿,维特不妨待在这里跟温小姐勾留凑合,搭缠着套乎亲近。店里的事儿我会打点料理妥善,免你多操闲心,老公!』

  『感谢你的体贴,老婆!』

  崔苹抽身告退,正要出门之际却又竚足回首探问秀兰,『敢问温小姐,你今天可以在这里耽搁到几时?』

  『请你叫我阿兰就好,老闆娘!我可以耽搁到晚上没有问题。』

  崔苹和维特互别交会一瞥后接口,『如果你不反对,我想下午介绍一位跟我们夫妇俩如同好朋友一般,本店的一位顶级会员张先生跟你认识,可以吗,温小姐…阿兰?』

  『当然可以,老闆娘!』

  『太好了…感谢你…阿兰!我向你保证张百亿先生是一个温文儒雅,出手大方阔绰的大好客,你可以向维特打听他的背景。午安,祝你们做夥愉快,两位!』维特赶即搭腔乃眷说,『午安,我也祝你工作愉快,老婆!万一妈妈临时找我奉陪随趁去shopping,或者是出去喝下午茶,劳驾你替我……』

  『请你放宽心,维特!我会替你挡下来。』

  俟得崔苹离开后,酒量不赖的秀兰,主动举盏向维特劝饮,然后把两只酒盅子拾掇上茶几,又同他腿挨腿身接身擭住他的鸡羓而动问道,『我当然不敢打听你跟你岳母的关系,不过我认为你们彼此挺是亲密贴近?』

  『你用的形容词相当的精准,阿兰!』维特使左手款款地抚挲搋揉她润腻的腿股和腿帮子,又竖起他右手的中指朝天花板抽动示意说,『其实,有人玩笑说,崔苹只是我的小三,她的妈子婉丽才是大老婆。只因为,我以前是婉丽办公室的个人助理,后来她妈作主把闺女嫁了给我,所以咧……』

  秀兰一边拢拶维特的鸡羓,一边绽出一遍会心的莞尔。维特则飘飘然、美甘甘的掀腚把他的肉橛子,在秀兰几乎难以兜拢手指的手心里上下搧腾着说,『我岳母大人的胃口大,从我开始跟她接触至今一向就如此。譬如昨天在半夜里,她兴兴头头的带着三分微醺,来按我家的门铃。然后,我就献酬点播了她两度,她才安生的睏觉。今天早上我又事奉肏干了她两度,然后才跟崔苹过来上班。』
  忽然,秀兰纤巧修长的手者,感触到维特那管臊根发出一阵明显的挛搐,紧跟着又听到他的口里发出闷葫芦式的几声吱唔,然后那大话儿顶颠处的小唼眼儿,就冒出一大团透明状的黏涎。秀兰见状,赶即从沙发上下地,撺舌出来把那些初精笑纳入口,细细的披味儿一番。

  既而,秀兰就屈膝安身在维特的腿胯间,使左手托起她的刚好跨过C罩盃门槛的一只奶膖子,又使右手把维特的雀子头牴触在她的奶尖子上廝搵挠逗说,『我瞧你这条沈甸甸气呼呼的尊具,亟需侍弄调摄让它纾压清爽。』她又把他硬咕噜般的大鸠头去廝搵搋摩她另一只咂咂儿,『我会努力以赴表现我最好的能耐,接受你的新生评鑑,老闆!』

  『我相当受宠若惊,阿兰!』维特递出双手去握持把玩秀兰的一双柔韧优雅的奶膖子说,『我的岳母和老婆,在私下里以大丹狗影射叫我阿丹!所以,你何妨也叫我阿丹就好。另外,我挺意外你会一口允诺崔苹拉拢你凑合张百亿。我想强调的是,她的心臆是为你讨个所谓的好彩头。』

  『谢谢你们贤伉俪的善意!敢问张先生的台甫,到底是百益或者是捭益?』
  『是一亿、两亿的亿!百亿其实是灌水膨风过於夸大的说词儿。不过,张先生有超过二十亿的身价绝对不假。』

  『原来如此!』秀兰使双手盈兜攫挚起她的双乳,扼持住维特已然将近大起的行货,大幅度的把它上下拽扎捋摩,每当那颗鳗尖子屡屡的冒出头时,她更抑颈掉舌去拂掠舔舓它说,『我下面的这个屄胦子,从刚才就在发热起肖。现在,你要我先咂鸡羓?或者,你要我先舔你的屁眼儿,老闆,呃…我是说阿丹哥?』
  『嗯…我喜欢看你性感的嘴巴,搭缠应对我的屌子二爷的模样儿!至於舔屁眼儿,我想着实的对你有些委屈,阿兰!』

  秀兰旋即撒手她的双乳,勾颈抡舌朝下去唅吮卷撩,维特一只约莫一颗柠檬大小的卵蛋。她咧嘴兜罗住其中的一颗,鼓动溜转一会儿子后又去唅吮绰趣另外那一颗,然后又开口动问道,『当我使用口舌参拜你的鸡羓,可以同时使手指去挎弄抠挖你的肛门给你助兴添乐子吗,阿丹?』

  维特欢欢喜喜地回应道,『请便!我喜欢被抠屁眼。不过,我要声明我维特从来不涉入相公们那些胡整玻璃的把戏。』

  秀兰赶即纵舌出来,使其机灵佻巧的舌芯子,去拂掠拨揦维特龟首的下方,那道鼓弸弸、高堆堆的冠冕及其稜沟。当他体察到涟漪性爽快的感受后,就本能的掐气缓息又撮肛敛腹以对。她抡舌徜徉片刻后,其次又抿舐涮舔那颗紫威威、胖嘟嘟的大鳗首。她且好整以暇的,掉弄她利唆细巧的舌芯子,巧妙的扪罅撩隙去扡挑戳弄维特那枚凹眼儿圆睁,相对较一般人大一些的溲眼。

  只见秀兰忙忙碌碌的抉剔荡涤一番后,又把其既会蜿蜒又会转弯,柔韧灵敏的舌芯子,朝那罅剌里头深入打撺,进进出出不住的挑捥拶逼,在她弸劲儿的踅探打撺下,竟然把那截舌芯子,硬生的攮进维特的尿道约莫一公分之谱。

  当维特披味儿嚼用那种戴着觳觫意味儿情趣之际,他的双腿却有些不听使唤的微微哆嗦不已。秀兰却适时地扯个簸箕嘴,把那亮铮铮硬撅撅的大疙瘩头,掖进其不算是摆阔却模样撩人的嘴头里面。

  秀兰啣定维特的臊根的前端,稍稍换气调息沈淀了一番,旋即使用敏捷的节奏,上下摇颈摆首以大约半截儿的幅度,仔细地吮吞啜持那条梗悍的茎干。她又使左手兜裹住下面的那副囊袋,使其软款俐落的手指头轻轻撚撋碾轧,来回溜转把弄那一对小跟班。同时,秀兰又使右手擭住住那阴茎的柄根处,款款的来回的捋摩撸动给他添趣助兴。每当她的口唇滑过那条硬扎扎、楞槓槓的茎干时,都会触及她自己右手的手指头。

