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林府風雲】 作者:jolin258

时间:17-10-13 04:09:36
           【同人】林府風雲——洛凝篇

2014/02/03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字數:42080

***********************************  寫在前面的話:首先呢,向枯木尸叔致敬,這篇文章產生的原因是看了尸叔最新更新的《淫亂後宮》第二章時產生的念頭,最初的想法是對那篇文章關於心理問題潤色一把,受到該死的完美主義引誘,潤色到一半,挺不住了,然後索性就自己寫一篇吧!

  這一說這篇是借雞生蛋,本來想發的是龍壇那裡,畢竟第一那是老本營,第二則是怎麼說也是借雞生蛋,和尸叔放同一個論壇總是不好意思,可惜龍壇莫名其妙跳了,所以本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發來了。

  本文是純粹色彩文,沒有那麼多神馬陰謀詭計,你可以把這文章當成披著家丁皮的色彩文,圖的是發洩而已。所以也請家丁粉絲們不用著急,同名同姓的多了不是。

  另外:如果有轉發的,希望能把以上的話一起轉發,我改變這個純粹是自娛自樂,沒別的意思,如果讓您帶來困擾,敬請原諒!
***********************************
  自從偷看了安比如與寧雨昔兩位主母同性間的顛鸞倒鳳,蕭峰開始不淡定起來,蕭峰是個讀書人,雖然書讀得不怎麼樣,但是好歹也是認字的,女子同性間的那點事書上也有,刺激是刺激,但是終究沒見過,這次算是真的開了眼,而且主角還是自己那美若天仙的主母,蕭峰很不淡定,雖然事後狠狠地自瀆了一把,但是每每想起之前的那幕,仍是忍不住慾火高漲。

  正當蕭峰在尋思是不是請個假出去洩洩火的時候,便看見四德迎面走來。說起這四德,算是蕭峰在林府的主要競爭對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林府雖然不大,卻是全天下最尊貴的地方,誰讓林府的主子是皇帝的老爹呢!所以連帶著林府的家丁也一個個牛奇起來。宰相門前七品官,那皇帝他爹門前呢?沒有嚐過權力滋味倒還罷,一旦沾染了這東西,想戒也戒不掉了,誰不想在外當大爺呢!
  輪認識林三,蕭峰絕對是最早的人,當年他和林三在蕭家共過事,這也是他能當林府眾家丁丫鬟話事人的資本。但是論起臉皮厚,他又比不上四德,卑鄙無恥無節操,四德絕對是林三之後第一人。蕭峰是林府的內院總管,這沒錯,但是四德卻是林三身邊的小廝,別小看這個小廝,林三身邊的,說個話,可比他這個總管管用多了,這也是蕭峰視四德為對手的主要原因。

  「喲!總管大人,原來你在這啊!可讓我一頓好找。」四德走到跟前,看著蕭峰,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有事嗎?」看著有些小人得志的四德,蕭峰愛理不理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五夫人找你。」四德仍舊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兩人雖然是同事,但是都視對方為眼中釘,蕭峰是內府總管,平時閒得很,四德和他並不怎麼碰面,如今能使喚一下蕭峰,雖然是狐假虎威,但四德還是很高興。
  「知道了。」蕭峰也不理會四德那小人得志的樣子,轉身便向董巧巧的住處走去。

  「五夫人,前個兒小人買的胭脂不知合夫人的心思不?」走進董巧巧所住的別院,蕭峰雙手相扣,躬身問道。

  此時的巧巧正用一張算盤計算著什麼,聽到蕭峰的話後,方才抬起頭,從一旁拿起一張紙遞給丫鬟,讓其轉交給蕭峰,輕笑著說道:「有勞總管費心了,今個又要麻煩總管了。我一會要去酒樓忙活,但凝姐姐她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方才請了大夫,你做事比較穩妥,所以抓藥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對了,抓完藥,還請勞煩將藥送去城外的莊子裡,凝姐姐在那裡修養呢!」

  「巧巧夫人和四夫人果然是姐妹情深啊!」蕭峰一邊從小丫鬟的手中接過藥方,一邊說著俏皮話。林府中當家大婦是肖青旋,其次則是秦仙兒,蕭玉若排第三,下面則是洛凝、董巧巧和蕭玉霜,而寧雨昔和安碧如則是被稱作大太太和二太太。「太太」這個詞是林三發明的,至於是什麼意思,林三沒說,蕭峰也不曉得。

  「快去吧!」聽到蕭峰的俏皮話,董巧巧抿嘴輕笑,然後示意蕭峰快走。
     ***    ***    ***    ***

  洛凝房中。

  洛凝最近幾天身子有些不爽利,人一直有些病怏怏的,究其原因無怪乎是爭寵的問題。洛凝是大家閨秀,房內爭寵的手段自小沒少學,但是耐不住自家三哥的女人一個比一個厲害,不是公主,就是武功高強的人,就算不是這樣的,也是聰明伶俐。掌管財政大權的,剩下的玉霜和巧巧雖然受寵,但洛凝卻從來不把她們當對手看,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一個寒門出身的女子,怎會是她洛凝的對手呢!

  說起來林家的這些女人,大致分為幾個派系,一派是秦仙兒、安碧如這對師徒,其次則是蕭玉若、洛凝和巧巧,寧雨昔是不爭,蕭玉霜則是天真爛漫,而肖青旋則是因為是大婦,所以對此也不是很看重。

  「死沒良心的,又不知道跑去哪個浪蹄子那裡了。」洛凝半倚在床上狠狠囔道,旁邊有一個家生子小丫鬟緩緩搖動著扇子為她祛除熱氣。

  「夫人,這是五夫人讓我給您送的藥湯。」正當洛凝百無聊賴的時候,蕭峰雙手捧著案几,走進房中。

  「嗯,那要謝謝巧巧妹妹的關心了。春桃,去把我新買的那件絲綢拿來,一會送去五夫人那裡。」看著低頭躬身的蕭峰,洛凝輕輕一笑,吩咐著在旁邊給她扇風的小丫鬟道,然後端起碗,慢慢地喝了起來。

  不得不說洛凝是林府除了安碧如以外最嫵媚迷人的尤物,光那懦懦的聲音都能勾起旁人的旖念。蕭峰之前剛看了府中兩位太太的顛鸞倒鳳,此時再聽到洛凝那勾魂奪魄的聲音,瞬時直覺一股熱氣順著脊樑直衝腦海,便有些忍不住偷偷抬眼向前看去。

  因為是酷暑的緣故,洛凝穿得很少,粉色薄紗隱隱露肉,順著她那潔白的脖頸向下看,可以清晰地看見那薄衫半敞間的飽滿胸部和那白花花乳間的溝壑,更不用說粉紗之中那若隱若現的乳暈。

