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强奸爆乳护士-柏欣】(完)【作者:wing2ke】

时间:17-11-12 01:14:07
字数:85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伊莉沙甲医院某个厕所内。

  陈永懿嘴角微翘看着李柏欣被自己用纱布双手反绑在身后,而口中绑着一个带有气孔的胶球不断地挣扎,心里燃烧起熊熊的欲火和怒火。

  永懿因交通车祸导致肺部被刺穿需要立即入院进行急救把肺部多余的空气抽出和用微创的技术把肺膜缝合。

  当手术完成后需要到一处名为加护病房的地方护理,而李柏欣就是这病房其中的一位实习护士。

  最初永懿以为她是实习护士不熟悉一些事情和程序所以也没跟她计较,但这位样貌甜美身材姣好的护士却经常刁难和找永懿的麻烦。

  永懿自问没有得罪她,因突然遭遇车祸令到他心情十分低落,而且又担心以后的康复情况所以令到他郁郁寡欢对任何事情和人也不瞅不睬。

  但李柏欣却不断在自己身边扰攘着,虽然她很漂流但自己心情很糟糕根本就不想理她,怎料愈不理她反而变本加厉不断的为难自己彷彿想令自己注意她似的,於是他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

  在某个晚上她一个人值班的时候欺骗她厕所内有病人晕倒,然后当她进入厕格内便从后把一早准备好的道具拿出来迅速绑在她口中,哪是一条两侧像皮带扣的胶带而中间连扣着一颗佈满了气孔的胶球。

  再捉着她一双手用纱布缠绕起来绑在身后然后再把纱布的末端绑在马桶旁边的扶手栏上。

  永懿看着柏欣不断挣扎而令到护士制服里高耸的胸部晃来晃去胯下的大肉棒不禁高高的勃起来。

  「嘿嘿,贱人挣扎吧!你愈挣扎我愈性奋呢!」永懿站在她面前挺着大肉棒笑着说。

  「嗯嗯……嗯……嗯……」柏欣一双凤眼愤怒地瞪着永懿。

  永懿双手探前五指弯曲成鹰爪在她饱满的胸部上搓揉说「想不到你一对胸器哪么巨大哦!真是令人爱不择手呢!」

  「嗯……嗯……」柏欣上身不断摇晃着企图阻止他在胸部上肆虐的大手。
  「哈哈,你是在配合我的玩弄吗?」永懿跟着她摇晃的方向搓揉着。

  柏欣听到后觉得也蛮像的於是便停下摇晃但一双妩媚的凤眼仍然死死的盯着他。

  「嘿嘿,让我看看你的一对奶子究竟有多么巨大吧!」

  然后不管她愤怒的目光伸手解开她粉红色的护士制服,露出了入面一件黑色透明蕾丝质料中间有三粒扣钮的三角形豹纹布料奶罩,一对巨大的肉球紧紧被包裹着。

  「真是外表斯文,内里open的淫荡女啊!竟然穿这样的情趣内衣。」永懿十分兴奋地狂揉她的一对爆乳把它搓揉成不同的形状。

  「嗯……嗯……嗯……」柏欣面色红润星目微睁口水不断从胶球中的气孔流出。

  把她的护士裙向上拉露出了一双穿着白色丝袜的长腿,然后双脚微张掏出佈满红筋的肉棒顶在她阴部下前后抽插着。

  柏欣双脚紧紧的合拢着令到永懿的肉棒就似在一条缝隙中抽插,双手抱紧她的小蛮腰嘴巴含着她的耳珠在口腔中舔弄,最后舌头在她脖颈上来来回回滑动着。
  多条晶莹剔透的口水凝聚成线从胶球的气孔中流出滴入到她奶罩内打湿一片。
  永懿双手食指和中指在她三角布料上不断打着圈摩擦,感觉到她乳头硬了后手指便从她的奶罩边缘伸入捏着她硬起的乳头不断的揉捏着。

  「嗯嗯……嗯嗯……」柏欣胸部不断扭动着两条月眉紧紧的邹起来。

  「哈哈,想不到你不但是一只大乳牛而且还有两粒大乳头。」永懿突然双手快速向后一扯。

  钮扣应声而断一对呈圆锥形的肉团从内钻出,淡褐色的乳晕上两颗如蓝莓般大的乳头傲然矗立着。

  「嗯嗯……嗯……嗯」听到他的调笑柏欣凤眼微红的怒视着他。

  「哈哈,怎样啊?被我发现了老羞成怒啊?」双手两指弯曲成箝子似的夹着她两粒大乳头在玩弄。

  看着她面露痛苦楚楚可怜的样子永懿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态,反而狠狠的把她乳头用力向后扯令它彷如气球的结口似的被拉长。