  在约莫二十下的一阵子啣噬吮噉后,秀兰就稍顿下来稍稍换换气,却见那鸡羓的鳗首同秀兰的口唇间,还拖着一道他的初精和她的口涎搀合而成的一股搭连。她忙不叠的将那道分泌物啜吮入口后说,『我想脱掉的高跟鞋,可以吗?其实我素常根本没机会穿这种玩意儿。』

  维特展臂,伸手把秀兰搊扶到长沙发的一角处落座而胁肩吟笑道,『让我帮你一手,阿兰!』他抄起她的一双脚胫,将她全包式矮跟的高跟鞋和短袜头一起抹除掉,且动手马杀鸡她脚踝玲珑、足蹠成弓形,模样周正秀美的脚丫子。可是她却倏地抽回双腿,把他推倒偃身在沙发另一侧的扶手上,然后委身俯趴在他的腿胯间。

  秀兰显然是一位精熟於现弄展显口活儿的会家子,只见她掉转她机灵灵的舌条,把她积贮的津唾敷擦抹挞在那条毬朝天的阴茎上,致使它变得一遍湿润滑溜的德性。然后,她又再度噙入那条天赋异禀、横宽竖大,刚猛坚劲的肉骨垛,赓续加劲儿的摇撼吐哺,把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喉道之后,以致她的颈项也跟着她的节奏,屡屡的肿胀起一大圈。

  每当秀兰把那条鸡羓从口腔褪出时,她且别出机杼,祭出不落俗套的伎俩,扭颈晃脑施逞旋拧螺丝一般的步数,直到那颗紫绛绛的大龟首,显稜露角搭在她的脣瓣之间。然后,她又来一记猛冲,把那粗犷的毛乐子深嘬兜罗回去。

  仰卧在扶手上的维特,非唯放缓呼吸抑且半阖双目,全神贯注倾力消化膺受秀兰施予在其命根子上的欢乐异趣。未几多时,他就突然体察到他的卵蛋里面的蠢动不安,领会到他随时都有迸溅的可能性。她也憬悟到他濒临波峰边缘的反应,以是登即暂止她极具煽动式的过从,俾使他得以减压而把血气沈淀弭平下去。
  『现在是下午的一点五十分,你看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阿丹哥?』

  『百亿的通常都是在下午的四点以后抵达,所以……』

  『老闆娘说,在本店工作的小姐们,在名义上是卖艺不卖身。如果会员有额外的需求,我该如何应对?』

  『基本上,我跟崔苹是採取完全放任的立场。不过,我们针对譬如百亿那夥儿钻石级的少数顶级好朋友们,为了顾及他们的隐私,店里会提供他们在楼上使用套间的方便。』

  『目前本店有几位钻石级的会员?』

  『只有十五位,经常莅临露脸的只有一半。』

  『我了解!』

  接着,秀兰打铁趁热,努力以赴崭露她在口活儿上精湛的好造诣。此一番,她不顾自己哽噎反胃反射作用的压力,竭力的扼喉痛吮、活吞啮噬维特的硕阳,致令她因为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稍稍几许的泪湿。她虽然没有达成她深喉咙囫囵席卷的企图,却也把那大傢夥囊括搆陷入口九成左右。

  不多一会儿子后,秀兰就二度的把维特促攒逼迫到撒泼出火的边缘,可是她赶即又释出他的命根子,让它接触室内空调的冷空气,致使它很快地降温缓和下来后说,『你要在我的嘴巴里爆浆欢快一遭吗,阿丹?』

  经常在花丛中溜躂打滚,抟粉撮酥如同吃家常便饭的维特,跟着大加揄扬称颂道,『我想不出有哪位小姐、女士,可以单凭她的嘴巴把我拉倒摆平,你是咂鸡羓的总班头。噢耶…我当然想要在你性感的嘴巴里爆浆欢快一遭,阿兰…拜託你再给它一些加持!』秀兰则喜笑颜开的说,『我喜欢嗦弄你的大鸡羓,它对我是一个崭新的挑战,阿丹哥!』

  秀兰登即以口中相对较空调温暖的气息,吹拂那条雄具剋意激发出它的期待感触。然后她才顺势咧嘴兜罗住那具肉怒筋胀,脑满颈腴鸡羓的歪秃斯,然后开始大口的叩首深耕,不住的啜持撸扬。

  Ch。2

  在秀兰掉脣簸舌,孳孳不倦地推敲齘摩,把那管肉橛子反反覆覆地朝口腔深植摩荡。不过,此一番她不再强求深喉咙,只以不疾不徐的节奏把那鸡羓,在她的妍嘴里以大半截儿的幅度吞放叩吮不已。

  兴兴头头的维特,却身不由己的使双手攫挚扼持住她的头脑,自顾自地频频掀腚耸腰,用他的鸡羓在秀兰的口中扯擦绰趣。不过,他却避免揰捣过动而致使她难以承受。在秀兰赓续的促攒下,维特也不施加任何的含禁抑制的举措,以是他又被她驱策至一波新的临界点。

  值此之际,秀兰却把她的一根食指,在其脣角处沾染上一些津唾,然后顺藤摸瓜把那截指尖,掖进他的夹股,再蜿蜿蜒蜒地戳摪抠进他的肛门去撺怂惹逗。维特在双管齐下的加持下,他的命根子不禁被激发出带着晕眩性的酥痲快感,抑且迅速地蔓延扩散席卷他的周身。紧跟着,他的腰胯一松、脊梁一麻,一股热流当即疾冲而出。

  秀兰的口腔感受到维特的第一泼人汁儿后,旋即加速其食指挎弄的力道,去压迫他的摄护腺,催趱他更加强烈地蹿呲迸发。她虽然努力以赴的噙接,他的一泼接一泼蹿泄呲溜出来的酪浆,却也发出闷沈沈甚至是带着些许痛苦感受的咕哝声。

  或许是秀兰的嗓子眼儿,承受不住过度的压力,致使她噙纳在口中的醍醐般的黏涎,有一注从她的脣角外溢出来。更糟大糕的是,竟然还有一注酪浆从她的鼻孔撇撒淌溢而出。她竭力的遏抑下反射性所致抽噎不适的感触,方才得以度过那道难关。

  维特赶即腾身起来,对秀兰抚背扪搎一番说,『都是我不好,对不起…阿兰!我不该自私的搪揬西施。』秀兰递右手去攫获维特那条,还有八分势头大瞠着楞子眼,兀自长搀搀直撅撅不肯安生的鸡羓,又使左手抿一抿口脣把那些精液起吞嚥下肚。方才绽出一副挤出来的笑靥说,『不碍事儿,阿丹哥!我只关心,你是否飙射的很来劲儿、很爽利?』