  看著洛凝那因為喝藥幅度大而輕顫的胸部,蕭峰狠狠地咽了口吐沫,原本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慾火,在此刻再次點燃起來,胯下的小兄弟龍頭昂然而起,將雙腿間的前襬頂了起來。

  而這一幕正好被正在喝藥的洛凝看到了,起初她還有些憤怒,暗忖『這蕭峰恁是大膽』,但是當她眼角掃到蕭峰雙腿間的凸起時,心中不由一顫。原本就因為天熱而感到不耐的她,此時直覺一股熱意從身體內湧出,原本併攏的雙腿間因為這陣突來的熱意,變得汗津津的。

  『好想要啊!』不知怎麼的,洛凝的腦海中猛地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這突如其來的大膽念頭嚇得她渾身一顫,差點讓手中的碗掉落下來。

  『洛凝,你怎麼可以這樣?』她有些自責的想著,但是眼角餘光又不自主的飄向蕭峰胯下那掀起的一坨。『好久沒和三哥……』看到蕭峰下體腫起的一坨,洛凝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想到現在不曉得在哪裡尋花問柳的林三,芳心不由一酸。

  『可是真的好想要啊,不如就便宜他了吧!』想著,洛凝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閨蜜聚會時聽到的東西。

  大華承接的是大楚的天下,這個由一代英雄項羽創建的王朝相較於大漢,多了一些武夫的粗獷,沒有了五胡亂華,沒有了戰亂,華夏的傳承較之於林三那個時代要完整得許多,儒家也一直到到大華才開始佔主流,雖然如此,但是在民間「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臧」這種習慣還是佔據著主流地位,找面首這個事情也是相當普遍。

  當然一半找面首的都是貴族家族的大婦,畢竟男人拈花惹草,大婦獨守空房總不是個事情,所以大華一般的男人對此都是睜隻眼閉隻眼,只要不搞出事,全當沒看見。當然,這只是大婦的特權,小妾卻是萬萬不能的。但畢竟這不算什麼光彩的事情,所以只是成為了一個潛規則,只在小範圍內傳播。

  洛凝也是偶然間才得知的,作為一個官宦家庭出身的人,雖然她比不過肖青旋和蕭玉若,但是論起手段,也不比兩人弱,只不過她們是對外的,而洛凝的手段多是對內的,所以才給林三以花瓶的印象。

  這般想著,洛凝放下藥碗,也當什麼都沒看見過,臉上的神情依舊,只是伸手拉了拉自己本來就有些開的衣領,將她那白花花豐滿的胸部與乳溝更是清晰的展現在蕭峰面前,惹得他臉色有些漲紅。

  洛凝眼角餘光一掃,見到蕭峰的臉色,洛凝眼中的笑意更甚,然後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將她那具凹凸有緻的完美嬌軀突顯得淋漓盡致,笑道:「我肩膀這幾天酸得緊,你……你來幫我捏捏肩膀如何?」說到這裡,即使是心中淡定如此的她,聲音也開始有些輕顫起來。

  「啊!」聽了洛凝的話,蕭峰只覺得一顆心像是要從嘴巴裡跳出來一樣,抬頭看向洛凝,只見她已轉過頭去。想了半晌,方才慢慢走向床舖,只覺得一股淡雅的花香迎面撲來,讓人覺得心醉神迷。

  說完那話兒,洛凝便將身子轉向另一邊,好讓蕭峰幫她捶背,本就難以遮掩的豐滿乳房,此時因側臥已露出大半,讓蕭峰更加清楚地看到在眼裡,胯下的兄弟更是硬得有些生痛。

  一開始,蕭峰倒還老實,規規矩矩的幫洛凝按摩捶背,沒多久,見洛凝緊閉雙目似乎已酣睡入夢,便起了別樣的心思。俗話說「色膽包天」,想入非非的蕭峰心裡尋思:『怎麼凝夫人今天突然這樣對我?難道……難道她擺明要誘惑我?但是如果不是呢?冒犯了她,我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賠啊!』

  蕭峰不似林三那樣是合同員工,他是簽了賣身契的,這種人的死活全憑主人家的一句話。而且他是蕭家的奴才,雖然在林府當總管,但是他的賣身契還在蕭玉若手裡,按照洛凝和蕭玉若的關係,要殺個人還是很容易的,這也意味著,洛凝隨時可以找個由頭宰掉他,而且別指望林三會替他伸冤,豪門大戶想讓一個下人死,有的是法子。

  但是看著眼前千嬌百媚的女人,蕭峰又是猶豫了起來,想了片刻,心裡不禁一狠:『管她那麼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大著膽子,慢慢將手滑向洛凝那渾圓、飽滿的乳房,不時的碰一下。雖然隔著薄紗衣衫,但蕭峰的手指還是感覺到洛凝嬌嫩的乳尖開始慢慢變得挺立,他偷瞧了一下洛凝的表情,只見她雙頰緋紅、呼吸粗重,分明是動了春心,哪裡是在睡覺。

  這一發現,讓蕭峰那原本七上八下的心頓時一定,手上的動作也開始大了起來,另一隻手掌慢慢下移到洛凝的俏臀上輕輕把玩著。將洛凝的肥臀把玩片刻,便開始得寸進尺的順著她那均勻修長的大腿向下摸,然後貪婪的將手深入洛凝那薄薄的裙子中,隔著蕾絲內褲輕輕撫摸著洛凝那飽滿隆起的陰阜,花瓣的溫熱隔著褻褲傳來,讓他的雞巴興奮得幾乎要破褲而出。

  看到洛凝沒有反應,蕭峰開始大膽起來,整個人趴在洛凝的身旁,雙手假裝按摩著她的肩膀,而褲子裡硬挺的雞巴卻故意緩緩地在她渾圓肥嫩的臀部來回摩擦著。

  蕭峰火熱的雞巴一再摩擦著洛凝的肥臀,這讓她被刺激得春心蕩漾、饑渴難耐,已經無法再假裝下去。洛凝嬌軀微顫,張開美目,扭過身子,杏眼含春的嬌叱道:「蕭峰,你好……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這樣冒犯於我……唔……該……該當何罪?」雖然是斥責怒罵的話卻是十分嫵媚勾人,到後來簡直像是在呻吟。
  蕭峰自然明白洛凝是在給自己找台階下,於是聰明的答道:「是,是,小的知錯了,為了彌補小的狂妄無知,小的會更賣力服侍夫人,好讓夫人高興。」說到這裡,蕭峰還特別加重了「服侍」二字的語氣。

  洛凝聞言滿臉羞紅的嗔道:「你……要是讓我覺得不滿意,我可……不會放過你的哦!」洛凝的聲音很勾人,但是說出的話卻讓蕭峰心中一寒:「是,是,凝夫人,小人一定讓您滿意。」

  說到這裡,蕭風便一把掀開洛凝那已經形同虛設的上衣襬,將洛凝那對圓潤豐滿的乳房露了出來,象牙般光滑的乳房隨著洛凝的呼吸上下起伏,乳暈上粉色的奶頭俏然挺立,粉紅色的光澤讓人垂涎欲滴。蕭峰看著這座如同白玉精雕而成的女神不禁看得呆了,以前自己玩過窯子裡的姐們,又有哪一個比得上眼前這位主母的千分之一呢!

