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黄蓉-母妻】 (黄蓉由母成妻记)( 1-10章)作者:love柳暗

时间:17-10-13 04:09:15
字数:12077


  ***********************************
  写在前言的话:在武侠色文里,黄蓉是被描写的最多的一位。我差不多全部看了有关她的色文。说实话,感觉有点揪心。我不知怎么回事,看到有关绿母,绿妻,那种原本很清纯、贤惠的被调教的文章,心就一紧。不是说我不喜欢这类文章,只是不喜欢它们的结尾。我喜欢那种带点「正能量」的,就拿黄蓉来说,给我印象深刻的,有这几篇——《名妓黄蓉传》《黄蓉堕落史》《郭夫人落难史》《笑傲神雕之狗尾续貂》,《名妓黄蓉传》就给我「正能量」的感觉,她因为女儿被长春四老擒获,去救女儿没想到羊入虎口。在被用女儿性命威胁,春药刺激下,渐渐被开发出了淫欲,然后被调教成蓉奴。和狗兽交,妓院卖淫,被几千蒙古兵轮奸,被霍都任意玩弄。如果是这样,她的一生就只会在蒙古兵内当军妓,被人任意狎玩。可是最后她最后用迷魂大法控制了彭长老,搞定了长春四老,毒死了玩弄过她的蒙古兵。找到在妓院卖淫的郭芙,用移魂大法让她忘记了这段记忆。这种结局是其他黄蓉色文里没有的。我一向认为,一篇好的故事要有心理和剧情描写,不是几段肉戏就可以搞定的。有时候,脑袋突然蹦出几个画面,就想写一遍关于黄蓉的文章。可能你们看到这个题目,就已经猜到了故事要讲的是什么。但我告诉你,过程没有那么简单。好了下面进入正题,由于本人第一次写文章,如有不足之处还请见谅。

  ***********************************
                第一章

  天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景物已经模糊的不可辨认,在视线的尽头涌起一片高大的黑影,如一尊洪古巨兽般的横亘在在眼中。走进一看,这是一座宏伟的城池,青灰色的岩石构建起了四丈高的城墙。城墙东西南北方矗立着四扇大门,上面写着「襄阳」。城墙内井字形的街道把整个城池分成一块块面积相等的区域,街道两旁酒楼,茶馆鳞次栉比,人流不息。

  在这繁华之下有股压抑,从那城墙上面站满时刻严阵以待、如临大敌的士兵就可以看出。他们一个个鳞甲鲜明、刀箭悬腰、不怒自威,望向北方的目光时刻保持警惕。

  「这么晚了,那帮蛮子应该不会来了吧。」其中一个士兵揉了揉有点酸痛的眼睛说道。

  「哈哈,小五子,这才第一天的时间你就受不了了!这以后的日子啊还长着呢!」那个叫小五子的旁边一个粗犷大汉笑道。

  「你是不是有小相好啊,这么急着换班?」旁边的人忍不住加进了他们的讨论话题。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听他们这样说,小五子顿时急红了眼,连忙辩解道。

  「哈哈,别装了!」

  「就是就是,肯定有。」

  「什么时候让我等认识认识?」

  「是不是已经滚到床上去了,味道怎么样啊?」旁边的人看到小五子窘困的模样,说的更加起劲。

  看到这,小五子急得都快哭了。

  「好了好了,别开小五子的玩笑了,你们难道忘记上一次的教训了吗?所以别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旁边一个老成的士兵看不下去了。

  听他这样说,那些人都沉默了下来,仿佛上一次的事情给了他们很沉重的心理压力。没了这些人的喧哗,此时空气仿佛都沉寂了下来,一个个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小五子是在受不了这死寂的环境,他宁愿像刚才一样大家又说有笑,即使他们是在开他的玩笑,可是自己心中不会这么烦闷。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老王哥,我是新来的,上一次到底怎么了?」

  听他这么一问,旁边几个人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就好像脖子被人提捏着一样,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那个替他解围的老王哥听到他这样问,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那一天比今天更晚,而且连日来都不见蒙古国那边有什么动作,大家就逐渐松懈了下来。而且当时天又黑,马上到了换班的时间。警惕心就更低了。」随着老王的悠悠的声音的响起,他自己仿佛回到了两个月前的那一天。
           ************