  『我着实欢泄蹿呲的很来劲儿、很爽快!』

  『如此这般我也跟着开心!』秀兰轻手捋抚拢拶维特的鸡羓说,『我认为你好像意犹未尽,阿丹哥?』

  『噢耶,你说的是,阿兰!』

  秀兰扭颈乜注一瞥挂钟,跟着撒手去推搡维特说,『把你的尊臀交给我,让我先侍奉舔弄你的屁眼儿,阿丹哥!』

  维特半推半就的就地俯身趴伏在扶手上,撅起他的屁股让秀兰廝抹狎昵说,『我的抽屉里头,有特殊进口货的清洁杀菌喷剂,劳驾你去拿……』她把面颊贴衬在他的腚尖子上,徐徐的廝抹偎擦一番,然后举目跟回首看她的维特交注一瞥说,『毋庸添麻烦,阿丹哥!我的涎沫儿自有免疫的功效。』

  秀兰跟着掬嘴撮脣,在维特两侧的腚尖子上喙啄亲吻一番。然后就动手捭开他的腚颊,让他的夹股和胐子眼儿露馅儿出来,接受空调的吹拂洗礼。然后她又引颈把她的鼻頞掖进他的夹股沟子,款款地廝抹扽摩一气,且剋意地使她佻巧的鼻端,去搋揉扪搓那处疤瘌眼儿,为他提振性趣。

  接着,秀兰又抑颈垂首,尽力把口脣埋进维特的屁股,抑且抡舌浣濯抿拭他的会阴至於臀眼儿边缘的那块肌肤。既而她又去窝卷涮舔那道肉毂轮圈,把它润滑汎湿的泫泫然地。然后她就专心致意去关注狎昵那处肛门,抑且使手指尽量撇开那一眼儿孔道,俾便她的舌芯子得以进一步的扒钻进去盘踅撩拨。同时,她更把口脣衬贴在那道肉箍子上,俾能一边掉舌打撺腚窟,一边摩挲浸润他的屁眼儿。
  秀兰以其灵便俐落一级棒的嘴皮子伎俩,廝缠狎昵几分钟后,就撒手放开维特抑且偃身卧倒在沙发扶手上说,『干髻掰,阿丹哥!』维特陡然蹿身起来,使双手攫获她的一双脚丫子挢高起来说,『我的荣幸,阿兰!可是,你必需等我剥除掉你的已经湿搭搭的蕾丝裤衩儿。』

  话虽如此,可是维特却合拢起秀兰的双脚,一迳的将她的一对大拇脚指掖进他咧开的口脣,鼓舌卷撩啜吮一番。其次,他又把秀兰其余修长娟好的足指,一个挨一个噙吮轻啜了一番。

  紧接着,他率先下地把那只还有半瓶余酒的香槟酒瓶子,递到秀兰的手上说,『请你拎着瓶子,让我带你进套间去干髻掰,阿兰!』她用空着的左手捞起她随身的皮包,用右手拈持着酒瓶,驯顺的让他从沙发上拦腰抱起说,『只要你喜欢,大丹哥…你也可以肏干我的屁眼儿。』

  维特揽抱着秀兰,趋向办公室的另一头角落过去,他旋即在一堵隔间墙的前面凝竚好而拿稳脚步,然后翘足在墙角处踩了一下,登即就有一扇用壁纸作掩饰的门户朝内敞开起来。他一迳的把秀兰抱到室内那具双人床上轻轻地搁下说,『我的岳母婉丽,最是酷嗜干卡噌取乐子。其实,我也喜欢干屁眼儿的肛交情趣。不过,咱俩以后再来弹奏这个调调儿得了!』

  秀兰在床沿上坐定,环伺一下那间佈置简单却显得颇为清雅,以实用性功能做导向的卧室说,『难道这一间是你的密室?』维特拎着酒瓶同她比肩落座说,『不全然是我的密室,崔苹在白天也常常进来休息小睏。不过,在她们娘儿俩给我放牛吃草的假期时间,我当然就会在这里开涮美眉。她们有的是店里的熟人,有的是局外的莺莺燕燕们。』

  『我了解!敢问你的假期多不多?』

  『每个星期总有一、两晚。如果岳母出国,我的假期就会相对地增加。不过,我会尽量赶回家去陪崔苹,原因在於她胆小如鼠的个性。总而言之,如果我在这里停眠整宿那才是例外的情况。』

  他们又持瓶对嘴,各自呷饮了一些香槟酒。既而,维特又从床头柜哪儿取来一包香菸和菸灰缸、打火机,双双各自点燃一根藉以缓和一下气氛。接着,他们就双双跻身床上,秀兰卧好后就蹻起双腿,让维特把她最后那道蕾丝裤衩儿的藩篱掀脱掉后,又支使他披腿骑跨在她的头上,让她咂鸡羓以催趱提振它的劲头儿。
  未几多时,维特的臊根就恢复了它悍梗劲拔、拗强勃发的雄姿。秀兰跟着敞开双腿,抑且引导他的鸡羓抵触到她胯岔儿间的那道湿润处说,『进来吧…进来掀干我的髻掰康,大丹哥!』

  没有一秒钟的耽搁延迟,维特就把他的毛乐子攮进秀兰的蹊径里头去,一下、两下后在第三下,他就掼捽到他的那副卵蛋的深度,抑且使他的体毛蹭磨到她的耻骨上面。他稍顿暂停着深吸一口气,俾使他的鸡羓得以消化她的撒毛洞所施予的热情欢迎。

  『啊…你的大丹狗在我的里面感觉真好,阿丹哥!』

  『噢耶…我的大丹狗也觉得彷彿是回到了温馨的家里面,阿兰!』维特赶即昂柄驱策搧干起来,把他的龟首在她湿润紧凑的甬道来回的耸抽顶捽,俾使彼此都分享到交媾的欢乐。当他开始加速提纵撺揝时,却见她下意识地把头朝后仰过去,她的口脣也稍稍地敞开起来。连她的呼吸,也跟着他的节奏加快起来。
  『干小王…恁娘咧…』

  维特聆闻到秀兰的呓语,虽然没有歇停去势,却下意识地乜注了一瞥那道未掩上的门户后又探问道,『敢问是哪个小王…他又如何耶?』秀兰当即回应道,『对不起…我不该胡说八道!我因为失业,原来交往的小王因此跟我闹失踪。所以我才口不择言…不过,我现在既然有了大丹狗…去他个兔崽子的小王咧!』
  『那是…那是!在眼下普普通通的小狗子们,哪有我大丹狗这般的拉风?』维特或许是为了展显雄风逞能卖乖,於是乎就更加攒劲儿把他的肉拐棍儿呼哧、呼哧,摼头搕脑地蹿踤挌捣不已,致令秀兰把双腿不自主的搭缠到他的后身上,她的指甲尖也掐进了她肩胛处的肌肤。还有,她的盘丝洞也彷彿是老虎钳一般,狠劲儿地拑持箍挤住他的阴茎。

  维特为了得心应手的耍弄他的鸡羓,就照他素常的惯例,搊扶起秀兰的那双雅致匀称的腿子扛上肩头,然后挺阳一记接一记的揬送扣拽。他的每一棒,都紮紮实实地点击契合在她的子宫蕊托上面。

  在素常,当维特春风一度后的第二度,过程会拖延相对的比较长久。可是他那个道行精当的老惯家,已然练就一手自我操控的能力。以是他在未施自我抑止按捺法门儿的情况下,就把自己催趱到濒临爆发的临界点。於是乎,他就埋首秀兰摊开散落在枕头上的髪绺上,做最后的一段冲刺,然后就把他们两个,双双推送到一波崭新境界的巅峰。