  洛凝看蕭峰一臉呆樣,心中自然是十分得意,又有哪一男人能不為自己的美貌傾倒呢?她嬌笑道:「怎麼,看夠沒?」蕭峰此時正處於當機狀態,聞言當即急忙回答:「不夠,不夠,就算是看上一生一世也是不夠。」

  洛凝聽後,心中莫名一喜,媚笑道:「你要是對我忠心,以後讓你看個夠如何?」蕭峰聞言,口中急忙回道:「凝夫人如同那救苦救難的菩薩一般,小的對夫人絕對忠心耿耿,如若有假,天打雷轟!」

  嘴裡如此說著,雙手卻也沒閒下來,羊脂一般白嫩的肌膚帶給蕭峰陣陣舒服快感,雙手各握著洛凝一隻柔軟水嫩的豐乳逐漸地用力,把乳房捏得變換著各種形狀,忍受不住用嘴巴吸住了洛凝左邊的乳頭,不停地吮吸品嚐著這彷彿世上最美的奶子,舌尖不斷地刺激那誘人的蓓蕾。

  嬌嫩的奶頭受不住蕭峰那一會粗魯、一會溫柔的吸吮撫弄,早已變得充血堅挺,洛凝被吸吮得渾身火熱、不自禁發出呻吟。此時洛凝身體微微顫抖,口中不斷發出細細呻吟。

  言語的肯定和低不可聞的呻吟讓蕭峰愈發興奮起來,右手劃過光滑的小腹,穿入洛凝那黑色蕾絲內褲,才驚訝地發現洛凝私處竟然光潔無毛,雙手滑動間,愛液不斷流出,很快便弄濕了他的手掌。洛凝此時身上散發出一股濃烈的玫瑰花香,引得蕭峰褲襠裡的雞巴已經硬得有些難受。

  蕭峰的左手持續揉弄著洛凝的乳房,右手則放肆地伸入她的內褲裡,著落在陰戶四週遊移輕撫,來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兩片濕潤的陰唇,更不時捉弄那微凸的陰核,中指則輕輕滑進小穴肉縫裡摳挖著,直把洛凝挑逗得嬌軀輕晃不已,淫水一陣陣潺潺流出,嬌喘連連。

  「喔……唉……好美啊……死奴才……別折磨人家……受不了了……啊……啊……哎喲!」

  只聽「刺啦」一聲,洛凝身上唯一的遮蔽物被蕭峰蠻力撕開,她那令男人神魂顛倒的胴體終於被蕭峰一覽無遺,嬌嫩雪白的嬌軀、平坦光滑的小腹、光潔無毛的私處,以及那那迷人又神秘的陰戶,竟無一絲雜毛的完全展露,一條細長的粉紅色肉縫清晰可見。這位一直高高在上的美麗主母此時一絲不掛如同嬰兒般躺在自己面前,蕭峰眼神中所散發出的熊熊慾火,他感覺到自己快要爆炸了。
  此時蕭峰半跪在洛凝的雙腿間,高高抬起洛凝的一雙玉腿,壓在其飽滿的胸前,舉目向洛凝那光潔無毛的私處看去。此時洛凝的整個陰戶都這樣暴露在蕭峰眼前,那兩片肥厚的陰唇上面滑膩膩的沾滿透明的黏液,陰唇偶爾的翕動,一股股的淫液被慢慢擠出。

  蕭峰看得血脈賁張,忍不住伸出舌頭探向那柔嫩的縫隙深深舔弄,整張臉深埋在洛凝肥美的股間吮吸舔咬著,品嚐著她肉屄流出的瓊漿玉露,不時響起「嘖嘖」之聲,名符其實的吃著送到嘴邊本屬林三能嚐的肥肉。迷情中洛凝所發出呻吟漸漸變成夢囈似的不知所云,全身香汗淋漓,肥嫩的屁股忍不住扭動,私處濕得一塌糊塗。

  如此的調情,洛凝哪裡受得了,林三雖然來自現代,但是卻極其反感為女人做口活,所以兩人在一起的時候,都是洛凝為他做口活,而他卻極少給洛凝做,此時蕭峰一上來便為她做起口活,洛凝哪裡還能忍受得住。

  就在蕭峰停嘴抬頭的那一刻,洛凝原本高舉的雙腿猛地分開,順著蕭峰肩頭滑下,緊扣著蕭峰的腰間,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直起身來,不顧蕭峰口鼻尖還粘著黏稠的液體,張開櫻桃小嘴主動送上熱烈的長吻,兩人的唇舌展開激烈交戰。
  過了一陣,蕭峰的舌尖滑移到洛凝的耳側,輕咬著她的耳垂,輕輕的呵氣,洛凝只覺得舒服之極,雙手隔著褲子不斷撫摸蕭峰那根亢奮、硬挺不已的雞巴。兩人的呼吸越來越加急促,洛凝充滿異樣眼神的雙眸,彷彿在告訴蕭峰她內心的需求。

  洛凝將蕭峰扶起,一把褪下他的褲子,那根擎天巨柱「噗」的便呈現在她眼前。『啊呀……怎麼這麼大!比三哥的還要大……』洛凝看得心中是又驚又喜,暗想要是放入自己肉緊的穴裡,可不知是何等的感受和滋味?

