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诛仙淫传】(1-3集)

时间:17-09-13 04:23:37
               诛仙淫传



              第一集风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会

  青云山下,这个魔兽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门各派高手在连手阻击了旷世恶魔「兽神」后天下方得一时的平静。

  青云门峰首领每派自家得意弟子前去西域舆少林天音寺,焚香谷等大门派共商大事。

  天音寺想替天下降妖除魔以视正义之身,青云则派人去看个究竟,道是焚香谷丢了宝物定想从兽神那讨回。

  这日,青云山肖逸才,陆雪琪,少林神僧,焚香谷李恂等环桌共商大事,陆雪琪还是那般冷冰傲雪的神色,脸上平静如水,却掩饰不了娇人的美丽,身穿白纱衣裙,似羊脂的皮肤在白衣衬托下丝毫不减那般白腻,丝丝柳眉挂在一双如秋水般的双眼之上,细细的红唇娇嫩欲滴,身材苗条而又丰满,这就是当年让男人失魂落魄的小竹峰第一美女陆雪琪。

  李恂刚来西域不久,刚看到如天仙般美丽的陆雪琪,失神的看了过去,早已对她垂延已久,不料今日如此美丽,不禁咽了口口水眼神像钉子样钉在陆雪琪苗条的身子上。陆雪琪已有发现,双目几分鄙夷怒视过去,李恂稍有回神,单手扶额低头不语,心里想,就算是生气也这般美丽。

  少林神僧法相首先开口:「如今魔兽已蔑,天下得已太平,西域为那魔兽老巢,必有残余,所以聚集各位精英於此共屠兽巢,不知各位施主有何高见?」
  肖逸才看了一眼偏头不语的陆雪琪,离座而起,正色道:「正所谓天下以少林为正义领袖,屠魔斩草除根为天下正义之举,我们青云门必当紧随少林神僧,降妖除魔在所不辞!」

  此言即出立即得到大多正义之士连声叫好,有不少英雄豪杰高喊紧随少林青云的口号,焚香谷也算名门大派,当然不能示弱,还沉思在幻想中的李恂被惊醒,环思一刻,立即向前道:「魔兽出我焚香谷而扰天下,我焚香弟子必有责任,今屠魔巢焚香谷上上下下必将全力应付。」

  大会立即升华,三大门派顶力屠魔,想必全胜而归,屠魔豪杰纷纷叫好,肖逸才沉思片刻后,沉声道:「各位先莫急,魔巢险恶又路途曲折,此藩讨伐必当三思而后行……」

  立即有人反驳:「难道看这魔兽一天一天壮大然后再来屠杀我们?这不是等死吗?」

  「就是啊!」

  「说的是啊,我们要先发制人,一举消灭魔兽。」反对声层出不停。

  肖逸才缓声道:「大家的心情我了解,但是如此鲁莽行事反倒打草惊蛇,我们需商定对策一举歼灭它们。」

  他接着说:「我们兵分多陆,从不同方向进攻魔巢,闇中潜入魔巢,杀他个出奇不备,再说魔兽之灾,人心惶惶,各门各派伤亡惨重,我们需时间来调样下,好全力应战。」

  此话说到大家心坎上了,魔兽之战后,损失惨种,有些小门小派人丁无几,更有些全是重伤待治,需要时间来调养。肖逸才想到最近青云突发事件太多需要回去处理,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想法,最后约定1个月后在往西域共同除魔。
              第二章娇屋饮酒

  焚香谷坐落西域,此次英雄大会全由焚香谷来照料后勤,李恂为焚香未来主人当尽全心意,特别是对小竹峰的陆师妹,肖逸才有重事在身先回青云,陆雪琪最近忙於奔波,身心疲惫,索性留下休息1天再回青云。陆雪琪的房间在焚香谷西面,单独一间上好房间本由贵客即生份僻高者居住,但在李恂眼中陆雪琪地位在自己心坎上。

  天已渐黑,陆雪琪准备早早休息,突然敲门声响起,陆雪琪心道:这么晚了是谁,难道肖师兄又返回了?