  俟得他们沐浴完,也束装妥当后,维特就交代秀兰,『回头出去以后,我请崔苹和卓副理,先指点你了解和认知这里相关的游戏规则,然后再去熟悉这里的工作环境,Okay?』

  秀外慧中,机灵颖慧的秀兰,在历经了半个小时的职前教育后,就把该掌握工作上的诀窍都融会贯通而了然於胸。然后,她就换穿一袭崔苹为她备便的,连身式长度及膝的女用褂袍式工作制服。其次,那位副理又交给她一只比一般超市手持购物篮子小一号,盛着几样用具和饮料的篮子,让她擓着它跟着副理前往分配给她的工作室,准备去初试啼声履新她第一天的活儿计。

  到了目的地副理则剋意地交代说,『如果你觉得会员的生殖器有怪气味儿,甚至是你认为不洁净,你就先用这一瓶浅蓝色的中性喷雾剂帮打点一番。接着,你再用这一瓶透明色的生理食盐水,做第二遍的处理,Okay!』

  『我了解!』

  『你还要留意这个小玩意儿!』副理拈出篮子里面的那只小猪扑满说,『因为会员们所使用代币的体积小,所以当你收到它们以后,就随手揌进这小猪里头去。一枚代币的价值等同於两千块钱的现金,所以……』

  『嗯…我会小心在意!』

  『放轻松,阿兰!够资格来这里的会员们,每一个都是体面的A咖人物。你即将面对的张先生,更是A咖里面的一位大亨。』

  俟得副理告退后,秀兰就在那处他们所谓的『猫窟窿』前面,一具软式的矮座椅子上坐定,开始深呼吸沈淀情绪,准备接受崭新工作环境的挑战。三分钟后,那处猫窬上方的红灯就转成了绿灯。

  秀兰登即拎起挂墙式的有线电话对讲机,招呼对方说,『嗨,你好!午安,先生。我叫秀兰,欢迎光临。呃…请问你听到了没有?』

  『嗨,你也午安!我听得很清楚,秀兰小姐,你的声音真好听。我姓张,弓长张,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因为张先生是我来工作的第一个……』

  『你就说我是你在这里,第一个朋友得了!秀兰,这是你的本名吗?』
  『我姓温,秀兰就是我身分证上的名字。』

  『嗯…我在这里从来不曾遇见过,以身分证上的姓名做称呼的小姐。呃…温小姐…我…我可以投币打开窗子呗?』

  『当然、当然,你请便,张先生!』

  於是乎,秀兰就听到在隔墙的那边,轻微却连续的投币声。紧接着,那方猫窬在秀兰这一侧的一扇程控的挡板,就跟着朝侧面开启过去,致使那方直径约莫二十五公分,圆形的窗口成为双方可以接触沟通的孔道。

  秀兰谨记吩咐,随手就去猫窬下方的那处小容器内,摭拾起对方所投的许多枚的代币。她把其中的一枚揌进她的小扑满后,登即拈持着另外起码有七、八枚额外的说,『抱歉,张先生!你大概是弄错了,所以多投了好些的代币,我现在从这边送还给你。』

  俟得秀兰从圆洞递手出去后,对方却把她的手掌轻轻的推回来说,『我没有弄错,秀兰!多出的请你赏收,Okay!我是崔苹和维特夫妇的老朋友,崔苹已经告知我你在当下所身处的为难处,所以……』

  『可是…我…』

  『不用可是,秀兰!』百亿跟着又递右手过去说,『现在,请你接受我要跟你交朋友的友谊之手。』

  秀兰赶即把右手上的一把代币交到左手上,然后就跟对方拉手见礼说,『当然、当然!我今天非常庆幸有缘认识你,张先生!』

  『大家都叫我百亿,我虽然不太乐意,可是久而久之以后现在也就习惯了!我的本名叫衷谋,不过不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忠谋,我的衷是搭着衣字的那个由衷的衷。为了避免误会,我也宁愿被叫做百亿拉倒。』

  『嗯…我了解!』秀兰趁间把她额外的那些代币,一一掖入她的小猪扑满说,『我可以叫你衷哥吗?』

  『当然、当然!』百亿在秀兰的默许下,就轻轻地把她的右手扯到他的那一头,抑且赓续地扪摸捬摩道,『你是第二个叫我衷哥的女士。另外一个,是我家里排名第三的老婆。』

  『衷哥真是贵人贵气,敢问你有几房的如夫人?』

  『就只有两个姨太太,却已经够我呛了!』百亿拈持着秀兰柔荑般的右手,轻吻喙啄她的手指说,『我那一对儿老大和老二是亲姊俩儿,老三却自认常常受她们的闲气,所以她老爱跟我唠叨。那一对姊俩儿因为都没有生养,其实她们都挺呵护生了一男一女的老三。总而言之,清官难断家务事儿,所以我才常常找藉口,跑来这里一来图个清静悠闲,二来藉以酣放自己,排闷抒愁消散一些积郁,这是我的真心话。』

  秀兰反手扯过来百亿的手,竖起他的大拇指,掖进她的口中唅吮窝卷一番后搭碴儿道,『或许,我阿兰可以为你略尽绵薄。给爷们儿帮衬肉麻,让你玩出兴头而获致快心闲适则是我的专长,这也是我的真心话。』

  『光是听你阿兰的谈吐,就让我大大的陶醉起兴。我很称幸听从了老闆娘崔苹的建议,摆脱掉公事儿也推卸掉会议,赶过来抢烧头炷香。呃…对不起我不该说这种话,阿兰!』

  『不碍事儿,请你毋庸在意,衷哥!我更欣慰,能够跟我遇到的头一位贵人打成一片。』那一对男女,彼此以甘言昵语,说得你投我洽谈笑风生之余,秀兰又主动的提起道,『现在,衷哥愿意放马过来,让我用心的廝挨侍奉你?』
  可是,秀兰盼到的却是一只沈甸甸的中型纸杯子,她接手后又听百亿强调说,『这一些连刚才的那几个,一共是六十枚的代币,请你一起收下得了,阿兰!』
  『可是…可是照规定只需要五个就够了,衷哥!』

  『我最厌恶人家没事儿摆阔!所以我现在还在开丰田一点八的旧车子。不过,我却有一个百亿的诨号,记得吗,亲爱的阿兰?纸杯子里面的不是假货,是我刚才刷卡兑换到手的。』

  秀兰在踟蹰之余就搁下纸杯,且赶即剋意嗲声的说,『谢谢衷哥!我也要代表我家里的那口子,一并向你致上最诚挚的谢忱。』

  『你甭客谦忒甚!你们贤伉俪有生养吗?』

  『没有!』

  『我没啥用意,只是多嘴一问!』

  紧跟着,百亿就把他的那条相对一般平均幅度,稍加称头昂扬,约莫有半副势头的尊具,从猫窬圆窗对面抵送了过来。秀兰二话不说,延颈掬嘴凑拢过去,一口就把它啮噬到其柄根处,连他部分的体毛都跟着扎进了她的口脣。