  「妈的,今天右眼皮直跳,难道要走桃花运?」

  「哈哈,老王,你是不是好久没碰过女人了?可千万别憋出病来。马上换班了,去窑子喝几杯?」老王旁边的人边走边笑道。

  听到旁边人那样说,老王也放松了下来。只是心中还隐隐有些不安,好像今天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

  「快走,别磨蹭了,到时晚了,姑娘都被别人挑走了!」旁边人见老王呆在原地发傻,忍不住催促。

  老王说:「你说那帮蛮子晚上会不会偷袭啊,我总觉得今天心神不宁。」
  「你还真是杞人忧天,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你怕什么,你不走我们可走了啊!」

  「可是我们也不应该放松警惕啊!」

  「真受不了你,既然这样,你就一个人留下了吧。」

  「别别别,我这就来了。」随即自嘲般的摇了摇头,连他自己都觉得蒙古兵今天不会来犯。老王看着他们一个个走下城墙,连忙慢跑了过去跟上了众人的脚步。「可能是这几天神经绷得太紧了吧,要好好找个娘们发泄一下。」他在心里想到。

  他们走下城墙一会儿,隐隐之间感觉到大地在震动。「怎么回事?」他旁边的人面面相觑。

  逐渐的震动越来越大,隐约间马蹄声在他们脑中响起。

  「马蹄声?不会这么霉,被我说中了吧!」老王自言自语道。

  他们慌忙跑上城墙,只见黑暗之中人头攒动、万马奔腾,像一股黑色的海浪冲击礁石一样朝城墙涌来。「快,响警报!」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老王连忙跑到一面铜锣旁,拿起锣槌狠命的朝上面抡了三下。

  「铛!铛!铛!」三声刺耳的响声在这个已经黑下来的夜晚显得尤为突兀。
  城池内顿时灯光通明起来,比较安静的夜晚也开始吵杂起来,许多原本睡下的人连忙起身,披起衣服赶到街道。

  「是蒙古人打过来了!」人群中有人尖叫道。顿时有的人双腿发软,恨不得马上逃走。已经嘈杂的街道慢慢混乱起来。

  城墙上的士兵见黑暗中的人马越来越近,急忙开弓射箭,如雨般的箭林让下面的人发出一声声沉闷的惨叫。可是黑暗中的人马丝毫不为所动,仍旧带着一股狠劲朝城墙冲击过来。上面的士兵闷头开弓射箭,他们不期望这能打退敌人的进攻,只是希望能延缓他们的进攻节奏。

  黑暗中不断有人倒下,但对于如此庞大的敌军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损失。他们在付出轻微的代价后终于来到了城墙底部。一些人马上拿出盾牌组成盾墙,但还是时不时有人被空隙中射出的箭夺去了性命。另外几组人拿出了云梯,靠在城墙上。马上就有人顺着云梯往上爬。

  上方的士兵拿出石块、热油往下倒。还不时把云梯翻下城墙。现在弓箭在近距离已经发挥不出太大的威力了,他们只能拿出身边可以得到的东西来阻挡敌人的进攻。但在人潮的敌军中,他们就像一艘艘被怒涛掀翻的小船。

  敌军最后还是登上了城墙,惨烈的肉搏战由此张开。铁器撞击声、怒吼声、惨叫声夹杂在一起。城池里的人看到敌军攻上了城墙「完了,完了……」的喃喃声响成一片。敌军首领见到他们一方占了优势,大声叫道:「兄弟们,攻下襄阳的功劳终于被我们得到了,回去大汗一定会重重的有赏,我们杀光这里的士兵,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带走城池内的男人,永世为我们的奴隶;抢夺这里的女人,永世为我们发泄欲望的工具。杀啊!」本就已经如狼似虎的蒙古军更凶狠了。

  「我们不可能赢的,还是跑吧!」守军中终于有人放弃了抵抗,扔下了武器朝后方逃跑了。这个念头就像瘟疫一样,传染了一大片人。「铛铛铛!」武器被抛弃撞击地面发出的响声连成一片。这样下去,失败只是早晚的问题。城池内的人绝望了,他们可能也预料到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结局。