  蕭峰的天賦異稟讓洛凝竟有些情不自禁的雙腿屈跪,學那小羊跪乳的姿勢,伸出玉手握住那條昂然火熱的雞巴,慢慢地前後套弄起來。「哦……夫人好會弄啊!」蕭峰輕輕地呻吟。

  「便宜你了!」說完這話,洛凝便伸出香舌,用舌尖輕輕舔舐龜頭,接著張開那宛如櫻桃顏色般的小嘴,一口吞向那條火紅的臘腸。「嗯……」洛凝輕輕哼道,彷彿有些驚訝蕭峰雞巴的巨大,然後慢慢擺動頭部,緩緩地將那碩大的龜頭吞了下去。

  很顯然,洛凝對於口活十分熟練,在退去了之前因為龜頭巨大產生的不適感後,洛凝開始發威了,受到壓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覺的小穴,一連串的舔弄下,使得口中雞巴的主人不斷發出愉悅的聲音。

  由洛凝的細舌舔觸到陰莖開始時,蕭峰便如受寵若驚般,不停地發出了興奮喘息聲。眼睛看著洛凝那性感的小嘴含著自己雞巴的姿態,腦裡不停地轉著:眼前如夢似幻不能置信的情景,這位名動金陵的才女!在……在吃著自己的雞巴!
  『沒想到蕭峰這個人雖然貌不驚人,但是陽物確實如此巨大!』想到這裡,洛凝不禁有了好勝心,接著便用嘴一前一後的含吃舔弄起蕭峰那條火熱堅挺的雞巴,纖纖玉手也沒閒下來,它輕輕揉弄著雞巴下的兩顆卵蛋,櫻桃小嘴則忙得不亦樂乎。

  許久未找姐兒發洩的蕭峰被洛凝這番吹喇叭,搞得就要繳械投降,不禁痛快的喊道:「啊喲……凝夫人……您好……好厲害啊……我好爽……好舒服喔……我快忍不住啦!」

  看著蕭峰因為口交而如此作態,洛凝心中一喜,更加賣力起來,使得嘴裡的雞巴一下子迅速膨脹顫動。

  「哎啊……我快……受不了……喔……要射出來了!啊……」蕭峰興奮的喊道,而洛凝則急忙吐出嘴裡的雞巴。可就在她吐出了雞巴的瞬間,蕭峰大量透明熱燙的精液從龜頭直噴射而出,射在洛凝泛紅的臉頰後,再緩緩滑落滴在她那純凈雪白的胸脯上。

  這一射精真不得了,數著精液自龜頭射出的次數,足足有廿次之多!精液數量當然也多得嚇人,洛凝的眼皮、鼻樑、嘴唇、雙頰、頭髮、頸項、胸口、肩膊都有精液的痕跡。

  「對不起,不小心就在夫人……嘴裡射了。」目睹此景,蕭峰嚇得猛地竄了起來,跪在床上低聲說道。誰知洛凝對此毫不介意,反而輕捉著蕭峰的手臂,搖了搖頭,並伸出少許舌頭,舌頭上有一些白色還冒著泡沫的精液也沒有吐出來。
  看著蕭峰一臉茫然和膽怯,洛凝心中一喜,伸出手指刮了刮臉上的精液,送進了自己的嘴裡,一起吞了下去。「啊!夫人,這……您不是吞了吧?」蕭峰有些吃驚,因為他過去與窯姐的交合中,還從未試過有人肯把精液吞掉,更甚者連口交也欠奉,洛凝此舉實在讓他又驚又喜。

  洛凝又用舌頭輕輕把唇邊的精液捲入口中,表情愈發嫵媚起來,開口說道:「《素女經》上有言,男子陽水可以美顏不老。」聞言蕭峰啞然,但還是起身倒了一杯水給洛凝喝下,又拿手巾給她擦拭掉身上的精液。

  看到蕭峰如此馴服,洛凝心中歡喜,也顧不得臉上精液殘留著黏黏的感覺,下了床,跪在大理石地板上向蕭峰移過去,道:「你興奮就好。來,讓我為你清理一下。」

  饑渴許久的洛凝豈會輕易放過這次偷腥的機會,馬上便要進行第二回合,她握住蕭峰洩精後只微微下垂的雞巴,又舔又含的,一會兒雞巴被吹得急速勃起,也把雞巴上黏著的精液吮走。而蕭峰則站在那裡,雙手放在洛凝的頭上,任她施為。

  隨著「啵」的一聲後,洛凝直起身來,一把將蕭峰推向床上,道:「好人,輪到你讓奴家……好好快活快活了。嗯……」對著下人,此等淫蕩之話出自平時最自重身份的洛凝口中,對熟識她的人來說,是萬萬不會相信的。

  只見洛凝赤裸迷人的胴體跨跪在蕭峰腰部兩側,傾身高舉美臀,把那淫水濕潤的小穴對準了他直挺挺的雞巴,然後右手握著雞巴,左手食中二指撥開自己的陰唇,慢慢坐了下去。沒想到只是插進一個龜頭,洛凝已是全身如遭電擊,瞬間的肉體衝擊也同時衝擊著洛凝的精神,讓他情不自禁的呻吟出聲。

  洛凝心道:『啊……喔……蕭峰的陽物竟……竟然這麼兇猛……嗯……我竟然……真的這麼……不知羞恥的……吞下了一個下人的陽物……啊……呀……』
  洛凝帶著一絲不甘和舒爽,雙腿微蹲,雙手撐著蕭峰結實的胸膛稍作喘息。但是很快地,不待洛凝反應,蕭峰便已經伸手摸向洛凝纖細的腰肢,然後雙手向下一用力,順勢將剩下的雞巴一口氣全部給送進了洛凝那迷人的花瓣裡。

  蕭峰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洛凝感到一股猶如破瓜般的痛感,但緊接著一股更加酥麻的快感順著她的脊樑直衝腦海,一聲勾魂奪魄的呻吟聲頓時奪口而出。
  「啊……你……你這麼大……想要捅死我麼?嗯……啊……」洛凝一巴掌打在蕭峰臉上,最終似喜還嗔的說道。

  蕭峰卻不去管臉上那火辣辣的痛感,笑嬉嬉的對坐在自己身上的洛凝說道:「當然要插死你啊,不然怎麼讓夫人快活得欲仙欲死呢?」嘴上這麼說著,心中則想道:『沒想到夫人的小穴居然這麼緊,可想三哥的雞巴絕對沒有我的大。』想到這裡,蕭峰只覺得精神一振。林三在大華可謂是傳奇人物,蕭峰對林三也是佩服有加,如今想到林三的陽具沒自己大,只覺得心中一喜,愈發有了幹勁。
  洛凝一聽,臉上又是一陣緋紅,以前和林三歡好時,哪裡可能聽得到這種淫聲浪語。她開始慢慢上上下下擺動自己的美臀,享受那久未痛嚐的交媾快感。
  蕭峰看著自己的陽具在金陵第一才女、大華皇帝的姨娘擺臀下的陰戶裡進進出出,加上交媾時的快感一陣陣從胯下傳來,這無疑是一種享受。蕭峰已興奮得得意忘型了,開始口不擇言的說道:「我真的和漂亮的夫人幹了!我肏了三哥的女人了……」

  他一手揉著洛凝的奶子,一手撫摸著洛凝的小蠻腰,還有置身於騷屄之中的雞巴,此時也開始回應洛凝的套弄動作而動了起來。蕭峰邊享受著他夢寐以求的女人胴體,邊驕傲的續道:「凝夫人的屄被我這個下人肏了!金陵第一才女被我幹了!我太幸福了……」