  索性起身开门,一看是李恂,心起鄙夷之色,冷冷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李恂没想到陆雪琪这么快就开门一时只盯了她的美颜看忘了回答,陆雪琪正眼都不看下冷冷道:「如果没事,那公子早些休息。」

  说完就要关门了,李恂这时才醒过头来,右手挡住门咳了声正色道:「不才当日在青云峰上亲眼看到师妹英勇杀敌,深感佩服今日特来拜访,并想於师姐共商青云焚香联手屠魔之对策。」

  李恂心想此藩说法,关系2门派联手抗敌,想必她也难以拒绝。却没想到陆雪琪冷道:「此事待我肖师兄回来再於你商讨。」

  说罢已将门关了一半,李恂没想道陆雪琪会如此冷漠,急中生智向门里一站,急道:「此藩去西北考察得到不少关於鬼厉的消息,想必姑娘也想知道吧?」
  陆雪琪厅道鬼厉2字身子一颤,却又缓缓道:「鬼厉背叛师门,已不是我门青云的弟子,他死活於我何关。」

  李恂看道陆雪琪脸上复杂的表情,知道此话也是她勉强说出,他立即反驳:「姑娘此话差已,魔兽之战鬼厉奋力击敌,功不可抹,之前有背师门之事也是出於无奈,若姑娘加以劝导他还是有重反正道的心意,日后好於我们共同御敌!」
  这话一出李恂立即注视她的表情,却迎上她如秋水般迷离的眼神,美白的脸上表情稍有缓和。陆雪琪心思上头,眼睛看着李恂心却想着鬼厉,想起昔日於鬼厉在一起的日子,几多忧伤和思念渐上心头,突然不知哪来的一阵凉风吹了过来,李恂受冷打了个喷嚏,陆雪琪皇过神来淡淡的说道:「外边冷,公子进屋坐。」
  一向严肃的李恂微微一笑道:「打扰姑娘了。」急步走进门。

              第三章欲乱情迷

  关了门2人环桌坐下,李恂突然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酒瓶道:「此酒乃我焚香谷独自酿造,色香而味醇,是天下之珍品,如今魔兽当道灾难四起,不如我们借酒消愁,忘却悲伤。」

  之前陆雪琪以为他是蹬徒浪子一辈,却不料他於自己也这般理解鬼厉,这么久来,世人大多认为鬼厉背叛师门且投奔魔教,都痛恨他,难得遇到知心之人,恰如姐弟,自然亲切许多,当下内疚万分,默默不语。

  不等陆雪琪回答,李恂已给她满了一杯,李恂哪里管他鬼厉是对是错,只想百般讨好陆雪琪,好於她亲近,而下借着黯淡的灯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细细的红唇,水嫩的脸颊,随后自己满上一杯好似悲伤的道:「唉,鬼厉他一番苦心,被迫走入魔道也是迫不得已啊。」随即先饮而尽,又道:「姑娘可知他为何不肯回青云,而且……不见你?」

  「为何?」陆雪琪突然正面目视着李恂,细唇微启道出2字,眼中全是期待的目光。

  李恂被她这么一瞧心跳加速,但是强稳住自己,缓还道:「姑娘别急,先尝尝焚香的美酒。」

  陆雪琪也感到失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李恂立即给她满上,李恂才缓缓道:「且让我跟你慢慢说来……」

  当下长篇大论说起鬼厉近来之事,都是些鬼厉怎么无情,怎么偏爱碧瑶的话语,陆雪琪默默不语只待倾心细厅,神色忽有悲伤忽有期待,不禁陷入沉思中,一盏茶的功夫,看着带有几分醉意和忧郁迷人的陆雪琪,李恂淡淡的说:「其实……鬼厉心里就只剩……碧瑶一人了。」陆雪琪厅此话,柳眉微皱,粉拳微紧,闭目饮下第5杯。

  此时的陆雪琪心里全想的是鬼厉的无情无意。

  而李恂此时想的是今天晚上自己将得到梦寐以求的美人,就在陆雪琪饮完第5杯焚香谷的迷魂酒「五饮幻欲酒」的时候。

  此时的陆雪琪脸上已见红晕,光滑的肌肤也见淡红,5杯过后的她醉眼迷离,几根秀发散落在脸上,更添几分妩媚。此「五饮幻欲酒」为性子非常烈的情欲酒,别说是外人,就算是焚香谷长大的高手过了5杯也失去理智了。此酒太烈被焚香谷打为禁品。

  此时李恂也喝了3杯,欲火焚身,他渐渐的把椅子靠近陆雪琪坐着,看这眼前这个娇嫩欲滴的美人,红唇微张,杏眼迷离,一抹红晕挂上俏脸,水嫩的肌肤白里透红,李恂大胆的摸向陆雪琪嫩白的小手,乍感肌肤光滑可人。