           ************

  讲到这里,老王仿佛从回忆中回到了现实,他紧闭着嘴,身体在颤抖着,仿佛就和那时候城池内的人一样绝望。旁边的人也发出一声声叹息。他们其中有些人没有经历过上次的血战,但从老王的话里,他们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惨烈。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襄阳城还在我们手中啊。」小五对下面的故事很感兴趣的问道。

  听到这么问,老王逐渐恢复了生气,他挺了挺腰杆,脸带激动之色的说道:「就在我们绝望的时候,郭大侠和黄女侠带着援兵赶到了。」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郭大侠和黄女侠把他们打跑了。」小五非常兴奋的叫道。

  「哪有这么容易,我还没讲完呢。郭大侠和黄女侠纵然武功超群,但是在几万大军中,也有力竭的时候。就算蒙古兵站在那里不动,也不知道要他们杀几天呢!」

  「那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你就别卖关子了。」小五催促道。

  「是你这个小鬼自己把我的话打断的,现在倒埋怨起我来了,在插嘴,我可就不讲了。」

  「好好,我们保证闭嘴,你继续。」旁边的人早就心痒难耐的想知道过程,一个个拍胸脯保证。

  老王又慢慢的陷入了回忆。

           ************

  就在大家绝望的时候,他们的后方开来了一对人马,正是他们的援军。
  尚在抵抗的守军顿时大叫:「我们坚持住,援军来了。」援军终于与敌军战斗到一起。但先前逃跑的那些人根本不认为有了援军能改变这个结局。他们还是向后撤去。

  援军领头说道:「你们给我回来,军人哪有不战死沙场之理,你们都想当懦夫吗?」

  逃跑的人脚步依旧没有停缓。

  只听见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别说了,靖哥哥,兵败如山倒,你这样是留不下他们的,让我来吧。」那个女声继续响起,「你们逃吧,没有人会耻笑和责怪你们,毕竟在死亡面前,恐惧是人的本性。你们可以把你们的恐惧和懦弱带给你的亲人,你的父母、妻子或者孩子。他们也会像你们刚才一样,因为恐惧而一辈子活在绝望之中,就算你的亲人不在襄阳,但那一天迟早会到来。让他们永远作为蒙古人的奴隶。你们愿意吗?」

  逃跑的人顿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愿意吗?这就是我要的结果吗?」他们心里想到,我逃回去了,或者迎接我的不是欣喜,而是父母的悲伤,妻子的失望。
  我一直是孩子的英雄,当他发现我当了逃兵,或者他们心中的父亲只是一个懦夫吧。

  城墙上的女子见大家停下了脚步,大叫道:「那么,就让我们为了我们的守护一战吧。或许会死,但我们在他们心中的会是最高大的存在。」

  「为了亲人而战!」「为了亲人而战!」一道道怒吼声响起,那些逃跑的士兵重新拿起武器,他们的斗志前所未有的激昂。

  蒙古军懵了,怎么刚才一群懦夫变成了不怕死一般的存在。

  战斗逐渐白热化了。在抛弃了恐惧之后城墙的守军咬紧牙关像敌军杀去,他们不能退,因为他们是城池里面人的希望,城池里面也有他们的亲人和守护。
  在悍不畏死的守军冲击下,蒙古军终于发出了撤退的命令,他们明白今天的计划失败了,可是又如此的不甘。只差一点就要成功了啊!

  那位女子也适时发出了命令:「穷寇莫追,军医速度救治伤员,其他人继续守城,防止敌人去而复返。」

  「我们赢了!」喜极而泣的声音从原本绝望的人群中响起。

           ************

  「过程就这样了!」老王打断了那些还沉浸在故事里的人。其他人顿时激动了起来,那个黄女侠讲的话真是慷慨激昂啊。

  「郭大侠夫妇俩可是我们襄阳的守护神呢!要不是他们,襄阳城早就被那个昏庸的吕文德丢了。」

  「就是就是,黄女侠不仅武功超群,就连智慧、谋略也是一等一的,她外号可是『女诸葛』呢。」

  「你们是不是少说了一样啊!黄女侠的身材和容貌才叫迷倒众生呢!」
  「恩,确实,郭大侠能娶到这样的妻子真是让人羡慕啊!」

  「郭大侠自己也很好,他明理尚义,武功绝顶,做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更是不摆任何架子,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听说郭大侠还是蒙古人呢!」