  「嗯……」柏欣头部摇晃得像波浪似的眼眶内慢慢积聚了通透的泪水。
  「哈哈,这只是刚开始而已好戏在后头呢!」

  永懿放开了蹂躏柏欣乳头上的双手和抽出了阴部下的大肉棒,从她护士制服里的袋子里拿出了剪刀说「嘿嘿,让我看看你的淫穴吧!」

  蹲下来拿着剪刀插入她仍然夹紧的双腿内侧说「呵呵,别乱动哦!剪伤你」妹妹「不要怪我哦!」

  永懿拉起她阴部位的丝袜迅速横剪一下,顿时露出了内里的黑色透明蕾丝质料中间位置也是三粒扣钮的三角形豹纹布料丁字裤。

  「嘿嘿,你个淫娃真是有情趣看得我欲火焚身呢!」永懿手指按在哪条陷进去的狭道上快速摩擦和震动着。

  「嗯……嗯……嗯……」柏欣双腿微张晶莹闪亮的口水已流湿了她整个奶罩了。

  永懿见此也知道差不多可以提枪上阵了,於是他解开丁字裤中上的两粒钮扣,布料立即垂挂而下露出了内里一片稀疏整齐的黑森林,下方则是一条红润亮泽的窄小河道。

  站起来双手用力一扯把两个奶罩扯破让她两个巨大的爆乳弹出来,双手各自抓着一个肉球狠狠的搓揉着,而下身的大肉棒顶在她淫穴外徘徊着。

  「嘿嘿,等一会我把你的胶球取下,如果你想被所有人知道现在你的淫荡丑态尽管可以大声的叫喊。」

  双手在她后脑解开绑着她的胶球,她立即愤怒的问「陈永懿,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麻?」

  「李柏欣你不要问废话可以吗?我当然要干你这个贱女人呢!」

  单手抓着她的头发嘴巴吻向她肥厚的嘴唇上吸吮她的香津,另一手狠狠的捏着她爆乳上的大乳头。

  「啊……你……你个贱人竟然敢咬我」永懿吃痛的舔唇说。

  啪……永懿反手赏了她一记耳光愤怒说「想对你仁慈一点也不行的」

  双手两指弯曲成箝状夹住她两颗大乳头然后快速蹲下同时双手用力向下一扯。
  「啊……嗯……」柏欣吃痛的也蹲下来。

  永懿立即用手捂着她的嘴,然后拿着剪刀抵在她脸蛋上说「贱人,不想我毁你容就别给我出声。」

  「嗯……嗯……」柏欣惊吓的点着头。

  永懿站起来双手捧着她脸蛋,双脚微开胯下的大肉棒顶在她嘴唇说「贱人,你这张嘴一看就知道是含屌嘴,张开口帮我吹。」

  柏欣嘴巴紧紧的闭合着,任由他的大肉棒在自己嘴唇上不断摩擦也不肯张开口让他得逞。

  「嘿嘿,真是一个不乖的淫娃哦!让哥哥我来好好调教你吧!」

  双手两指再次弯曲成箝状似的伸下夹住她两颗大乳头,突然狠狠的用力向上一扯。

  「啊……嗯……」

  胯下的大肉棒趁她吃痛时迅速横插入她哪张湿润的小嘴中抽插着。

  「啊!好爽,含屌嘴即是含屌嘴。」永懿双手继续上下快速的拉扯两粒大乳头,而大肉棒也不断的在她口中出出入入。

  「嗯……嗯……」柏欣两行清泪终於不甘的流下来,嘴巴O字型含着大肉棒,口水不断从她嘴角流下到脖颈。

  「嘶……啊……」永懿边抽插边呻吟着。

  噗啧……噗啧……噗啧的声音不停传出来。

  永懿拔出整根沾满了口水的肉棒,把柏欣拉起让她背对自己,一手捂住她嘴巴一手搓揉她的一对爆乳,胯下的大肉棒在她肉乎乎的阴唇上摩擦。

  「嗯……嗯……」栢欣剧烈的挣扎臀部不断的扭动。

  「嘿嘿,贱人你想不到也会有今天吧!」

  突然腰部狠狠向前一挺,本来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一插而入,怎料肉棒只进入了一小部分。