  李恂吞了吞口水,完全散失理智的陆雪琪一双如春水的媚眼看着李恂,眼中却竟是张小凡的身影,心下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反而顺势倒向李恂的怀里,李恂再也无法控制,拦腰将陆雪琪抱起向床边走去。

               第四章肉欲

  李恂将陆雪琪放倒在床上,看着她丰满的肉体,陆雪琪媚眼微张,诱人的脸上满是红晕,细唇紧闭,好似忧愁的样子。

  李恂越看越是血气沸腾,俯身坐到陆雪琪的旁边,脱她的裙衣,几下功夫便把白色裙衣脱下,露出微微透明的白色内衣和内裤,粉嫩的大腿白里透红,丰满的乳房在内衣里若隐若现,隐约可以看到两粒殷红色的乳头贴着内衣向他招展。
  李恂猛吸了口气,俯下身,阁着内衣揉捏着饱满而又柔嫩的乳房,陆雪琪此时无力反抗,只有扭动着柔软光滑的娇躯,李恂趴到陆雪琪身子上,两只大手捏弄着柔嫩的乳房,舌头贪婪的添着光滑的粉颈,陆雪琪微微娇喘,两棵奶子在双手用力的揉捏下剂弄出各种形状。

  现下焦急万分的李恂把她内衣一扯,露出如水蜜桃似的奶子,鲜红的乳头微微翘起,不待考虑,用双手贪婪的握住陆雪琪的蜜乳,李恂起身看着娇嫩的乳房在自己手下不断变换各种姿态,陆雪琪在低沉的呻吟下,身子也随着李恂的双手用力,无力的扭动着。

  李恂俯身张口含住那似乎早已等待多时的鲜红蓓蕾,用力吸吮着,舌头在双手的配合下,用力的添弄着柔弱的乳头,「啊……」一声呻吟从红润的樱唇边喘出,诱人的身子在强烈的吮吸和添弄下不停扭动,更添几分性感。

  李恂身下的肉棒早已坚挺如铁柱,猛添了几下红润的乳头后,依依不舍的离开陆雪琪的雪乳,撕下身上唯一保留的内裤,李恂几乎是在没有任何的反抗下分开她的双腿,观赏着处女的嫩穴,鲜红阴唇边有少些细细的毛发,鲜红色的嫩穴娇嫩欲滴,隐约有几分湿润。

  此时李恂喘着粗气,不待思索,挺起大肉棒就要冲锋陷阵,大龟头用力分开嫩嫩的阴唇,想嚐试进入,却受到一层柔软的阻拦,突然来的肿胀让早已肉欲迷离的陆雪琪微皱起眉头,从未有过经验的她,不知等下将要发生的事情,胡乱的扭动着阡腰。

  陆雪琪的嫩穴可谓柔软至极,柔嫩的小穴不惊意的磨擦着巨大的龟头,让李恂难忍难耐,双手扶着细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处。

  「啊……」一声响亮的娇呼响彻屋内,粗大的肉棒已入穴三分了。失去意识的陆雪琪玉手无力的抓着床铺,媚眼因为插入的生痛已满是泪水,美丽的脸上满是疼痛的表情,贝齿上下紧咬,若不是「五饮幻欲酒」迷性强烈,此下疼痛必然让她清醒过来,此屋经过特殊处理,一般响声很难传出去。

  李恂看着陆雪琪,心中升起几分怜惜,但很快被陆雪琪紧嫩蜜穴的包裹所带来的舒爽感觉冲的一干二净,然后缓缓抽出肉棒,李恂兴奋的看着自己黑呼呼的肉棒从白嫩的肉体里退出来,上面还带着几条血丝,鲜红的小穴随着肉棒的退出也向外翻,退到只剩龟头还在里边的时候,又挺起肉棒缓缓的插进嫩穴里去。
  陆雪琪又遭突袭眉头微皱,「啊……」伴随着一声长长的惊叫,这次肉棒全根没入,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刺激着李恂的全身,又紧又柔软的小穴把肉棒紧紧的包裹着,李恂又把肉棒退出到龟头部分,再缓缓的插进嫩穴,重复着这个动作。
  每次进入陆雪琪都情不自禁的长声尖叫,肿胀的痛处,让她泪流满面,粉手紧握床铺,被抽送了几十回合后,尖叫渐渐变为低沉的呻吟,嫩穴也因为春水孳孳的流淌变得润滑起来,强耐着性子得李恂感觉小穴里越来越润滑,索性开始大力抽送起来,次次抽送都达到蜜穴最深处。