  「哎,你们看过黄女侠吗?」「我看过一次,那时真把我惊呆了,就好像一个仙女圣洁般的让人不可侵犯。」讲到黄女侠,整个人都陶醉了。

  一群大男人虽然在热烈的讨论一个女人,但他们语气中没有丝毫亵渎之意。
              下一章肉戏开始

                第二章

  在襄阳城的中心,有一座府邸。它没有什么雕梁画栋,就仿佛普通的人家一样。但是普通百姓走过这里,总会带着尊敬和狂热。仿佛里面有他们膜拜的神。
  这是襄阳城的议事大厅。单单如此,也不会令他们显出这样的神情。因为里面住的是他们心中的郭大侠和黄女侠一家。

  此时议事大厅坐满了人,进门两边坐满了身穿铠甲的将军和官服的文官。上首坐了一男一女,下面的人却没有露出丝毫不满,仿佛那两个位置非他们莫属。
  「好了各位,既然人已经到齐,那我们就开始吧。」一声响亮的男声打破了宁静。开口的正是上首的那位男子,他大约不到四十岁,一张完全北方的脸,浓眉大眼,一张如刀刻出来刚棱冷硬的容颜,威猛、有力、目光如炬,浑身蓄满爆发力。

  再看他旁边的女子,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娇媚无骨入艳三分。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这几句是抄的),真是一个绝色女子。

  这一男一女正是城中百姓所说的郭大侠和黄女侠。郭大侠姓郭名靖,旁边就是他结发妻子黄蓉。他们镇守襄阳已经几年有余,面对猛兽般的蒙古军队竟然还守住城池,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他们。

  「经过上次的偷袭,蒙古军近期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但是也绝不能掉以轻心,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郭靖说道。

  下方一个将军说道:「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们的士兵天天紧绷着一根神经,如此下去,恐怕还没打仗,他们自己就垮了!」旁边的武将和文官都点头称是。

  「确实如此,等待恐惧的来临才是最恐惧的,也是最折磨人的,我已经派出几路斥候到前方打探,一有动静,我们会马上知道。另外守城的士兵在晚间轮换时间缩短,保持他们的警惕心。」黄蓉说道,「另外上次新招募的士兵也要加紧训练,他们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鲜血。在战斗中,只会是无辜的伤亡。」
  她清婉动人、黄莺出谷的话音刚落,下方就交头称赞:「黄女侠不愧为女诸葛,我等佩服。」其中的武将更是应道:「我等马上回去训练新军,绝对会让他们在下次战斗来临之前脱胎换骨。」

  「好吧,事不宜迟,各位将军辛苦了。」

  「我等告辞。」大家见没什么事纷纷离场。几个武将更是直奔军校场「今天开始,可要好好训练上次的新兵,到时在战场上被吓的尿裤子,可丢尽了我大宋的脸面,恩,就双倍训练吧!」军校场的小五子右眼皮一跳「这是桃花运还是蒙古人又打过来了呢?」他喃喃自语道。

           ************

  黄蓉夫妇离开了议事厅,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黄蓉握住郭靖的手:「靖哥哥,这几天你都忙瘦了,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黄蓉见丈夫略显憔悴的脸情深的道。

  「蓉儿,还好有你陪在我身边,为我出谋划策,不然为夫可是守不住襄阳城啊。」

  「可是,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吧,只要问心无愧就好。」说着对着娇艳欲滴的红唇吻了上去。舌头不住在妻子的空腔内搅动,吮吸着她的琼浆玉液。

  黄蓉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双手推开丈夫,脸红说道:「靖哥哥,现在还是白天,人来人往的,被人看到可怎么办?」

  「放心,不会有人来的,我们家的那两个调皮鬼和破虏早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玩了。今天议事也已结束,那些将军和官员不会再找我们的。婢女也被我支开了,这几天把我憋得真难受,我现在已经忍不了了,好蓉儿,给我吧。你看它也忍不住了。」说完抓住黄蓉的手按向裤裆处。