  「嗯……」柏欣长长的发出一声,泪水氾滥似的不断流出,下身在不断颤抖着。

  「啊!好紧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难道你还是处女??」

  永懿拔出肉棒发现龟头上有丝丝的血迹他知道自己猜对了心中无比的兴奋,双眼微红扶着她腰部对准哪有少许血迹的淫穴狠狠的再一插而进。

  「啊……好……好痛……停……停手啊」柏欣腰部想向前缩但被永懿死死捉着。

  「嘶……想不到你个贱人竟然还是处女把哥哥我的肉棒夹得好爽呢!」他大肉棒如长枪似的破开肉壁直到柏欣的阴道深处。

  「啊……啊……不……不要……求你停……停手啊!」柏欣虚弱似的求饶说。
  「哈哈,叫吧!你愈叫我干得你愈起劲」他肉棒混合血迹和淫液快速的抽插。
  「停啊……求你……我求求你……停手」柏面露痛苦的哀求着。

  「啊……啊……嘶……好紧好爽啊!我要内射你个贱人。」

  啪啪……啪啪……的撞臀声不断发出,永懿腰部像装了摩打似的快速前后抽插,把柏欣垂挂着的一对爆乳干得不断晃来晃去。

  永懿双手探前抓着两团大肉球搓揉着,两手食指和拇指则夹紧两粒大乳头在捏搓着,胯下传来紧窄和温暖湿润的感觉令到他有种想射的冲动。

  「啊……啊……痛……好痛……别捏」

  「啊……啊……好紧……嘶……就射了……我要把所有精液……射进你子宫……啊……」

  「啊……不……不要……今天……今天是危险期……啊……」

  永懿喘着气下身大肉棒不断颤抖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全部射入她阴道深处,数秒后将仍然高高挺起的肉棒抽出,两指插入她淫穴中分开立即一道淡红色的混合物从她肉洞中慢慢流出。

  「你……你太过份,干麻要中出我?」柏欣瘫坐在地上愤怒的问?

  「废话,不中出你怎叫强奸啊!白痴。」永懿把她的头枕在马桶上让她面部朝天。

  「嘿嘿,刚刚你流失了大量水份让我帮帮你吧!」永懿抓紧她的头肉棒插入她口中的说。

  「嗯嗯……嗯……嗯嗯……」柏欣惊恐发出。

  「哦……」这泡尿足足持续了十多秒才尿完。

  「嗯嗯……嗯……嗯」柏失喉咙不断吞嚥着黄色的液体不断从她嘴角流出。
  「咳……咳……呸呸……你……太可恶了」柏欣仇视着他说。

  「呵呵,是吗?」

  双脚大开双手再次捧紧她的头然后把沾满了尿味和之前混合物的大肉棒插入她口中说「贱人把它舔乾净。」

  「嗯……嗯……」柏欣嘴巴O字型的含屌,双眼睁大的瞪着永懿。

  永懿没理会她眼光在心中想:竟然夺了她第一次真是爽啊!嘿嘿,我猜她屁眼必定也是紧窄无比跟淫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真令人期待啊!

  「嘿嘿,你这个淫贱的护士就让我好好调教你吧!」

  永懿解开绑在扶手栏的妙布,把她拉起双脚分开站在马桶两侧,两手用力的把丝袜扯的支离破碎,单手快速用力向后一拉把整条丁字裤扯出来。

  「嗯……好骚的尿臭味哦」永懿把丁字裤放在鼻子中用力的吸着。

  然后迅速跑去厕所的角落把预先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当柏欣看清楚他手上的东西时不禁惊慌地问「你……你想干什么……别……别过来。」

  原来永懿手中拿着一支长三寸宽一寸没有针头的针筒出来对着柏欣笑说「嘿嘿,不知道你们护士有没有学过浣肠呢?」

  「啊……不……不……我不要。」柏欣不断摇头说。

  把针筒插在注满了冷水的胶盘中用力一抽然后举着针筒说「嘿嘿,不要也要。」
  把针筒头由下而上插入她屁眼里,然后慢慢的把冷水挤入她直肠中。

  「嗯……停……停手……不……不要……好……好冷啊!」她双脚颤抖胸部冷到在震荡着。

  「嘿嘿,好玩好玩我喜欢。」他突然快速用力一挤到底。

  「啊……不」口水从柏欣微张的小嘴中流下。

  「嗯,还不够应该还要更加多。」永懿自言自语的说。

  柏欣听到后不禁吓到花容失色的说「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再挤了。」
  「嗯,好吧!我不挤了」永懿停下嘴角翘起邪笑着。