  『嗯…嗯…好,好耶!』百亿传出忻悦欢洽的气息声说,『你的嘴巴,比…比浸泡三温暖更温馨舒适,阿兰!』

  秀兰把那鸡羓噙纳窝顿了超过两分钟,促趱它徐徐地逞强硬绷起来,方才把它开释出去,她又闷不吭声却啧啧有声的在百亿的命根子上面,呜咂了几下大响吻,然后又对它品头论足嘀咕说,『衷哥的这条鸡羓,很酷、很潇洒。它的头脑尖尖,根底部却最粗壮。它的茎干还带着一点儿的弧度,这是女人心爱的宠物。』
  紧接着,秀兰就蹿舌出来开始舔舐卷撩那行货的雀子头。百亿却适时的关切讯问道,『你不在事先使用清洁剂,阿兰?』

  『不碍事儿!反正你的这条鸡羓乾乾净净的,而且上面还有我喜欢的古龙水的气氛。』

  『你说的是,阿兰!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些药剂的气味儿,甚至有人会搓得我感受到螫疼。不过,我个人相当重视自己的生理卫生,请你安心得了!』

  秀兰接着就使左手扼持着那行货,从其龟首开始朝下抿舔荡涤,同时又使右手兜转扑撤他的一对小虎伥,给他添趣助兴。她抡舌拂掠到其柄根后,又折返而上,然后扪舌在其雀子头上轻掸徘徊一会儿子,又仔细的拨揦抿拭那道冠稜之后,再重覆撚舌朝下盘旋涮舔。

  如此这般,秀兰上上下下反覆过四、五趟后,忽儿的一大口,就把百亿将近大起的鸡羓囫囵兜罗到底,直到她的颜面抵触上那道圆窗的边缘方止。所幸那道猫窬的边缘,是以光滑的塑料镶嵌护持着,以是她才没有遭致不适的反应。
  百亿不禁又吐出一小串,带着麻欢恬愉的轻声喟叹后,秀兰登即就把那业已大起的毛乐子释放出去,俾便他得以抒压沈淀。然后,她又以徐缓的节奏,一口接一口,对它施逞她所擅长深喉咙的好把式。约莫在十几二十下势如破竹,彻头彻尾的深噉嘬吸,总揽笼括的淋漓驱策后,秀兰又释出那条湿糊糊的肉骨垛而探问道,『你如果觉得我的节奏太慢或太轻,请你招呼我换档,Okay,衷哥?』
  『呃…呃!我…』百亿轻轻嘘喘说,『嗯…是你不是我,请你不要太催趱驱迫我。若不然,我很快就会玩完儿,谢谢你!另外,我在本超商铺子里,少说勾搭相与过三十个美眉。你的口活儿能耐,是我在这里所遇到过最麻利、最来劲儿的一位,阿兰!』

  秀兰轻拶捋摩百亿的鸡羓而探问道,『衷哥招引过几个美眉上床…对不起,我不该大嘴巴乱打听。』

  『无所谓,阿兰!实不相瞒,我大概招引过其中一打的美眉上床嬲欢。』
  秀兰不敢造次,再度啣定那鸡羓,改以三浅一深的节奏,徐缓的嘘噙嗽咁百亿的鸡羓,让他充分玩味儿体会她的嘴皮子和口腔所施予的趣味儿。如此这般,她为他加持了十个回合后,不免又把他促攒至濒临崩解爆浆的边缘。

  Ch。3

  秀兰体察到百亿的生理情况,赶即束手歇顿下来,俾便百亿得以回神沈淀下去。百亿舒舒气、调调息后又找碴儿,故意分神回避玩完儿的窘况说,『我是老派的老实人,因此有一句才说一句。我前前后后一共包养过俪坊的,仨个美眉开小公馆充小三,其中我最难以忘怀的是那个叫做淑彤的小姐。你认识她呗…嗯,你才初来乍到应该不认识她。』

  『淑彤后来如何了?』

  『她嫁到澳洲去了!还有另外跟过我的那两个,后来都找到了对象。』
  『她们都分享到了衷哥的好幅缘。』

  『咱俩有空儿再聊这个!』

  秀兰识趣的又咧嘴叼进百亿的龟首,撚舌擗转拨揦一番后,就把那条男根精确地一口席卷兜罗到底,然后以平稳和缓的节奏,轻松地对它施逞新一轮的深喉咙。当她叠进叠出之际,尚且屡屡的挛搐她的嗓子眼儿,去箍锁束勒那条亢奋的肉骨垛,施予他额外的异趣愉悦。约莫在十来个回合后,她又出新点子说,『我要把我的脸面衬托在这道框子上面,让衷哥把我的嘴巴当作代用的屄胦子,任你自己掀腾搧干取乐子,Okay!』

  『嗯…好极了…我就干脆一发到底呲溜撒泼出来得了,阿兰!』他仔细的把他的鸡羓串进秀兰撇开的口脣中,她则稍稍兜拢嘴唇挟持住她的茎干,让他任意掀挫挌捣自己。她且剋意发出连续哇咭、哇咭的水声,为他绰趣助阵。如此这般,百亿在掼捽了十几下以后,就逐渐的加速驰骋,噗嗒、噗嗒尽兴的直搒连捣,恣肆的销磨闹腾不已。

  未几多时,秀兰就把百亿几泼的人汁儿,点滴不遗地收罗噙接在口腔里面。俟得他褪回命根子,在隔间墙的那一侧,轻嘘喘息沈淀一会儿子后却又提问道,『你把那些玩意儿呕吐掉了,阿兰?』

  『No,我吞嚥下去了,衷哥!』她透过猫窬,目击到那具正在消风儿垂软的鸡羓,於是就使手指将她揪扯过来,掖进口中让他披味儿膺受一番温馨的余韵。片刻之际,她却陡然体会到她的嘴巴里头,被潲进一注水湿。她在稍稍愣怔之余,已然有稍许的汁液,从她的脣角外溢出去。她赶即撮脣拢嘴,方才适时噙接下百亿撒出尿液的余沥。

  『对不起…呃,我…』

  秀兰小心的呕出那截疲软的阴茎,咕嘟一口把他撒出的溲液吞嚥下肚,抑且神情自若地说,『不碍事儿,衷哥…小事儿一桩耶,请你毋庸在意!不过,我想请问一句,你在这会儿子还要赶时间吗?』

  『No,我今天已经无事儿一身轻了!』

  『Okay,既然如此,我想打开旁边的这扇狗窗屟,奉承你舔屁眼儿可以吗?』

  『好极了。呃…可是我已经用光了代币耶!』

  『不碍事儿,叫我拿两枚现成的还给你得了,衷哥!』

  秀兰伸手从她身侧那具迷你小茶几上,拎来百亿赠与的那个纸杯,拈出两枚代币出来,她随手穿过猫窬把代币递交给百亿。他接手之后,又托住她的手腕子,把一摞备妥的纸钞揌进她的手心。秀兰抽手回去,却见在手上的是一摞百元面额的美元。