  感受到丈夫那里的「变故」,黄蓉连忙把手收回,一张俏脸泛起了绯红。
  「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怎么还这么害羞!」郭靖说着又朝着香唇吻了下去,另一只手抓住妻子的柔荑按向下体。

  黄蓉见丈夫的坚持,终于不再反对。和丈夫唇齿相接,手上也解开丈夫的腰带,探进去上下抚摸着丈夫的肉茎。她能感受到上面的热度和尺寸,这不禁让她娇羞连连。身体内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让她情欲高涨。她不敢抬头看丈夫,怕他看见自己的羞样。

  郭靖见妻子脸上春潮涌动,媚眼含春,真是我见犹怜。郭靖见她如此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开始脱衣服。一会儿,就赤身裸体了。

  黄蓉看见丈夫下身,顿时轻嗯一声,把头埋进丈夫的胸口。此刻她不像是一个母亲,更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

  郭靖见此,只能把她横抱而起,向他们的床上走去。把黄蓉放到床上,他开始为她宽衣解带,一边含住她的绛唇。

  最后,两人终于赤裸相对。只见黄蓉肌肤圣雪,一对傲人的洁白双峰挺立在胸口,它不只是大,而且又圆又丰润,没有丝毫下垂的痕迹,两粒粉红的乳头矗立其上。平坦光滑的小腹没有一丝松弛,闪着象牙般的光泽。私处洁白整洁,一簇浓黑的阴毛整齐的附在蜜穴红豆上方,其他地方,没有丝毫杂乱的毛发。两片饱满粉嫩的肉唇中间是一条细缝。

  郭靖看到这,不禁有些呆了。他的手落在她的背部,从肩膀逐渐向下滑,动作是那么轻柔,像是呵护一只极精美又易碎的瓷器。他不住的感叹道:「蓉儿,你真美。」

  黄蓉见他这么温柔体贴,也渐渐放下羞赧之心,纤纤玉手主动搂住丈夫的脖子,含娇细语道:「靖哥哥,我可以了。」

  郭靖见此,爬到黄蓉的身上,用手扶住自己的肉茎抵住那微微湿润的花源,在穴口研磨几下,慢慢撑开肉缝插了进去。里面如此温暖、紧致,前进的肉茎仿佛遇到了阻力般停滞不前。郭靖不得不加大力气,逐渐深入,在深入的过程中,那紧蹙的嫩肉紧紧包裹住肉茎,不断的挤压和吮吸。终于插到了尽头,郭靖送了一口气,刚才艰难的前进差点让他缴械投降。实在想不到这是生过三个孩子的蜜穴。

  他缓了一口气,慢慢抽插起来。阴道慢慢适应了体内的男根,不断分泌出滑润的液体。

  黄蓉被丈夫的肉茎插入,也是快感连连。只觉得下身充实异常,自己的蜜穴春水逐渐渗出。「啊,好舒服,酥麻到心坎里去了。」阴道内紧束的温香软肉把丈夫的肉茎紧紧包裹。每一次的抽擦龟头刮过自己的肉避,不停的快感就让她一阵阵轻搐。

  郭靖逐渐加大力气,湿滑的甬道已经不像之前紧闭。只听见「噗嗤噗嗤」的水声开始响起。

  黄蓉顿时脸蛋羞的通红,可是那声音还是一阵阵传到耳朵。

  郭靖的屁股不停的耸动,一双大手按在了黄蓉的双峰之上,不停的逗弄那两颗已经殷红挺立的乳头。快感不停的从下身、乳房传到大脑。让她一阵阵颤栗。
  她不由紧咬贝齿,可是那细细的低吟声还是不断传出。

  郭靖听道,下身耸动的更快,他低下头吻住妻子的耳根,还时不时轻咬。
  「蓉儿,舒服吗?」

  「恩,靖哥哥,好舒服,感觉要上天了!」

  听到妻子的称赞,郭靖不禁更加卖力,每次肉茎都是狠狠的顶到底,手上握住乳房的力气逐渐加大,更是咬住耳垂不放。

  黄蓉三面受敌,耳边传来撕痒摩擦的快感,下身急剧收缩。一股浪潮狂喷而出,透过两个的性器结合处,流到了床上。只见高潮过后的黄蓉朦胧惺忪,腮晕潮红,眼里春情盎然。

  郭靖见此放下妻子,抽出肉茎「啵」的一声,带出一丝丝银色的水线,那刚刚承受了男根的肉唇还在一开一合,像一张小嘴,仿佛要想要被人喂食。

  郭靖躺到床上,对黄蓉招手「蓉儿,到我上面来。」黄蓉媚眼传波,娇恩一声,爬到郭靖胯部,背对着他,脸向房门,双手扶着肉茎。想到刚才它给她带来充实、愉悦的感觉,心头就一阵荡漾。