  「嗯……真……真的吗?」柏欣看着他的笑容反而更加的不寒而栗。

  「嘻嘻,当然我是一个城实的人呢!」

  永懿用力一扯把针筒内的圆型胶柄抽出,立即把之前注入她直肠的冷水倒抽出来,可以看到透明的冷水已变黄了而其中夹杂了少许的粪便流入马桶中。
  「啊……不……不要」柏欣腹部突然收缩了一下说。

  「嘿嘿,不要停吗?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便便未排泄出来呢!就让我来帮帮你吧!」

  永懿把冷水的哪条喉管接驳在针筒的底部,然后把针筒头从新插入柏欣的屁眼中。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会坏掉的……求你不要。」

  柏欣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她惊恐的扭动着臀部向永懿求饶说。
  「嘿嘿,不会坏掉的,只是把你体肉的废物清除掉而已不要担心呢!

  永懿把水咙头慢慢地调大清澈的冷水顺着喉管快速转驳到针筒底部然后由下而上流到柏欣屁眼内。

  「啊……不要……停啊……好冷……肚子好胀……求求你快停下来。」柏欣腹部愈来愈大的求饶说。

  「哈哈,还不够要再多点呢!」永懿看着她愈来愈大的肚皮说。

  「啊……啊……求求你快……快停啊!」

  终於在柏欣肚皮大得彷彿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永懿把水关掉然后将插在她屁眼内的针筒取走了。

  「嘿嘿,让你看看将来你怀孕时的样子呢!」永懿手掌在她胀起的肚皮上抚摸和按着。

  「嗯……不……不要按……求你不要按。」柏欣面色红润嘴巴紧紧的咬紧下唇说。

  永懿咬住她一粒大乳头在吸啜着,一手在抚摸着她的一个大肉球,另一手两指弯曲由下而上插入她阴道中抽插着。

  「痛……不要……求你不要。」她双脚颤抖着偶尔从屁眼中泄漏一些水出来。
  「哈哈,爽不爽啊?贱人。」

  永懿两指抽插的速度突然加快最后狠狠的一插到底再拔出来。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啊……」

  柏欣口水沿着嘴角流出阴部不断颤抖着最后一道晶莹剔透的液体从她阴道中喷出,而屁眼也像缺堤似的有大量黄色液体和粪便夹杂着倾泻而下到马桶里。
  「嘿嘿,我的金手指利害吧!令到你爽到失禁真不好意思哦!」永懿沖厕后说。

  柏欣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一双凤眼死死的盯着永懿彷彿想把他吞下肚似的。
  「呵呵,我知你这个表情代表什么」这只会让我愈看愈性奋呢!

  永懿这次把喉管驳去热水然后迅速的再把针筒头对着柏欣的屁眼插入,然后把水咙头调到最大的水量。

  「啊……不要……求你不再要。」

  「嘿嘿,我是让你冰火两重天呢!等一下你也要帮我的。

  只是数秒钟柏欣的肚子便迅速胀大起来,永懿立即拔出针筒然后双手按在她肚皮上用力的一按。

  一道道微黄的液体和少许的粪便从她屁眼里慢慢喷射而下。

  「不……不要……不要按」她死死的忍耐着就像便秘似的。

  「嘿嘿,我看你有多大的忍耐力。」一手两指弯曲成箝状夹住她一粒大乳头,然后狠狠的用力向下一扯。

  「啊……」

  永懿趁她吃痛时双手放在她肚皮上狠狠的用力一推。

  「不……要」

  永懿看着她肚皮随着自己用力的推挤而愈来愈小,他知道柏欣忍不住又再一次缺堤了。

  「嘿嘿,你爽哪么久应该轮到我了」永志对着双腿张开瘫坐在马桶边缘上的柏欣说。

  来到她身前把喉管拉过来捏着她的下颚说「张开口含着热水然后帮我吹萧。」
  柏欣嘴巴紧紧的闭合着一副绝不就范的样子瞪着他。

  永懿提着她下颚的手大力一捏,然后迅速把喉管插入她口中。

  「啊……嗯……」

  「哼,乖乖地给我含着热水帮我吹,否则后果自负。」

  柏欣看着他阴沉下来的脸知道如果不听话受苦的必定是自己,於是她无奈的嘴巴O字型含着喉管点头。

  「嘿嘿,这就乖了。」

  他慢慢地调开水喉直到柏欣双颊胀大才说「等一会我拔开喉管你要含着水哦!」
  然后永懿拔掉喉管一手快速的捂着他的嘴巴,少量的热水从他手指隙流出,腰部前倾把大肉棒顶在她嘴唇上再慢慢地插入。