  「啊……恩……啊……」陆雪琪的娇喘变的急促起来,时有巨大的龟头碰触到花芯时所引起的诱人呻吟,李恂抱起雪白的双腿左右架放在双肩上,挺着肉棒大力开垦起来……

  陆雪琪弯曲着双腿,强壮的身体压在雪白的娇躯上,闷声粗气打在陆雪琪红晕的脸上,联绵不断的娇呼和呻吟传入男人的耳朵,像春药激发着李恂大力的抽插着嫩穴,羞涩的处女嫩穴生硬的承受大肉棒猛烈的冲刺,不时有大腿撞击雪白圆臀发出的「啪,啪」声,陆雪琪胸前那诱人的水蜜桃羞涩的在李恂强壮的胸膛前跳动磨差着。

  百余下猛烈的抽插后,春水已源源不断的从蜜穴里流出,呻吟声已成无力的「恩,恩」声,蜜穴紧紧的夹着肉辊,红嫩的阴唇在每次肉棒的抽插时向外翻着,陆雪琪半睁着迷离的双眼,张着细唇,红着脸无力的扭动着娇躯,无意中配合了大肉棒的抽送。

  李恂已经汗流满身,虽然嫩穴已经春水犯滥,稍有润滑,但是紧绷感却一直没减,及时武功高强的李恂此时,也气喘吁吁,看着昔日美丽动人却冷若冰霜,傲气凌人的陆雪琪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圆润的乳房柔软的磨擦着自己的胸膛,粉臀和蜜穴在自己巨大肉棒的抽送下早已淫秽不堪。

  李恂不禁双手把着陆雪琪丰满的雪臀,用力的揉捏着,直到陆雪琪发出一声娇喘,才知道,着一切都是真的,当下不再思索,猛力的冲刺着柔嫩的蜜穴。
  「恩……啊……啊……」李恂配合着美人急促的呻吟猛烈冲刺百余下后,龟头忽感酥麻,闷哼一声,将肉棒用力顶入嫩穴最深处,像要把陆雪琪的小穴顶穿一样,猛的喷射出大量的阳精,「啊……」一声长长的呻吟,滚烫的阳精将粉嫩的小穴浇的一阵痉挛,粉嫩的小穴夹的肉棒又一次喷射。

  李恂用力的捏住丰满的奶子,龟头顶在嫩穴最深处舒爽的喷射着男人的精液。陆雪琪瞇眼偏头放声娇呼,雪白修长的粉腿不知何时已盘上李恂的腰,雪臀嫩穴就这样任由别人顶着。少女的第一次在激烈的欲酒下,丧失理智的被男人粗大的肉棒征服了。

              第五章清醒十分

  午时的阳光照进屋里,陆雪琪慢慢从床上爬起来,忽感一阵头晕眼花,身子骨像是被拆了一样,全身无力,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抓开被子一看,自己美丽丰满的玉体一丝不挂,被单上的血和水早已分不清了,下体还有几分疼痛……
  陆雪琪怒睁双眼,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的事竟然事真的,虽然喝了「五饮幻欲酒」散失了理智,但是记忆还是很清晰的,犹如刚刚发生的事情,每个姿态,每次抽插,仿佛就在眼前……

  「呕……」陆雪琪爬在床边一阵呕吐,此刻早已是泪流满面,痛不欲生,她清晰的意识到昨天晚上被李恂强奸了,她想到自己以后如何面对青云门的人,面对自己的师傅,自己把贞操看的比什么都重,却不料被一个卑鄙小人给玷污了。
  陆雪琪一边哭一边想,自己为什么这么苦命,心爱的人离去,自己又贞洁不保,一时想到一死了之,刚取出天邪神剑准备自尽,想到李恂强奸自己必然得意万分,缓缓放下剑,打算杀了那狗贼再做了断,起身洗刷,却感觉自己怎么也洗不干净,霎时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李恂昨天晚上如愿以偿后,却想到陆雪琪武功厉害无比,若想要杀他报仇,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离开之前,用焚香谷秘功抑制陆雪琪七经八脉,废了她六层内力,然而毕竟有一夜之暖,不忍心将她武功全废,而只废内力,现她有四层内力很难打过自己。

  陆雪琪梳妆完后,冲出门外,本身绝色美丽,当下怒气冲天,俏脸绯红,更显妩媚动人,许多早早起床练武之人,看到如此绝色佳人无不回目攀看,更有惊呆者想上前搭理道:「姑娘何事如此急迫,在下淮水寨吴景,如可帮忙当全力。」
  那人还没说完天邪已架上那人脖子,只见陆雪琪杀气逼人冷冷道:「滚!」四下豪杰立即让开道路,不敢招惹。