  她慢慢坐了下去,弄到一半,她就娇喘不已,好像全身失去了力气。郭靖见此,下身猛地向上一顶。「啊!」的一声从黄蓉口中蹦出,那一突然顶,好像把她的心都顶飞了。

  她回过头对郭靖娇嗔道:「靖哥哥你好坏。」可是眼中是隐藏不住的春意和满足。

  郭靖见到妻子如此娇媚。肉茎不觉又涨大了一分。黄蓉队郭靖低声道:「靖哥哥,你的坏家伙又变大了呢!」

  「这可是好东西,否则,蓉儿怎么会这么喜欢它呢?」

  「你坏,坏死了,人家不玩了了」

  听到这娇媚入骨的话语,郭靖又狠狠的抽插了几下。

  「靖哥哥,你下面的东西不乖哦,看我来惩罚它!」

  「我的好蓉儿,你要怎么惩罚呢?」

  「我要将它吃掉!」说完,臀部一落,男根前所未有的深度扎在她的身体深处。可能是被自己的淫话感染,只感觉自己体内的浴火又涌上来了。她不停起起落落,一头乌黑秀发随着身体的起落不断飘散,感觉到男根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就是这样,吃进去把你吐出来又吃进去,我要把你吃的骨肉不存。」她说完,一股兴奋涌上心头,下身又是一股浪水喷溅而出。

  郭靖受此言此景刺激,再也受不了,双手扶住黄蓉的臀部,下身急速耸动,嘴中更是说道:「蓉儿,舒不舒服?」

  「好舒服,靖哥哥让我好舒服,蓉儿还要更多。」

  郭靖再也受不了,他不在忍受自己的快感,一次次用力的把肉茎顶到深处。
  「靖哥哥,蓉儿又要升天了!」子宫喷出一股滚烫的阴精,淋在郭靖的龟头上,郭靖的快感终于累积到极限。

  「蓉儿,我要射了!」

  「靖哥哥,射吧,射给蓉儿。」

  郭靖抽插了几下,肉茎死死抵住黄蓉的蜜穴,肉茎不住的跳动,一股股火热的男性精华冲击进黄蓉的阴道深处。黄蓉被这阳精一烫,浑身一颤,一大股春水又喷在郭靖的龟头之上。受此刺激,郭靖的精液也是一股股的射出,黄蓉的阴道紧紧的夹住丈夫的男根,好像要将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吸进体内。结束了这场肉宴,黄蓉逐渐从刚才有点淫乱之镜中清醒过来。只是这时她分明瞧见一道身影在房门之前,她惊呼一声:虏儿!

              (未完待续)

  ***********************************
  感觉肉戏真的好难写,几个小时才憋出这么一点,以后可怎么办!郭破虏出场了,只是他的路才刚刚开始。不会是简单的推倒的。明天可能还有一章,不然就要到两个月之后了,两个月之后会大爆发的,嘿嘿!

  ***********************************
             [font=宋体]

                第三章

  话说上次黄蓉和郭靖恩爱完之后,郭靖轻轻的抚摸着妻子高潮余韵后的身体,听到黄蓉惊叫了一声「虏儿」。爬起身,捏住妻子的柔荑,不解的问道:「蓉儿,怎么了。」他不明白妻子怎么会突然喊出儿子的名字。黄蓉听到这么一问,顿时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她总不能告诉丈夫,一个疑似儿子的人在门外窥测到了他们的床事。

  她在发现那个人影时,也顾不得檫拭下体,就急忙拉过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娇躯,门外那个人也好像被她那声惊叫给吓走了。