  『衷哥,你这是…』

  『那是我随身带的,三千五百块钱的花旗票。本来,那是我打算当我要离开时,再送给你当作一分见面礼的代金,你就先收着吧,阿兰!』

  『这么大的见面礼,我怕是承当不起耶,衷哥!』

  『收着吧,我的乖乖的…』百亿歇口一刹后接口说,『我听崔苹说你只有二十五、六的年岁。即使如此,以我衷谋的年纪兀自当得起你的父执辈。所以…』
  『敢问衷哥的贵庚?』

  『我今年四十七。』

  『阿兰今年二十六…所以,我可以叫你daddy吗?』

  『你当然可以,阿兰!』

  『Yeah,你是我的sugardaddy!』

  在秀兰的应允下,百亿就投下两枚代币,把旁边的那扇大型一些,直径约莫有四十公分的圆窗开启。因为它足以容下一头大型的犬只通过,所以才被戏称为狗窗屟。

  『嗯…我想先拜见,赏鑑我的小乖乖的容颜可以吗?』

  『请daddy稍候三分钟,起码让我简单修饰一下、捋一捋头发呗!』
  秀兰赶即从她的随身皮包中,掏出小镜子和……接着她就面对狗窗屟招呼道,『Okay,daddy我已经准备好了!』俟得他们面对面的对眼照面后,百亿则脱口而出说,『好耶…我的小乖乖的本尊容貌,比老闆娘传送给我过目的照片,更加光艳俏丽。』

  『Daddy的模样儿,也比我想像的年轻许多。你其实,比较像是三十多岁神采焕发的汉子。』秀兰递右手过去,却使左手宽卸掀开她的袍襟说,『阿兰请daddy接受我的友谊之手。』俟得他们再度拉手相握后,百亿率先强调说,『我结交相与过的三个小三,她们的年龄都跟你的相彷彿。在私下里,她们都喊我做乾爹。』

  秀兰调整一下姿势,顺势把百亿的手扯拽过来,摀在她成熟性感格外玲珑秀气,一对咂咂儿如含葩嫩蕊的胸乳上说,『我可以叫你乾爹吗?』百亿随手捏玩扪摸她的酥乳说,『你当然可以,阿兰!不过,我不敢肖想招引你当我的新小三儿。』

  『我了解你的心臆。』秀兰旋即起身回转把她那副宛似完美心型模样,腚颊膘满又圆润耸翘,臀缝深邃另人钦羨的屁股,逗拢在狗窗屟中间说,『不过,我可以随传随到事奉你,只要你有闲工夫,亲爱的乾爹!』

  百亿动手扪摸搋揉秀兰的丰腚而称讚道,『好一副美人胎子的阿兰,这是我衷谋的好福气。』秀兰又转身把她的私秘处露馅儿给百亿说,『抠我的髻掰康,乾爹!你看,它已经汎湿淌水了!』

  百亿毋庸叮咛第二次,赶即把他的一根食指,徐徐的搠进秀兰的毴子窟窿眼儿里头去戳摪挎弄起来。她则叠叠的簸腰耸腚去迎合凑接说,『用两根手指,乾爹…我现在需要出来一次。』

  精擅此道的百亿,果然在少刻之际就以两根手指,催趱出秀兰的一波小型的高潮。然后,他们就言归正传,开始廝抹舔屁眼儿取乐的过从。秀兰俟得百亿回身展现他的屁股到定位后,就坐自矮椅子上面,动手捭开他的腚颊,掬嘴去薰陶亲昵他的胐子眼儿。她迳直的撺舌,去磨转卷撩那道括约肌组成的肉箍子,当她抡舌顺时针涮舔数圈后,又以反时针方向,持续地去扯擦括挞那道具有韧性的皱褶。

  百亿在得趣受用之际,却不自主的拱腚去反揰秀兰的颜面,致使她的舌条抵触上他的疤瘌眼儿。她跟着在双手上使劲儿把他的穀道撑大,硬生的把她的舌芯子驱策拶逼进去两公分,俾便得以专心致意的搆弄钻探他的腚窟深处。

  『啊…啊!你的舌条搆进了我的屁眼儿,阿兰!』百亿欢快的咕哝道,『我感受到你伶俐活泼的舌尖,攮进了我的肠管里头了!嗯…好…好极了!』秀兰受到他的鼓励,跟着就把她的舌芯子模拟成一条迷你型的小鸡羓,叠进叠出努力以赴的,的去拱钻打撺他的肛门,让他披味儿膺受十足温馨的异趣。

  未几多时,俟得他们在狗窗的两侧落座,彼此以昵声细语娓娓攀谈一番后,又交换了行动电话的号码和电子信箱,百亿又剋意递给秀兰第二张名片说,『这位是跟了我十几年老资格的个人助理,这上面除了有她的手机,还有办公室和她家里的有线市话号码。你如果找不到我,可以透过她帮忙代劳,Okay!』
  当百亿正要告退时却又开口说,『我随身带的万把块钱的T币,刚才全数发了小费。可是我又不想去找崔苹借车钱,所以…』

  於是乎,秀兰就掏了五百块钱,以解百亿的燃眉之急。当她跟百亿说过拜拜后,登即照规定按钮把狗窗屟的隔板掩上。至於那扇猫窬的隔板,在刚才狗窗开启时,它已然主动的同步掩实起来。她寓目环顾之后,又伸手把两扇隔板触摸检视一遍,方才确定它们都已紮紮实实的密合到位。

  接着,秀兰赶即把她获致所有的财物,俱皆安置到她的篮子里面。她瞥见篮子里面有一罐啤酒、一罐可乐,於是就取出那罐啤酒打开它,呷饮几口解渴兼而用以袪除口腔里可能沾染到的异味儿、浊气。既而,她才动手束装、打点自己的容颜。

  忽然,那处工作室的门户,先传来几响敲门的声音跟着又有人轻唤道,『我是卓副理……』秀兰回应后,不劳她去开门,对方却使磁卡自行开门趋近室内。原来,他是来做处理善后的活计。

  只见端着一只盖碗的卓副理说,『这是我私人烹调,孝敬阿兰的拿铁风味儿微甜咖啡,我的老本行是调酒师兼咖啡师,希望能合你的口味儿。』

  秀兰致谢后当面啜饮了两口后说,『我喜欢这咖啡很地道的口味儿,果然它是出於行家的手腕子。』手持喷雾剂和厨房专用棉纸的副理,把那猫窬和狗窗仔细打点一番后说,『这是店里的规定,设备每使用一次就整理消毒一次,以避免传播尿道炎,甚至是其他传染性的病菌。』

  『我了解!请问,这是你固定份内的工作,副理?』

  『请叫我阿强就好!这不是我份内的工作,我因为不放心环保员…所以我才亲自过来……』

  秀兰把盖碗咖啡杯搁上小茶几说,『谢谢阿强的关注,希望你以后多多指教我,Okay,酷哥!』

  『不敢当…不敢当!呃…这是老闆娘崔苹的安排,你在下午还有两番会员预约的活儿计,阿兰!』

  『Okay!我随时可以应承。』

  俟得副理告退后,在接着的一百一十分钟内,秀兰欣然地周旋应对了她后续的两番预约。其间还包括卓副理二度进去打点环境,以及她打行动电话联系夥伴儿的耗时。当然,她也笑纳了会员,远超过正常额度代币的报效。