  陆雪琪打翻几个焚香弟子闯进大殿,也不说话,冷冷站在那。李恂等人纷纷赶了出来,李恂看向陆雪琪却不料她正狠狠的怒视自己,李恂看着佳人也不回避,反而冷酷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向前好似很惊讶道:「陆师妹可有事?」

  陆雪琪瞪着他心里明白他明知顾问,怒气暴涨,呵道:「狗贼!看剑!」
  举起天邪就刺向李恂,在场之人无不吃惊,李恂早有防备,举剑对应,几招下来,陆雪琪已落下风,自觉心理奇怪,怎么现在内力大不如前了,却料李恂一个传身飘到陆雪琪耳旁悄悄的说:「师妹昨晚可舒服?」

  陆雪琪闻言,当下脸涨老红,咬牙挥剑拼命砍杀,李恂知道此下也不事办法,举剑冲了上去全力应付,几招过去,乘陆雪琪内力不足一个不备,剑身猛击她头部,当下陆雪琪受袭晕了过去。李恂环手扶住娇躯,手中一阵柔软,虽然昨晚疯狂一夜,却又血气上头,差点把持不住。

  焚香谷谷主呵问李恂:「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何杀你?」

  李恂正色道:「爹爹你不知,昨日陆师姐练功太投入,反而走火入魔,理性全失,我本想上前劝阻却遭到袭击,今日不料病情越发严重,恳情爹爹让孩儿带陆师姐去焚香后谷密室替她治疗,好感谢青云英勇抗魔力保焚香之恩。」

  焚香谷主要事在身没多考虑,且对后辈之事不大关心,挥手道:「去吧,好生款待客人,如有得罪拿你试问。」

  「是。」殿上之人以为闹剧不欢而散了。

              第六章无法自拔

  李恂立即带上陆雪琪回她的房间,锁上门,点了她内力穴道,把她放在床上,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衣服奔上床,刚要解陆雪琪的衣服,「啊!」突然一声尖叫陆雪琪瞪视李恂怒:「淫贼!你敢动我我杀了你!」

  李恂反而不动手了,淫笑道:「怎么昨天晚上的事,你那么快就忘记了?」
  陆雪琪气急败坏:「狗贼你不得好死!」

  李恂冷冷道:「昨天我们好说也有了感情,你跟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陆雪琪怒道:「卑鄙无耻!做你春秋大梦!看我不杀你个死无全尸!」
  李恂似乎有些生气,不再萝嗦,撕掉陆雪琪的衣服,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立即乍现眼前。

  「啊!放开我!」陆雪琪惊叫不断。

  李恂淡淡道:「放开你也可以,只要你以后答应跟我好,今天就算了。」
  陆雪琪冷冷道:「无耻狗贼,不杀你我不叫陆雪琪!」

  李恂二话不说,左手抓过丰满的乳房俯身含住柔嫩的乳峰,舌头不停的在乳头上打转,右手用力捏揉右边的乳房变换着各种形状,陆雪琪昨天是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被李恂玷污,今天却眼睁睁看着他淫污自己,放声拼命叫喊。

  李恂松开嘴里的乳头,缓声道:「陆师姐,你叫吧,外边是厅不道的,也好,你叫啊,让所有人都过来看,看看冷若冰清的小竹峰第一弟子,水月大师的好徒弟,怎么跟人通奸在床,看看以后青云门有何脸面!」

  「你……」陆雪琪一时哑语,想道这事被人知道不光自己,师傅,师姐妹们,都无地自容,青云从此也台不起头。想到这里眼泪不禁流淌不止。

  「想你也事明白其中的道理。虽然用此方法有失我李恂体面,不过看你昨天不是很享受?」说话时,手不停挤弄着两只水蜜桃似的嫩乳,大小双手可握。
  「你胡说,你明明做鬼,酒里下药!」陆雪琪不再喊叫,却也红着脸於他狡辩。

  李恂俯身又含上红嫩的乳头,不时用力添弄下乳头跟部,偷偷瞧着陆雪琪美丽的脸颊,陆雪琪强忍着羞态,偏头抿唇,只待事情结束再於狗贼同归於尽。
  李恂双手揉弄着美乳,大口不断的在左右乳峰上吸吮,时而添弄,时而猛吸,时而轻轻咬弄,陆雪琪被吸吮的实在无法忍耐就轻声闷哼,玉手掩唇不让声音发出。此时陆雪琪又羞又怒,不知如何是好。想用力推拖却又使不上力,不知如何是好。