  對於蕭峰的放肆,洛凝並沒有說什麼,小人物就是這樣,得意忘形的人永遠成不了大器,再說聽著蕭峰的污言穢語,洛凝竟然有了別樣的快感。

  粗大的陽物、卑賤的下人,以及下人口中的污言穢語,這三者的結合讓洛凝得到了巨大的快感,這種精神與肉體的雙重快感把洛凝從一個高潮推向另一個高潮。洛凝逐漸開始有些神志不清了,扭動腰肢用濕滑的陰道迎合著蕭峰的雞巴,狂熱的套弄抽插,兩人一起尋找各自的快感,直到真正期盼的高潮來臨。

  只肏弄了幾十來下,洛凝便已香汗淋漓、嬌喘連連,她雙手抓著自己豐滿的乳房不斷搓揉,舒服地流出了大量淫水,被重溫男女性器交合時的歡愉逼得發出了亢奮的浪哼聲:「啊……好美呀……唉呀……好久沒有這樣……不,從來都沒有這樣……小穴裡好爽……啊……用力插……用力插……」

  美艷的洛凝此時已不復以往端莊賢淑的模樣,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渴望有人能滿足她內心情慾的饑渴怨婦,不知羞恥的叫著、抓著、撓著、咬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感覺自己快死了!以往的性生活沒法達到的頂點,現在居然在和這個下人的交媾中,這麼簡單就體驗到了,實在是太讓她沒法想像了。

  她終於體會到了閨蜜對她描述養面首時那一臉沉醉表情的背後的東西,在這一刻,她不管了!什麼羞恥尊嚴,統統見鬼去吧!她愛這種感覺,這才是女人應該有的生活。洛凝的淫水從桃源洞口不斷地往外流,沾滿了蕭峰稀疏的陰毛,緊密的陰道夾得蕭峰痛快得直叫。

  蕭峰看著身上被他肏得死去活來的女主人,顯得無比驕傲,每一次雞巴的抽插都賣足了力氣,用盡了花樣去碰撞洛凝的花心,憨厚的臉上顯出一股男人在床上征服女人時特有的昂揚神態,蕭峰為能在床上這麼輕而易舉地征服了洛凝感到無比的得意。

  「喔……洛小姐,我愛死你了……嘶……哦……凝夫人的小穴好緊……夾得我好舒服……」蕭峰這麼露骨的讚美著,加上「噗滋……噗滋……」性器交合時發出的聲音,讓洛凝聽得情慾高漲,只見她不停地擺動著健美俏臀,肥美飽滿的陰唇緊緊地咬著蕭峰的雞巴,每一下的交合都盡力讓蕭峰的雞巴深入至最頂點,令蕭峰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興奮感。

  蕭峰不斷挺動著下腰,揮動大雞巴來迎合女主人的浪穴,一雙祿山之爪也不甘寂寞的把玩著洛凝美麗高貴的胴體,尤其是不停晃動的大奶子。下體越肏越舒服,雞巴抽插著洛凝的肉體,一再狂野的抽動著。

  此時此刻洛凝高貴的身份帶給蕭峰特殊的刺激,而蕭峰低賤的出身則讓洛凝感到別樣的快感。禁忌的刺激使兩人更加大聲地叫喊出彼此的感覺,淫浪的叫喊中,此時一切的禮教人倫都只是狗屁,肉體的歡愉、情慾的舒緩才是這對淫男蕩婦所關注在意的。

  「喔……夫人……你的奶子又美又大……真是人間尤物……」禁忌的快感讓兩人放下了尊卑,蕭峰的說話也愈發隨意,他一邊把玩著洛凝那豐滿的乳房,一邊誇耀著。而洛凝此時媚眼如絲、櫻唇微開、嬌喘連連,原本被玉簪扎著的頭髮早被她披散在肩頭,隨著她身體的起伏,更增添這一種狂野的美感。

  「天呀……好舒服……感覺……好……好痛快……好美啊……喔……要……要……哎喲……我受……受不了了……喔……喔……爽……爽死我了……」
  高潮還在繼續,如果說一開始感覺高潮迭起是因為初次體驗這條讓女人驚喜滿意的大雞巴所帶來的心理作用,那麼在經過床上大戰下,洛凝真的徹底被這根寶貝給迷住了了,真正體會到夢想中那種高潮不斷的感受了。淫水、陰精一股股的噴湧著,甚至都有些失禁了,這種讓她舒服滿足而又喪失心理和生理機能的性交,給了她一種彷彿即使因為交媾而死也心甘情願似的感覺。

  隨著近半個時辰的策馬奔騰,洛凝只感到一股酥麻難忍的感覺從下身傳來,然後緊接著剎那間從花心洩出大量的淫水,這陣熱浪的沖擊終於讓身下的蕭峰也招架不住了,大量滾燙的精液從龜頭狂洩而出,因亢奮到了極點,似乎連心臟都要停下來了。

  蕭峰本能的捉著洛凝的腰,盡可能地把她的臀部壓下去,好讓雞巴插在陰道更深處射精。同樣的洛凝也緊緊貼著蕭峰的小腹,享受著那熱浪的衝擊,肉穴也正不停地擠壓著雞巴,似乎想把蕭峰所有的精液都吸到體內,也不去考慮射入的精水是否會讓自已懷孕。

  當一切結束之後,洛凝慵懶的趴在蕭峰身上,兩人輕輕相擁著,蕭峰大膽的親吻著香汗淋漓的洛凝,一隻手幫她撥弄著凌亂不堪的濕答答秀髮,另一隻手則撫摸著她光滑雪白的肉體。

  射完精的肉棒在洛凝的蜜穴中慢慢變軟,然後被她那緊實的陰道擠了出來,發出「噗」的聲音。緊接著,一股乳白色的陽精從洛凝的蜜穴中緩緩流出,順著她潮濕的下陰流到了蕭峰的身上……

     ***    ***    ***    ***

  蕭峰看著躺在自己胸前這位國色天香的美人,心裡面不禁再次不可置信的想著:『我這是在做夢嗎?我竟然幹了三哥的女人!』這一切對於蕭峰來說太不真實了,但事實上他的確幹了林三的女人,這讓他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種自豪感,「就算當面首又如何,這麼美麗的女人。」看著胸前慵懶的女人,蕭峰發出仿若夢囈般的聲音。

  蕭峰將洛凝輕輕的放在一邊,然後坐了起來,看著旁邊這個美艷高貴的女主人,此時洛凝杏眼微閉,緩緩地喘著粗氣,赤裸、凹凸有緻的性感胴體大刺刺的暴露在蕭峰面前,胸前兩顆雪白的乳房隨著呼吸起伏著,小腹下的陰阜因為剛剛的狂風暴雨而顯得愈發白嫩起來,濕潤的穴口微開,鮮嫩嬌紅的陰唇像花瓣綻放似的左右分開,似乎誘惑著蕭峰去再度插幹。