  「哦,好暖好舒服。」永懿慢慢地抽插不断有水从她嘴角流下到胸部。
  双手捧着她的脸腰部抽插的速度慢慢地加快,柏欣双眼微红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於是永懿突然的用力一插到底。

  「咳咳……咳……咳……」

  柏欣双眼通红的瞪着永懿,口水不断流下令到整个胸部也湿成一片而闪闪发亮。

  永懿把喉管转驳去冷水提着柏欣的下颚再次把喉管插入她口中调开,最后令她双颊胀起来再把肉棒插进去,但这次永懿一来便快速的抽插着。

  「哦!爽啊!难道哪么多人喜欢冰火二重天呢!」永懿狠狠的再次用力一插到底。

  「咳咳……咳咳……」

  柏欣膻口微张喘着气腰部下滑整个臀部陷进入马桶内,一对爆乳上下的起伏着。

  永懿双腿微蹲双手抓着她的一对爆乳向内压形成一条条的乳沟,再把自己的大肉棒放在两乳之间抽插着。

  「嗯……嗯……不……不要。」

  「哈哈,你一对极品爆乳不用来乳交真的是浪费呢!不要白不要。」

  永懿快速的抽插着龟头不时顶到她嘴巴,於是他两手用力的捏着她大乳头说「伸出舌头舔我龟头。」

  「啊……不……不要捏……我舔……我舔……」柏欣害怕了事情已到这地步唯有接受。

  「啊……好嫩滑好有弹性……真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乳房啊!」

  永懿感到自己又要爆发了,於是忍住下来把柏欣拉起来放下厕板让她跪在上面翘高臀部背对着自己,然后把刚才拔掉的针筒柄插回针筒内,然后调出冷水再把整支针筒也抽满。

  「嘿嘿,终於到神圣的时刻了。」永懿一双大手在她浑圆肥大的臀部上抚摸着。

  「嗯……你……你又想干……干什么?」她扭动着肥臀在问?

  「哈哈,我想干什么?我要干爆你屁眼啊!」

  永懿双手拇指插入柏欣屁眼内上下的不断抽插着,胯下的大肉棒在她阴道外上下摩擦。

  「啊……痛……不……不要干哪里……求你……求求你……呜呜」

  「哈哈,哭吧!你愈哭我愈有强奸的兴奋感觉。」永懿用力分开她屁眼说。
  把已经红肿得发痛的龟头贴在她屁眼上,然后慢慢的挤压进入一条紧窄狭小的通道中,内里的肉壁紧紧的吸吮肉棒,哪种感觉差点令永懿泄了。