  猛烈的添弄吸吮让陆雪琪不禁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幕,仿佛就在重演,李恂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拇指捏着柔嫩的乳头向外拽弄,舌尖添着美丽光滑的粉颈和脸颊,时而轻咬耳垂,光滑的脸颊被热烈的亲吻红晕一片,一阵阵奇异的感觉涌上陆雪琪的心头,乳头被拨弄竟也生硬起来,阴道却也感到一丝春水在流淌。
  突然李恂停住动作,立起身来,去搬她的双腿,陆雪琪好似秘密被发现,本是紧闭的双眼半睁开偷偷望过去,目光却停在男人粗大的肉棒上,肉棒粗长狰狞,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大凶器不禁害怕起来,抿起红唇一汪秋水似的眼睛几分迷茫,正别开眼去看李恂。

  恰好李恂此时也在看她,乍瞧见她紧抿双唇,单手掩面,美丽的脸上一抹晕红,眼底偷偷的瞧着自己的肉棒,秋水一样的眼神好似又期待又似害怕,又别脸斜视过来,对上自己的眼睛,李恂一时看呆了,陆雪琪感觉不对,立即转过脸,心中暗想,自己怎么如此低贱去於他对视。

  李恂本想挺起肉棒冲锋上阵的,却一时忘记下步怎么做,呆呆的看着她,陆雪琪往日再如何冷酷,如何傲物,遇到如此场面也难对付。突然陆雪琪瞪过来怒道:「狗贼!」

  李恂被这么一骂惶过神来,心中好气又好笑,当下用力搬开她的双腿,跪在她两腿中间,用手指抚弄着嫩嫩的肉穴,左手揉捏她的雪腿和粉臀,刚经过一阵调弄,小穴中已有蜜液,红嫩的阴唇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李恂不禁用手指按在穴口,拨弄着阴唇,陆雪琪被这么揉捏,原本冷冷的俏脸又爬上一阵红晕,嘴里无声的闷哼,此时恨不得一剑砍了他,李恂看她怒视自己,索性将手指插入蜜穴,搅弄一番,左右继续捏揉粉臀玉腿。

  李恂似乎上了兴趣,手指不停的在紧紧的嫩穴中进进出出,竟然俯身吻上陆雪琪的下体,一阵清香传入李恂鼻中,然后伸出舌头添弄阴蒂处,手指顿时被一紧,李恂不禁感既原来陆雪琪这般敏感。

  陆雪琪被如此羞辱,娇羞万分,当下闭目咬牙,别过脸去,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连连闷哼,俏脸绯红。

  李恂抽回手指,两手把住陆雪琪的双腿,伸舌上下添弄她的阴唇,不时用手拨开阴唇,舌尖深入嫩穴添弄,粗糙的鬍鬚磨擦着粉嫩的阴唇,阴唇被添向两边,阴蒂乍露,立即遭到舌尖添扫,嫩穴渐渐湿润,淫水缓缓流了出来,却又被一阵吸吮,吸的一干二净。

  「恩……啊!」如此调弄,陆雪琪渐渐放出声来娇喘呻吟,双手死命抓住被单,想让那欲火焚烧的感觉减轻一点。

  李恂专注的添吸着嫩穴,阴唇已被添的娇嫩欲滴,小穴里鲜红诱人的嫩肉闪烁着晶莹光泽,淫水随着嫩穴的蠕动不断流出……

  李恂吸吮完最后一波淫水,挺起身来,举着早已坚硬无比的大肉棒抵达嫩穴口。

  陆雪琪从来未有过如此感觉,呻吟联绵不断,就算在昨天也只是丧失理智,并没有今天感觉如此强烈。看着肉棒接近自己娇嫩欲滴的嫩穴,目光落在巨大的肉棒上,妩媚的眼神里全是春意。

  李恂看在眼里,干笑两声:「嘿嘿,想要了吧?」

  陆雪琪突然神情凝固,清醒几分,瞪着双眼怒道:「狗……啊……」

  不等陆雪琪说完,李恂顺着淫润的小穴一插到底,紧柔的舒爽感也让他一声闷哼。

  突如其来的肿胀感让陆雪琪全身一颤,李恂轻驾就熟,立即奋力缓慢的抽插起来,每次深入都顶到花芯,嫩穴紧紧包裹着肉棒,肉棒都能感觉到嫩肉的皱褶。
  陆雪琪哭喊着,每次进入都感到生痛,不禁又泪流满面。