  蕭峰瞧得是直吞口水,回想剛剛洛凝跨坐在他身上時那副呻吟嬌喘、俏臀直搖時的騷浪模樣,使得他洩精後垂軟的雞巴又再度充血昂揚。之前他已經決定要成為洛凝的面首,所以讓洛凝離不開他是現在要做的事情,趁著洛凝還沒反應過來,蕭峰「餓虎撲羊」似的將洛凝壓在柔軟的床上,張開嘴溫柔地吸吮她那紅嫩誘人的奶頭,手指則伸往她雙腿間來回撫弄著,接著將中指插入洛凝的蜜穴裡,一撥一撥的摳弄著。

  洛凝再度被挑逗得渾身酥麻,嬌吟陣陣:「唔……唔……喔……喔……」面對蕭峰的突然襲擊,洛凝心中不禁又驚又喜,沒想到蕭峰的回復力竟會如此快!
  看著洛凝並沒有反對自己的大膽,蕭峰遂回轉身子,與洛凝形成頭腳相對的69姿勢,他整個頭直接埋進洛凝的大腿之間,滑溜濕黏的舌尖靈活地探索那塊濕潤的禁地,挑逗著那顆紅嫩勃起的陰核,「哎喲……死相……你這個壞人……奴家……要被你玩死了……」弄得洛凝的情慾又開始高漲起來,淫水泛濫。
  洛凝的身子在蕭峰挑逗下酥麻得不能自己,面前又驟然出現一根兇猛的雞巴在左搖右晃,於是不加思索的張開性感小嘴一口含住,然後頻頻用柔軟的舌頭舔吮著。洛凝吹喇叭的技術剛剛蕭峰便已領教過一次,果然沒多久,蕭峰只覺得自己又要繳械了,他急忙抽出浸淫在洛凝嘴裡的雞巴,轉身面向雙頰暈紅的洛凝。
  對於蕭峰的突然坐起,洛凝當然知道為什麼,她輕撇朱唇,杏眼中帶著挑釁和勾魂的媚意,似乎在嘲笑著蕭峰的不堪。這讓蕭峰覺得十分不滿,他跪在洛凝的雙腿間,左手撥開她那兩片鮮紅濕潤的陰唇,右手握著自己又粗又大的雞巴頂住穴口,然後用龜頭上下來回劃著凸起的陰核。

  片刻後,洛凝便被慾火挑逗得下身空虛難耐起來:「喔……你別再玩了……我……我命令你……快插進來……嗯……」蕭峰的挑逗讓洛凝有些不滿。

  「講幾句淫蕩的話來聽聽,要是我滿意了,小人的這個大寶貝才送給凝夫人你。」對於洛凝的態度,蕭峰絲毫不在意。

  洛凝心中真是又羞又氣,嬌嗔道:「人家剛剛身子都給了你了,還……還這樣戲弄我。」

  「把心中真正淫穢的想法講出來,等一下幹起來會更爽喔!」蕭峰像一個誘唆犯一樣在一旁緩緩地誘導著。

  洛凝無奈之下,只好羞紅著臉一字一句的慢慢講出來:「好啦……好啦……唔……蕭峰……快……快點兒幹我,人……人家騷浪的小穴好想讓你的馬屌……幹它……操它……」洛凝越說越小聲,後面幾個字更是有若蚊鳴,細不可聞。
  聽了洛凝的話,蕭峰二話不說,手握雞巴對準洛凝那濕淋嬌紅的花瓣中間用力一挺,「噗滋」全根盡入。再次佔有了美艷的女主人,他同時雙手抓著洛凝的玉足,打開她的雙腿,開始淺深有度的強耕洛凝那塊肥沃的良田。

  很快,洛凝便被蕭峰的大寶貝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臉嫣紅、欲仙欲死,小穴裡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亂顫。心防大開的她再無顧忌地大聲呻吟起來,好在洛凝住在郊外避暑莊園,來時只帶著寥寥幾人,而這寥寥幾人此時早已被打發走了,也不怕外人聽到。

  「唔……好……好人……你太厲害了……唔……重……重些……美死了……再……再深一些……哦……本小姐……本夫人……太……太舒服了……哦……上天了……要死了……」洛凝雙手緊抓著床單,豐盈的俏臀不時上下扭動來迎合蕭峰強而有力的攻擊,她不時仰頭將視線瞄向蕭峰那根粗壯的大雞巴,看著他兇猛地進出自己的身體。

  「好奴才,奴家這樣……這樣把腿……叉開的讓你操,喜歡不喜歡?喔……姐姐被你弄得流了多好水哦!啊……好人……姐姐給你……肏死了……再來……再深一點……別逗弄人家……哦……哦……美死了……」

  正在興頭上的蕭峰聽到洛凝淫蕩的話語,心中滔天的淫慾更是無法控制,大雞巴像夯樁般在洛凝的下體飛快地抽動著,也不禁興奮的叫道:「夫人……洛小姐……您的肉屄好熱、好緊……夾得我的雞巴舒服極了……您真的令人銷魂……我會努力讓您更加滿足的……早知道當夫人的面首有這麼美,喔……我早就來幹你了……」

  洛凝躺在下面拋送媚眼輕笑道:「哼……沒想到……嗯……你這個奴才……外表憨厚……裡面都是……嗯……哈……壞水……」

  抽插間,兩人肉與肉撞擊的「啪啪」聲和淫水流動的「唧唧」又成了瘋狂的樂章。蕭峰沒有回話,反而摟起洛凝的腰讓她直起身子,洛凝雙手攬住蕭峰的脖子,雙腿緊緊纏住他的腰,而蕭峰則扶住她兩瓣圓滑的屁股托起放下,雞巴上下抽送起來,直抽直入。

  洛凝昂起頭,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著男人的動作,烏黑的頭髮隨著身體起伏上下飄動著,下體的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地從她的穴門深處流出,順著蕭峰的雞巴和蛋囊一直不停地流到床上。

  看著她陶醉的樣子,蕭峰問道:「夫人,喜不喜歡小人幹你?」

  「喜……喜歡!你弄得……我好舒服!」說到最後,洛凝已媚眼微張,吐氣如絲。

  蕭峰吻住她的嘴,摟住她柔軟的軀體加快抽插速度,「啪!啪!啪……」洛凝猛地掙脫與蕭峰的親吻,櫻聲叫道:「啊啊……我不行了!我來了……」雙手緊抱著男人的頭,雙腿則緊夾男人的腰,屁股使勁一坐,「啊……」一股淫水洩了出來,洛凝又洩身了!