  未几,卓副理又端进来一盏香茗,同时诚挚的关切道,『你一切都还好吗,阿兰?』轻轻啜饮过茶汤后,秀兰从小椅子上腾身起来,把她的袍襟扯开了一个大敞门儿且笑盈盈地说,『请你自己瞧瞧我是否一切安好,阿强!』

  『嗯…你不但一切安好,而且好得跟一个angel一般样儿,阿兰!在本店,罕见有谁像你这样让人惊艳到开窍。』

  秀兰一边动手捋一捋她乌溜溜,柔润细緻过肩的云鬓,又溜眼打量在室内唯一的一具那款廉价,完全以塑料模制成型却有扶手的座椅说,『谢谢你过奖的形容词儿,还有你付出额外的关怀……』她随手一把攥住副理的腰皮带,把他朝那把椅子带过去说,『请你给我你的鸡羓,让我略尽绵薄回报你的青睐,阿强!』
  『使不得…使不得!我在本店经常性的加班、代班,一天平均的工资,才勉强等同於一枚代币的价值!』

  『谁要你的代币咧?而且,你上一次进来撺忙时,我已经清楚的瞅到了你的凸槌,所以咧……』

  副理身不由己的,在指顾间就被秀兰把他的两层裤子,褪脱到他的脚胫上搭剌盘绕着。她喜孜孜地使右手攫获握持住,在他的腰下那条即将大起的鸡羓,使左手抄起他的右手摀在她的乳峰上说,『好傢夥,阿强!你果然一如我的忖度,拥有一条出人头地,不同凡响的大根脚耶!』秀兰又抄起副理的左手,让他摆佈摩玩她的双乳说,『你快在椅子上坐好,让我给你弄一点儿甜头儿品尝、品尝,敢情你就会纾压散荡起来!』

  秀兰搊扶副理安坐妥当,旋即屈膝在他的双腿外侧,使右手把他的阴茎摀在面颊上廝抹偎擦,又使左手兜裹踅摸他的卵脬,用手指轻捏擀掗那一对小跟班为他绰趣提兴而动问道,『你讨过老婆吗,阿强!』副理一边陶醉披味儿,一边启齿回称道,『讨罢了,还有一对三岁、五岁的小捣蛋鬼。所以,我才需要经常性的加班、代班……』

  『嗯…你家里的那位牵手,会奉承你咂鸡羓慰安解闷儿呗?』

  『她因为自己带孩子,忙得连睏觉的时间都不够,哪来啥的闲工夫咂鸡羓!』
  秀兰抿唇嘟嘴嘀咕道,『你…你甭…难过,还有…我!』

  秀兰旋即掬嘴兜拢副理的龟首,再呿口释出她积贮的许多津唾,把那条鸡羓当头披脑的浇了个痛快。她使左手赓续摆佈他的卵蛋,却使右手款款的轻捋撸管,把她的涎沫儿扑撒匀敷说,『我下午应对的那三位会员爷们儿,除了百亿其他的都没啥可观处。所以,我亟需你的大鸡羓杀杀火气、消消积郁。』

  副理的命根子在秀兰的加持下,很快地就逞强至於它的极限。她见猎心喜,赶即咧嘴逗拢那条亮铮铮、直撅撅的大话儿,跟着一口就把它囫囫囵囵,席卷裹没至其柄根处,直到她的颜面埋进了他的小腹,她的鼻頞则搆陷在他的体毛丛方休。如此这般,她把那鸡羓扼持箍拶了将近一分钟,方才把她释放出去。她轻含叼住那颗鳗尖子,扬颈举目与她交换了一个得意的倩笑。

  接着,她且以约莫六、七秒钟,一个往复回合的节奏,叠进叠出对那具悸动连连的肉橛子施逞深喉拢的伎俩。只见她彷彿是在啜持一截大型的士林香肠一般,每当她把它褪出时,抑且使她莹洁的齿尖,轻轻的齘摩括搨它的茎干,连它鼓胀硬绷的龟首她都不放过,剋意的以贝齿为它绰趣提味儿。

  在紧锣密鼓之际,秀兰却分神腾出她的右手到她的胯岔处,去掏裆促趱以攫取一份属於她自己的欢愉。当然,她的喉咙兀自会产生保护性质拒斥异物的反射性作用,不过那些作呕反胃的反应,已然不再对她形成大阻碍,因为她的嘴头儿在当天的半晌间,已然历经了大大小小各式场面的淬炼砥砺之故。

  秀兰自助性的取乐逐渐趋於佳境后,她的嘴头儿自然也把节奏升级加快。抑且,她也舍弃掉为了绰趣加厚对方的一些小花招,专注於一棒接一棒的深耕加持。只见副理的鸡羓,被她耍弄的出则显稜露脑,入则及根到底,还外带噗搭、噗搭的触击声响。

  『啊…啊…我,我要出…出来了,阿兰!』

  少倾之际,秀兰喉道的深异处,忽然感触到彷彿是小鞭炮爆炸迸发的体验。她虽然有些愣怔,却谙练熟惯的把副理连续几泼的蹿泄,一一的噙接收罗到口腔里面,在披味儿后再吞嚥下肚。

  少刻后,副理就交代秀兰说,『请你马上准备妥当,然后出去面会维特和老闆娘,他们正在办公室等候你,阿兰!』秀兰依言束装理容,却在擓着篮子跨着皮包面临出门之际,顺手递交给兀自落座在塑料椅子上的副理两张百元美钞说,『这是我给你的孩子们,买点心、吃糖果的一份心意,阿强!』

  当副理致谢的语词儿言犹在耳之际,秀兰却已然闪身跨出了那间工作室,小心的擓着她的篮子,一迳的去办公室向老闆夫妇报到结帐。秀兰在维特的大办公桌前面坐定后,随手把她的小猪扑满、盛着代币的纸杯和美元现钞,一骨脑的悉数交给他说,『这些现金,是张先生额外送给我的好看钱。当然,他还有一大把额外支应的代币,我现在通通交给你们,照我们原来约定的比率分帐。』

  在侧面坐的崔苹,和乃公互瞄乜注一瞥后,登即摆笑脸说,『你的个性太敦厚、太老实,阿兰!本店里一般的同事,习惯都是把额外的现金小费,顶多是几千块的T币,掖进袜子或胸罩里面,所谓财不露白嘛!虽然,店里有提成一成不成文的规矩,实际上却等於是笑话一般的傻瓜规矩。』

  维特搭腔,『即使是额外的代币,店里也有弹性的分帐的办法,我们顶多是提成百分之十五而已。』

  『你们现金才提一成…还会弹性分帐?可是,我阿兰却不在乎,让咱们一本初衷,通通三七拆帐得了呗!我晓得,开这么大的一间店子,肯定会有不少的各式开销,挺不容易的……』

  维特把代币同现金推给老婆说,『这些的,到底要如何处理,我请崔苹再跟你商量就是。』他打开抽屉,取出一只西式信封递给秀兰,『这里面装的是一张面额二十万整的T币,没有画线见票即付的即期票子。这是百亿临走前刷卡跟我调用,本店商务来往的支票,百亿指名叫我转交给你,阿兰!』