  她缓了缓神,轻声细语道:「靖哥哥,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我们现在家庭幸福美满,一家人和和美美。但是在战争面前,我对家未来有些忧虑。我们现在还年轻,还能为孩子遮风挡雨,但我们老了之后怎么样呢?他们自己能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无忧无虑的生活吗?。」

  「我家的蓉儿永远不会老,永远是这么妩媚娇美。」旁边的郭靖听到她讲到这里,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哎呀,靖哥哥,你就别安慰我了,哪有人能永葆青春!」虽然这样说,
 但还是被丈夫甜美的夸赞话语让嘴角勾起了笑意「你看下我们家的那三个
  孩子,芙儿刁蛮任性、自尊自傲。襄儿秀气文静、明白事理。我其实最放心不下的是虏儿。他老实厚道、不善言辞。他和襄儿是同一天出生的,我这个当娘的都不明白他们两个怎么差别这么大!关键虏儿还有点唯唯诺诺,在别人面前畏畏缩缩。这是我最担心的。」

  听到妻子这么说,郭靖也沉默了下来,他对自己子女的性格也是非常了解,知道妻子说的是实话。「那怎么办呢,蓉儿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在温室里的花朵虽然长得好看,但是一见到风雨就很容易凋谢。我们应该放他们自己出去历练见识下世面。否则,在我们的庇护下,他们永远成长不起来。这对他们只会有害无益。」

  她不知道在她讲这些话的时候,被她那声「虏儿」惊走的人影去而复返,把她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

  「原来在爹和娘眼中,我竟是如此让他们失望」

  门外的人影失神的自语道。他像丢了魂般,拖着自己沉重的脚步向自己房间走去。听到他叫房间里的两个人「爹娘」,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他就是黄蓉嘴中的「虏儿」——郭破虏。

  他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头埋进大腿,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其实他也了解自己,认同父母对自己的说道。可是,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悲伤。自己还是太软弱了。他又想到了今天的事情,今天本来和两个姐姐骑马出去玩,在到达预定地点后,和今天约好的玩伴因为小事争执了几句。郭芙不能容忍被人欺负他,骂走了对方后。也因为今天的出游被破坏,狠命骂了几句自己。

  在刁蛮任性的姐姐面前,他根本不敢辩解一句。就带着满腔委屈打道回府了。
  而两个姐姐因为已经走了这么远,就没有打算马上回去,而是继续选择去就近的地方游玩了。

  他回府后,把马牵回马厩,经过爹娘的房间。他听到娘发出一声声和疼痛有点不同的呻吟声音,他以为娘病了。就伸头从房门往里面一看,顿时看到了让她血脉贲张的一幕。

  他最引以为傲的娘在床上展露出了自己从未见识过的风情。房间内旖旎的风光,娘亲那动情的模样、娇媚的呻吟、成熟的胴体,都给即将弱冠的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他只感觉到下身膨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的程度,他掏出自己的肉茎,感觉上面有股酥麻,他下意识的撸动自己的肉茎。

  看到房间内娘亲上上下下起伏自己的身体,女人的下体第一次展现在自己面前。感觉到有股什么东西从身体里喷薄欲出。尤其是看到娘亲下身的私处不断流出乳白色的液体。这场淫靡的画面,顿时让他呼吸一紧。下身一阵哆嗦,喷溅了一大股和从娘亲私处流出来液体相似的东西。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涌上心头。
  在舒服的兴头上,突然听到娘亲叫了自己的一声名字。顿时慌了神跑了。
  可是那几幅画面在脑中一直回旋,让他顿时有了返回去的冲动。

  「可能娘亲没有发现我,只是随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连他自己都不信服这个理由「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回去在看一下也不要紧。」这种念头一出,马上遏制不住。于是返回去的他听到了那些话。

  想到这里「可能自己真的需要改变什么了。好吧,我明天就和爹娘说要出去见识一番。」他在心中暗暗的决定到。想到自己明天要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想到娘亲可能发现了自己窥测到他们的床事。郭破虏度过了一个无比漫长的夜晚。
  第二天,在爹娘房间外面徘徊了一阵。剁了一下脚,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走进去,刚好爹娘梳洗完毕。