  蕭峰從巨大的男性象徵處感到洛凝那裡好像活了一樣,包圍住雞巴的陰道肌肉不停地收縮顫抖著,熱辣辣的液體一波又一波的沖向的龜頭。蕭峰靜靜的坐在那裡,緊緊地摟著洛凝,享受著她下體的悸動。

  平靜後,蕭峰用嘴擒住洛凝的耳珠道:「夫人,小人伺候得您爽不爽?」一邊說,一邊用手在洛凝光潔白皙的裸背上不停地來回撫摸著。

  「嗯……爽死我了……嗯……好奴才……你好厲害……」洛凝一邊喘著氣,一邊說著。

  「可……夫人,您爽了,但小人的寶貝還沒爽夠呢!」

  聽到蕭峰這麼一說,洛凝這才發覺自己酥軟的私處內那根雄赳赳的陽物依然堅挺著,心中不由又愛又怕,勉力直起身來,看著眼前這張憨厚老實的臉,嫵媚一笑,嗔道:「那換個姿勢再來吧!你先起來。」

  蕭峰聞言一喜,挺了挺身,便將陽具向外拔出,只留下龜頭的前緣還留在陰道裡。在拔出時,肉棒與洛凝私處的勾連讓蕭峰停留片刻後,忍不住再度挺進,屄內的雞巴似乎在這一下更大了,但洛凝卻強硬制止了身下那令人發瘋的抽插:「停……好……蕭峰……你停一下,讓我……讓我在上面,你躺下。」

  蕭峰聞言又是使勁頂了一下,洛凝櫻哼了一聲,又嗔道:「啊!狗奴才……你……想頂死……人家呀?」

  「夫人您太美了,小人一刻都不願離開您。」

  「好啦,讓我在上面……我會讓你知道姐姐是怎樣服侍男人的,會讓你舒服得叫出來的!」

  蕭峰聞言,很聽話的從洛凝嬌小性感的胴體上爬了起來,插在屄內的雞巴順勢脫出,發出「啵」一聲淫靡之音。洛凝的小穴還淫靡的張開著,隱約看見裡面粉嫩的陰壁仍在無意識地抽動著,誘人至極。這無比淫蕩的一幕,刺激得蕭峰原本就挺直的肉棒愈發粗壯起來。

  洛凝在快感中回過神來後看到蕭峰此態,嫵媚的一笑,跟著爬了起來,她撫摸著蕭峰的胸膛說道:「好色的奴才!你躺下,這次換本夫人來姦你。」說完,洛凝身子微微前傾,飽滿的乳房如同熟透了的椰子垂在曉峰眼前,惹得他又是一陣擺弄。

  好不容易再次把蕭峰按在床上,洛凝嫵媚一笑,站起身來,抬腳慢慢地跨騎在蕭峰的腰際,再緩緩地蹲了下去,用一隻纖纖玉手扶住那擎天柱似的陽物,另一隻手以兩手指分開自己粉嫩的穴縫,露出淫液直流的穴口,輕輕坐下去。
  龜頭慢慢入穴,然而洛凝卻停下了下坐動作,又抬起屁股使龜頭退了出來,接著還是緩慢套完龜頭後又抬身。如此幾次以後,蕭峰只感到感覺龜頭上好像有千萬隻螞蟻在爬一般奇癢無比,他欲往上挺動陰莖,洛凝卻以同向移動,穴兒始終只套下龜頭就離去。

  失落的感覺令蕭峰不禁求道:「夫人,小人好想要啊,求您坐下來吧!雞巴好漲啊,想要夫人穴兒來夾夾它呀!求求您……」

  「啪!」洛凝一巴掌打在蕭峰欲摟向自己纖腰的手,笑吟吟的道:「你手別動!好奴才,舒服嗎?」

  「夫人啊,小人快漲死了,求您用穴兒套住它吧!求求您……好難過呀!」蕭峰哭著一張臉,看著一臉狡黠的洛凝。

  「呵呵,看你還敢不敢欺負奴家了。」她指的是蕭峰之前故意在穴口研磨而不插入的事。

  「我再也不敢了,夫人,求您坐下來吧!我想要夫人的穴兒……我不敢了,不敢了……」蕭峰一臉示弱的表情。

  「這還差不多……注意噢,我來了!」看著蕭峰示弱,洛凝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屁股向下一沉,「噗滋~~」整個雞巴全部套入到了小穴中。

  「哦嗯……爽!」、「哦喔……舒服!」全根盡入後,蕭峰和洛凝同時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

  洛凝在蕭峰的陽物完全沒入自己的嫩穴後,開始慢慢前後擺動像水蛇般的蠻柳腰,享受著陽物直頂花心的快感,同時她也用嫩穴裡的嫩肉使勁地夾住蕭峰的陽物。柳腰輕擺的洛凝,更不時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好……好奴才……舒……舒服嗎?啊……」

  蕭峰感受到洛凝火熱的嫩穴緊緊地包裹著自己的陽具,抬起頭來看著原來高貴驕傲的女主人正用她的騷穴主動套弄著自己的雞巴,也感覺到自己的雞巴正被眼前的女人那充滿著黏稠淫水的嫩肉纏繞住,而且不光只是緊緊地纏繞著而已,而是蠕動般的將雞巴往子宮深處吸吮進去,這種的強烈快感、視覺與觸覺的雙重刺激,更讓他血脈賁張了。

  「啊……凝夫人,您的穴兒怎會變得這麼厲害?把我夾得好舒服!」

  「哈……怎麼樣,奴家厲害吧?」洛凝得意一笑,雙手按在蕭峰的胯骨上,肥臀一下一上套弄了起來,只聽有節奏的「滋~~滋~~」性器交媾聲響起來。
  香汗淋漓的洛凝拚命地上下快速抬動身子,就像騎著一匹正在不斷跳躍的野馬,身體不停地上下顛簸、套動著,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烏亮的秀髮隨著她晃動身軀而四散飛揚,她快樂的浪叫聲和雞巴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淫水聲正不斷地交響著,使人陶醉其中。

  蕭峰直盯著自己粗大的雞巴在洛凝那兩片肥美的陰唇中進進出出的樣子一會後,才抬頭看著正飛舞著散亂秀髮與春情蕩漾的洛凝雙眼,還有著額頭冒出一粒粒豆大的香汗。

  洛凝急促的喘著氣,香舌不時的舔著上唇,豐滿的乳房更是隨著身體上下亂搖,吸引了蕭峰的目光,讓他忍不住一把抓住那擺動的奶子,隨著上下的節奏用力地捏揉著。

  「喔……好爽……大雞巴奴才……幹得奴家好爽啊……啊……奴才的雞巴好大……啊……幹得奴家美死了……啊……啊……你的雞巴好厲害……啊……我被幹得快溶化了……啊……我要幹到死……啊……爽死了……」