  李恂把玩着蜜乳,肉棒大力开垦,握住丰满的乳房同时用力,抽送百余下后,陆雪琪被一阵奇异的感觉笼袭着,娇柔的呻吟联绵不断,双眼迷离看着身上的男人,乳头传来阵阵刺激,下体的酥麻感随着肉棒的抽插渐渐强烈,细腰渐渐扭动着,却配合了肉棒的进出。

  「啊……啊……别……」陆雪琪情不自禁的呻吟着,嫩穴紧紧的夹住肉棒想不让它刺进,嫩肉却每每被肉棒狠狠的挤开插入小穴深处直达花芯,柔软的乳房被揉弄着,嫩穴也被又热又烫且又粗大的肉棒抽送着,不禁让陆雪琪羞涩万分,红着脸宛转呻吟着。

  李恂扶住她的腰加快抽插,喘着粗气质问道:「如何?还想杀我?」

  「啊……恩……啊……狗……贼……啊!」陆雪呻吟不断。

  李恂道:「我让你如此舒服,你还杀我为何啊?」

  「啊……一点……都……啊……一点都……不舒服,啊……」花芯次次被研磨,酥麻难耐。

  「原来如此。」李恂抓住陆雪琪两只修长的雪腿,又加快了抽插速度,挺着坚硬的肉棒大力刺入殷红的嫩穴中,淫水被紧紧的嫩穴挤出,浪花四溅,阴唇随着快速的抽插内外翻摺,一对丰满的水蜜乳上下晃动着,鲜红的乳头就像风中之烛,来回摇动。陆雪琪已经不再掩饰,放声呻吟。

  「啊……啊……感……觉……好酥麻……啊……」陆雪琪抓着枕头,一阵阵充实的感觉涌上心头。

  百余十下后,李恂粗声问:「舒服吗?」

  舒适的感觉像浪水一样浇上心头,陆雪琪迷离惝恍,随口应了句:「啊……好舒服……不,不,狗贼……你不得好死……啊……」陆雪琪顿时感觉说错,立即改口大骂。

  李恂淫笑道:「还不承认,淫水都这么多了。」李恂随手摸了把淫水抹在陆雪琪酥胸上。

  「恩……我……不是……恩……」陆雪琪羞愧难挡,不再大声浪叫,低声回应着身体的感觉。

  肉棒又抽送了百余下,黑大的肉棒进出白嫩的肉穴分外清晰,淫水沾在肉棒上闪闪发光,湿润的小穴柔软无比,却也紧紧的包裹着大肉棒,巨大的龟头挤弄着小穴里的嫩肉,发出「滋,滋」的声音,两人同时舒爽万分,此时陆雪琪,已经彻底放下挣执,随着大肉棒的进出,浪声大叫。

  淫水早已湿透床铺,李恂突然抱起陆雪琪把她立起来,两手把着圆臀做最后的冲刺,陆雪琪双腿也下意识的圈上李恂的腰,双手环住他强壮的肩膀,身子紧紧的贴住李恂的身体,雪臀拼命的扭动套弄着配合着大肉棒的进进出出,嫩穴紧紧夹住大肉棒用力吸着追求更大的刺激。

  「恩……啊……好生舒服……啊……再用力点……啊……不行……了……啊……」浪叫过后,一股阴精溅射出来,李恂知道她快要泻身了,拼命的顶动着雪白的肉臀,紧紧的嫩穴将肉棒裹的透不过气来,最后大肉棒停在花芯上,任由阴精打在巨大的龟头上,自己牙关一松,猛烈的喷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在花芯上,浇的陆雪琪又是一阵猛颤,紧紧抱住李恂的身体,享受大肉棒一次次向蜜穴深处喷射着热精所带来的高潮。

              第七章孤注一掷

  天色渐渐变黑,不知怎么突然外边下起了大雨,大家纷纷躲进屋子避雨,昏暗的天空格外阴沉,哗哗的雨声和嘈杂声交织在一起。

  焚香谷西边一间房里,李恂和陆雪琪同枕而睡,李恂被雨声吵醒,懒洋洋的爬起来,看着身边的美人,此时两人都已穿上睡衣,陆雪琪侧过身去,安静的熟睡着,几根秀发散落在美丽的脸颊上,激情过后的红晕还在脸上,坚挺的酥胸随着细细的喘气声此起彼伏。