  『他为啥又给我这许多?』

  维特掬嘴努眼推给乃眷说,『你问她,阿兰…反正,票子上开的擡头是她的姓名不是我!』崔苹跟着笑应到,『这是百亿跟你预约服务的报效代价,阿兰!』
  『嗯…他大概想要叫我上床伺候。可是,他即使不给支票,我也愿意……』秀兰欲言又止的把支票信封转交崔苹说,『劳驾你先收下得了,你们该提多少我不会计较。总而言之,等你核算清楚以后,该我的请转帐到我的邮局户头里,谢谢啦,老闆娘!』

  秀兰从她的皮包里,掏出她的邮局存摺,以及两百块钱零钱,一并交给崔苹后解释说,『可以替我叫两份普通的排骨便当吗?』对方收下她的存摺,却退还她的零钱强调说,『你难道要带一份回家去吃?其实,店里有供应现成的,三菜一汤员工免费的自助晚餐。』

  『好极了!不过,我不是要带回家,我要请我的好哥儿们一起吃晚餐,她已经答应开车过来载我回家,我在刚才已经跟她用电话约好了时间。』

  维特竚立起来,习惯性的正一正他的领带后说,『你今天初来乍到,岂可吃三菜一汤的自助餐?所以,我跟崔苹已经在店里的餐厅,准备了一桌外烩的筵席,权充给你接风洗尘。届时,你可以请你那位来护驾的好哥儿们,做一个陪席的客人,Okay,阿兰……』

  崔苹抢口搭讪道,『另外两个陪席的,一个是我的小舅爷子嘉琛,另外一位女客是店里以前的那位林大牌,林美嬿。如此这般,一共三男三女六个人,正好凑拢一张桌子。』『

  『不对、不对…应该是四女两男!来接我的婷婷是女生不是男生,她跟我是磕过头有香火缘,在一根铁桿儿上的姊妹淘,叫哥儿们只是习惯。不过,婷婷的酒量呱呱叫,可以陪大夥儿哈几盅子不会碍事儿。』

  『欢迎、欢迎之至!娇客爱喝啥口味儿,请先知会我维特好预做准备。』
  『她最爱的是马提尼,谢谢!另外,我不晓得本店在眼下是否还欠人手?或许,我可以推荐婷婷顺便让她面试一番。』

  『好极了…好极了!我跟崔苹从大年初一到腊月的除夕,天天都在为缺人伤脑筋。因为本店,相当重视小姐们的气质、相貌……』

  Ch。4

  识趣的秀兰,当面掏出她行动电话,调出她的挚友钰婷存档的照片,请维特夫妇俩过目雅鑑她的娇姿倩容。

  『哇赛…讚啊!』崔苹览赏后说。

  『崔苹的眼界低…』维特捩眼廝觑钰婷的泳装照,青盼她的一副豪乳说,『人家一个非凡的佳丽,何止你的一个讚字了得!』

  『那是…那是!我忘了爷们儿都钦羨有一副大咪咪的美眉。』崔苹回应说。
  秀兰插口说,『请容我说几句不吐不快的老实话,俩位!我今天之所以过来这里应徵,是因为我在昨天,同我那位叫做钰婷的哥儿们掷骰子定输赢。我们前前后后比大、比小,结果都是我一路输到底。因此,今天才由我披挂上阵,先来抛砖引玉打头阵。』

  『原来如此!你们姊俩儿都是俪坊的好机缘。』崔苹向维特讨了一只购物纸袋,把一干的财物与支票通通拾掇进去说,『叫我先去财务室把这些榔头清算过后入库上保险箱,该阿兰的份额绝对不会少一个蹦子儿。转帐归转帐,因为明天是周末,因此我回头会把除了那张支票以外,所有该你的现金通通先垫付给你带回去。』

  『谢谢老闆娘给的方便!』

  『你甭客气,阿兰!另外,我估计吃饭还要再等一会儿子,所以请维特先给你倒一杯鲜奶搪搪飢,Okay!』

  维特把乃眷送出门户后,回头把秀兰搊扶到那具长沙发上落座,然后就去开小冰箱,为她斟上一杯鲜奶后提问道,『你如果想喝微温的,我就替你用现成的微波炉稍稍加热一下?』

  『不碍事儿,我习惯喝凉的。谢谢你,阿丹哥!』秀兰心酣意畅,兴发发的斜身倚靠着扶手啜饮下半杯的鲜奶后,却见维特正经八百的落座在另一头,正在溜眼观觑瞩视她。

  『难道是我的头上长了角…还是咋了呢?』

  『嗯…我除了心疼还有诧异,因为瞅见你在撺忙过半晌后,兀自是娇容不减而且还精神奕奕的。』

  『请你毋庸多虑!我挺适应也喜欢我的新工作,自然在下班后会显得一路轻松愉快的德性。』秀兰又呷饮一口鲜乳后,随手举杯向维特道,『你何不坐在我的旁边,阿丹哥?』他拢身过去,接过纸杯扬颈一气呷尽余乳后探问道,『你跟你的好哥儿们,是近邻吗?』

  『钰婷姓徐,双人徐。跟我勉强算是近邻。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她,不妨叫我跟你敍一叙她的底细。』

  『我在这里洗耳恭听。』

  『我把长话短说,钰婷的做难处在於,原来包养她的凯子老契兄,在一场重病后去了大半条的性命,致使她连带失去了依靠。她自己当然可以自食其力,可是她的爸妈跟读大学和高中的弟妹,少了她的那份接济,在生活上就显得相当的捉襟见肘。所以,我们哥儿们在事前约定好,掷输骰子的就先过来当探子。如果这里有好菓子吃,两个就一起来分享。若不然,姊俩儿就必须尽快地去另找出路。』
  『如果徐小姐能够如同你阿兰一般样儿,随时适应俪坊的新工作环境,她应该可以……』

  『婷婷比我活泼外向,她奉承爷们儿呵脬捧卵,嗍屌子的能耐顶呱呱。另外,婷婷也相当擅长撮臀舔肛,她会让你爽的两腋生风。只要她愿意,肯定可以胜任俪坊的工作环境。』

  维特则笑颜欢咍的搭腔说,『单凭她D罩盃的大咪咪,就足以叫众家爷们儿神魂颠倒。』秀兰摩挲她的腿股笑称道,『我认为你阿丹哥,也是一个顾曲周郎!我发现当你瞅见婷婷的泳装照时,你的一双眼睛忽然快速眨动起来。只要你喜欢,我会嘱咐她做大功夫先跟你套乎亲厚贴近…』她乜注一瞥那扇门户,『假设老闆娘,刚好今晚给你放牛吃草的慰劳假。』

  『崔苹素常懒得搭理干涉我的闲事儿…』维特抄起秀兰的双腿,抹除掉她的布希拖鞋,把她放倒在扶手上说,『现在,请你多关心你自己,阿兰!你既然入了这一行,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