  洛凝的污言穢語越來越熟練了,配著她那騷媚入骨的呻吟,讓蕭峰意亂情迷起來,他鬆開正被他揉捏得變形的奶子轉為抱住洛凝的纖腰,開始為她使力,加重她一上一下的力度。

  整個大龜頭被舐、被吸、被夾、被吮,舒服得全身顫抖,於是蕭峰更加用力往上挺迎合洛凝的套弄,這怎能不叫二人爽得死去活來呢?兩人配合真是天衣無縫,舒爽無比,整個臥房裡充滿了一片春意,除了性器交合時的「噗滋、噗滋」聲,就只有床上那對姦夫淫婦的浪叫聲而已。

  洛凝被蕭峰幹得失了心魂,整個人像是要溶化一樣,嘴裡情不自禁的叫著:「啊……受不了啦……喔……大雞巴肏我……喔……用力幹……幹我這淫蕩的女人……啊……再深一點啊……用力幹……啊……好人……快用力幹奴家啊……哎呀……好人……玩死奴家了……我又要來了……要……要洩身了……親人……好人……喔……我要死了……啊……啊……」

  「凝夫人,我也爽死了!我們兩人一起升天吧!」蕭峰說完也開始猛力挺動腰部,每一下都是直幹到底。

  「啊……盡管射進來吧!我……要為你生孩子……」洛凝雙手緊抓著蕭峰舉起的雙手,身體反射性的向後仰去,同時一聲嬌啼,小穴猛然吸住蕭峰的分身,穴內抽筋似的顫抖了幾下,湧出一股溫熱的淫水直洩而出。蕭峰的龜頭也不甘示弱的射進大量熱呼呼的精液,注滿洛凝那飽受姦淫的蜜穴裡。

  洛凝的嬌軀無力地癱軟下來,渾身仿若無骨一般,一動不動,嬌喘如牛,任憑交合處的濃稠淫液汩汩而流。床舖上混合著兩人的汗水、淫水跟精液,望眼看去是一片狼藉。

  至此,林府的四夫人,金陵赫赫有名的第一才女就這樣被蕭峰的大雞巴給征服了,香汗淋漓的她像隻溫馴的貓咪般趴在蕭峰結實的胸膛上撒嬌道:「以……以後,你就是本夫人的奴才了,一定要聽我的話,知道嗎?」

  雖是征服了洛凝,但蕭峰自已又何嘗不是臣服於洛凝的石榴裙下呢!聞言連忙表著忠心:「凝夫人,這個自然,小人以後一定會好好服侍你,今兒小人可還以繼續嗎?」

  洛凝聽了,俏臉又是一紅,通紅的下體卻又不自禁的酥癢了起來,「快中午了,下午再說吧,不然會被人發現的。」理智最終戰勝了慾望,洛凝柔聲對蕭峰說道。

  「也好,下午小人從後門進來吧!」蕭峰想了想,同意道。以他對三哥的瞭解,這姦情一旦事發,他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    ***    ***    ***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是蕭峰此時的心情,匆匆吃罷飯,蕭峰便跟作賊一樣向林府在金陵郊外的房子走去。這房子說來其實是洛凝的私產,除了她,平時沒什麼人去,卻是個偷情的好地方。

  天氣一如既往的炎熱,此時位於郊外的林府別院十分安靜,大門緊閉,偌大的宅子仿若鬼宅一般。蕭峰匆匆向後門走去,進了後院,關好門,便急匆匆的向洛凝的小院走去,初時他還小心翼翼,後來膽子大了,便直闖進去。

  大刺刺的推開房門,便見一個身著大紅旗袍的女子坐在洛凝臥房的小廳內,蕭峰不由心中一緊,正欲思索對策的時候,看到那女子回頭,方才長吁一口氣:「嚇死我了,我以為是……」說到這裡他猛然醒悟,便停了下來。

  「你以為是誰?」洛凝落落大方的站起身來,走到蕭峰面前,杏眼含媚的問道,然後自顧自的在蕭峰面前展現著自己的新衣服。

  「好看嗎……呀!」還不待洛凝說完話,蕭峰便粗暴的向前,將洛凝雙手扭向身後,將她推到小廳的桌子上,一手拉下褲子,然後撩起洛凝旗袍的裙襬,方才發現她的下身空無一物,心內不由得一喜,舉槍便刺。

  「狗奴才……啊……怎麼突然就插進來了?你要捅死我了……」洛凝還待反應時,蕭峰便已經從背後狠狠地插入她的穴兒中,她正要回頭責怪,卻迎上蕭峰的熱吻,唇舌交戰,她已經扭腰迎合起蕭峰的抽插了。

  「夫人,您的胸部好像又大了。」

  「喔……還不是你揉大的……唔……你慢點……」

  「夫人,你那裡還是好緊。」

  「明明是你……嗯……太粗……得了便宜還賣乖……哦……」

  「夫人,屋裡這麼熱,外面又沒人,不如……」蕭峰整個身子趴在洛凝的身上,吸吮著她較小的耳垂。

  「狗奴才,奴家被你這樣作弄……哦……以後怎麼見人啊?」洛凝回頭嫵媚的瞟了蕭峰一眼,惹得蕭峰下體又是一陣挺動。

  「夫人罵我是狗奴才,那夫人不就是母狗了?再說,看我怎麼懲罰你!」蕭峰說完,便猛地一把將洛凝的旗袍扯下,面對面將洛凝抱在懷中,雙手緊緊托住洛凝的香臀,不斷聳動著下體向外走去,惹得洛凝一陣嬌嗔。

  在這一下午,蕭峰射了又射,不停地射向倫理禁忌的深淵。而洛凝則不停地在蕭峰的雞巴上聳動著,紅紅的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更是在意亂情迷之下將自己的後庭花給了蕭峰,那宛若新婚破瓜的痛感夾雜著舒爽,竟然讓洛凝在光天化日之下失禁了。

  在之後的日子裡,蕭峰和洛凝像饑渴的野獸一樣享受著性愛的狂熱,而洛凝在兩人私下的時候,愈發放開起來,光滑的胴體上常常只罩了一件簡便的衣物,內裡統統不穿,在各種沒人的地方迎接著蕭峰肉棒的突擊,她的子宮、小嘴、奶子、後庭、玉手玉足……胴體到處都曾留下蕭峰的痕跡。

  此外,兩人也對彼此的旺盛性慾與生理回復力感到驚嘆。常人哪能在一埸床戲上一戰再戰呢?吃了藥也不一定做得到……使得兩人均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覺。

[ 本帖最后由 tgod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