  「啊……好……好痛……不要……住手啊……求你住手。」柏欣痛哭的求饶说。

  「哼,停手?别做梦了,还未完呢!」

  永懿把哪支抽满了冷水长约六寸的针筒塞入柏欣的阴道中笑说「就用我火热的大肉棒加上冰冷的针筒再来一次另类的冰火二重天吧!哈哈。」

  「嗯……啊……不……不要」她下身不断的颤抖着。

  永懿狠狠用力一顶整根肉棒没入深深的通道中,然后快速的抽插着一手扶着她的腰另一手提着针筒也在她阴道内抽插场面十分淫靡。

  一个爆乳的护士背对着跪坐在厕板上,双手反绑在后翘高臀部被人干着屁眼而阴道中插了一支针筒,如果这情况被男人见到必定会兽性大发扑上前来个3P或者更多的轮奸。

  永懿喘着气欲火焚身下体大肉棒每下也深深的一插到底,柏欣的屁眼一张一合像嘴巴闭合着,快速的抽插令到屁眼上冒出了少许的泡沫。

  啪啪……啪啪……永懿双手不断扇打柏欣的两片肥臀把它打到又红又肿,口中说「叫你敢找我麻烦」

  「其他人一日量三次体温但你就要量我六次阻碍我睡觉」

  「其他人准时用膳你就让我等多半个小时」

  「其他人就对他们态度和善对我就整天凶巴巴的」

  「其他人……」

  「其他人……」

  永懿愈说愈激动手上的力度和速度也不断的加大和加快,而他也感到柏欣的屁眼愈收愈紧彷彿想把他的肉棒压扁似的。

  「啊……啊……不……不要打……好痛……求你不要再打了。」柏欣泪流满面的哭求着。

  「嘶……啊……干死你个淫贱女护士」永懿扶着她纎腰肉棒快速前后抽插着,阴道内的针筒被他不知不觉顶进了入去,只留下圆形的胶柄露了出来。

  「嗯……啊……啊……嗯」柏欣小嘴微张在呻吟着。

  「被人像母狗在背后硬插屁眼还可以爽到呻吟不愧为淫娃啊!」

  「啊……嗯……我……我才不是……不是淫娃。」柏欣弱弱的说。

  永懿全力冲刺着,肉棒似打桩机似的每下深深插下她深不见底的直肠中,他知道自己即将爆发了。

  「啊……干死你……干死你这个淫娃……」永懿双眼通红的说道,然后他感觉到一股暖流慢慢传出来。

  「哢擦」的一声开门声。

  当他听到开门声时前身已立即前倾双手死死的捂着柏欣的嘴,而胯下的肉棒濒临发射的边缘想忍也忍不住了。

  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传出,然后永懿听到旁边的厕所传来了小便的滴滴滴滴的声音。

  於是他便快速的抽插数十下最后用力的深深一顶到底下身紧紧的和她屁眼贴在一起。

  「嗯……嗯……」由柏欣发出。

  「哦……嘶……啊……」由永懿发出。

  一股又一股精液从永懿大肉棒射进柏欣的屁眼中足足持续五秒多,然后他们便听到「啪」的关门一声。

  永懿放开捂着柏欣的双手肉棒从她屁眼抽出,顿时一堆白色稠稠的精液流下到厕板上,再把她阴道中的针筒拉出来却发现冷水已变成暖水了,最后把绑着她双手的纱布解开。

  将柏欣反转过来然后把仍沾上了精液的肉棒迅间插入她口中干着,而她却出奇地平静双眼幽怨的盯着永懿不知在想什么。

  「啊……好爽,好满足啊!」永懿看着自己的肉棒把她口腔顶到左凸出一点右凸出一点心里十分兴奋。

  「淫娃,哥哥我把你两个洞干得爽吗?」永懿笑着说。

  柏欣突然哭了然后她牙齿轻微一咬。

  「啊……」永懿吃痛叫道。

  「陈永懿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枉我还偷偷的喜欢着你」

  「什……什么……你喜欢我?」永懿惊讶地问。

  「不然你以为我无聊没事干整天的去找你麻烦故意对你凶巴巴的干嘛?」
  「这……这不是你讨厌我吗?」他疑惑的问?「

  「如果我讨厌你就会直接不管你不跟你说话当你透明了,何必干一些无聊的事情引你注意?」

  「这……哪……」永懿支吾的说。

  「我哪知道你这个笨蛋情商低成这样,竟然会不知道人家对你有意思。」柏欣幽怨地说。

  「喔,你喜欢我可以跟我说麻干嘛要用这种方法令我注意。」他弱弱的说。
  柏欣突然伸出手抓着他软绵绵的肉棒说「人家是女生耶!我怎么知道你喜不喜欢我?如果你不喜欢拒绝了我哪以后会很尴尬的,而且你整天好像人家欠你钱的样子对任何事情都不瞅不睬,你叫我怎么敢跟你说?」

  「啊……别……别冲动……是我错……是我错。」永懿举高双手说。

  「哼,当然是你错啦身为男生气度哪么小。」柏欣玩弄着手中的软皮蛇。
  「哦……嘶……是……是的……我错。」永懿肉棒被她玩弄到呻吟。

  「最可恶的是刚刚我不停说不要,你也……你也硬插我阴道和屁眼。」柏欣羞涩地说。

  「还有,还有逼人家喝你的……你的尿」

  「嘿嘿,再给我选择一次我也会这样做。」永懿肉棒再次举起说。

  「什么……你……嗯……」

  永懿扑上前吻着她嘴巴双手抓着她手腕,巨大的肉棒再次插入她阴道中。
  新的大战在这间小小的厕格中再次进行着。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