  郭靖见儿子来了说道:「虏儿,这么早来爹娘的房间有什么事吗?」黄蓉也转过头看着他。

  他在昨晚做好的决定感觉卡在了喉咙里。支吾着没说话,把一张略显俊俏的脸憋得通红。

  郭靖笑了:「你这孩子,难道这么早来就是让爹娘看你脸红的吗?」

  黄蓉见儿子今天有点奇怪,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轻声问道:「虏儿,你怎么了,难道不舒服吗?」闻着娘亲满体芳馨,他仿佛又陷入了昨天的那淫靡的画面,顿时脸就涨的更红了。扭捏好好一会,才小声的说道:「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我想一个人出去见识一下襄阳外面的世界。」

  原来从他和二姐出生以来,一直都住在襄阳。黄蓉听到这,脸上顿时羞红恼怒了起来「原来昨天真的是他在外面窥伺」本来还有一点怀疑的心现在完全明白了。

  郭破虏讲出了她的决定,却没听见爹娘的声音。抬头一看黄蓉的表情,就知道娘发现了昨天在房门外的是自己。连忙低下头不敢看她。好在黄蓉知道他的性子不是那种淫邪之人,所以也没有在昨天去找他。但心里总是有点异样。

  郭靖却没多想,他只是认为:自己刚好和妻子讲到他们三姐妹,没想到他自己就已经有了这个决定,反而省去了自己怎么和他谈的尴尬。他和黄蓉对视一眼,看到了妻子眼中的肯定。

  「好吧,那你打算去哪里,我找几个人跟着你。」

  「不用了,爹,如果你找人跟着我,那和在你们身边有什么不同,我还是会潜意思的依赖你们,那我这次出去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他也就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在家多住几天再走吧!」

  「我明天就走」他实在害怕自己好不容易的下定的决心隔几天会烟消云散,
  「爹娘,没什么问题,孩儿告退了。」说着走出了房门。看着儿子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他忍不住问道:「蓉儿,难道真的让他一个人去吗?」

  「放心吧,靖哥哥,我已经有了打算「她之所以支持儿子一个人出去历练,一方面是真的为了儿子的成长。另一方面,则是被儿子窥测到了床事,多少有点不自在。而且,她也担心以后儿子把持不住自己,每次来自己房间窥伺。她知道对一个血气方刚的孩子那是难以禁止的。如果继续让他这样下去,他会慢慢变得淫邪,这是黄蓉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想让儿子去外面见识一下,逐渐淡化昨天发生的事在他脑中的印象。见到妻子如此说,郭靖也就不担心,她知道妻子向来足智多谋。

  「那么芙儿和襄儿呢?」

  「还是让她们呆在家里吧,两个女孩家出去我也不放心,而且芙儿那种性子出去一定会吃亏」黄蓉最后还是想了想道。郭靖也点了点头。

  郭破虏回到房间,虽说他的决心不小,可是还是有些彷徨。毕竟自己以前都在爹娘眼皮底下长大,从来没有经历过风雨。想到明天就要一个人离开家门,心理就想要打退堂鼓。可是想到爹娘对自己未来的担忧,还是咬咬牙静静等待明天的来临。

  「如果明天要走,该去哪里呢?北方肯定不行,那里是蒙古人的天下。
  那就去南方吧」他在心里想好了明天的出行方向。

  第二天早上,他在爹娘和姐姐的目光中踏上了南去的道路。本来郭芙和郭襄听到可以出去历练,他们也嚷嚷着要去。但郭芙一听是自己一个人,顿时就不在吱声。她长这么大,可没离开过爹娘半步。万一出去变得蓬头污垢,那就等于要了爱美的她的性命。郭襄一听爹娘的担心,也打消了这种念头。看着郭破虏的身影最后消失在他们眼中,一家人迈出了回家的步伐。

  ***********************************
  郭破虏骑马骑了半天,太阳已逐渐升高。他沿途找了一家客栈,吃饱喝足,略微休息一下,又开始向南方而去。过了几天,终于走出了襄阳的范围

  「接下来,可就完全靠自己了!」郭府,郭芙撑着手臂,托着香腮:弟弟出去了,爹很忙,襄儿还是每天和我在一起玩,可是娘去哪里了?这几天都没看见她。恩,什么时候找爹问问……

  ***********************************
[ 本帖最后由 忘记时间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god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