  李恂俯身吻在陆雪琪脸颊上,伸出一只手探进她的睡衣里,轻轻抚摸着美乳,陆雪琪被一阵揉捏弄醒,忽的睁开杏眼,狠狠的看着李恂,李恂此时停了手上的动作,饶饶额眉,低头不语,很是无奈的表情,似乎也有几分惭愧。

  陆雪琪揪着小嘴,瞪着李恂,刚才的浪态,让自己又是羞愧又是愤怒,突然她冲下床拿起桌上的天邪剑,就向李恂砍来,恨恨道:「狗贼我跟你拼了!」
  李恂此时武功已经比她高了许多,侧身一躲,跳了开来,无奈道:「唉,陆师妹啊,以你武功现在想杀我是难上加难啊。」

  陆雪琪自知内力大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不禁伤心的流下泪,心想,自己现在是个废人了,身子也被人玷污,武功又大退,心爱的人也已有他欢,想着想着突然举剑往自己脖子上抹去,李恂见势上前单手抓住剑端,陆雪琪泪眼瞪着他恨恨道:「杀不了你这狗贼,难道我自尽也由你来管吗?」

  李恂摇摇头道:「陆师妹为何要寻断剑,人生难得就这么几年活,灾难刚过你就这么不自爱吗?」完全没把自己玷污别人放在心上。

  陆雪琪冷冷的道:「武功已废,贞洁不保,亲人离去,我做何还活着,难道还要受你这狗贼欺辱不成?」

  说罢举剑欲向李恂砍去,剑却被李恂抓住,动弹不得,李恂当下很是无奈,忽然厉声道:「好!你死也可以,你死了一了白了,青云小竹峰众多弟子便群龙无首,你师傅水月大师,得知你田师叔和你苏师娘死讯现悲痛万分,现你又寻死,岂不是雪上加霜?青云众多高手伤亡累累,当下青云门大挫,你武功尚在,只是内力受损,调养多日方可重震青云,魔教中人虎视眈眈,随时可冲上青云,蔑你师门,想必那无情无意的鬼厉得知你死讯也是淡淡了然,全不放在心上,你说你死的值得吗?」

  陆雪琪呆滞片刻怒道:「你这狗贼!污辱我不说,教我如何苟活於世上……」
  不等她说完,李恂继续道:「男女之事,人人必会有之,哪有丢人之说法,就算你杀了我,必然此事败露出去,青云上下无光,我爹必然带弟子杀向青云,来个两败俱伤,天下又一大乱。再说我真心是喜欢你的,上次提亲被你拒绝在青云之上,我全没有恨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你看那鬼厉,却辜负了你这么好的姑娘,让你忧伤,还受此冷落,我李恂是真心爱护你,只是爱你的情感太浓烈,一时冲动,做了傻事,倘若你杀你能解决你心理的忧伤於悲痛,你便杀了我吧,只待我黄泉路上再找那鬼厉算账替你亲手手刃这个无情无意的狗贼!我也死而无憾了。」说罢放开手,血顺着剑身流下,李恂脖子向剑靠了过去好似真有一死了之的打算。

              第八章犹豫不决

  陆雪琪红着脸厅完他这么一番话神色飘忽不定,不知如何是好,厅他这么一说,真开始对鬼厉痛恨至极,自己死也不是,杀他也不是,且心想李恂这狗贼竟也这般荡气回肠,似有真心待她的意思,可是她终究拿不定注意,但李恂这番话,还是让这个冰冷傲物,孤苦伶仃的柔弱女子心中一荡,杀气全无,心中还有几分感动,起码他算还了解自己的心思,关心倍置。

  陆雪琪缓缓放下手中的剑,冷冷道:「你说的不是全无道理,今日尚且不杀你这狗贼,倘若此事说出去我要你狗命。」

  李恂刚才拿命一赌,知道自己不用死了,心头一块重石终於放下了,不禁擦了把汗,却看陆雪琪盯着自己看,怕被看出心思,立即捂着自己的手:「啊,还有些生痛,天邪果然名不虚传。」

  陆雪琪看着面前有几分好感的男人不知如何是好。忽厅他喊痛,轻声道:「天邪不是一般的剑,被伤者如不立即包扎,伤口会恶化遍及全身,且让我来帮你包扎伤口。」说罢就撕下自己的衣物帮李恂包扎起伤口来,李恂哪里会想到这样的结果,当下乖巧万分,痴痴的看着陆雪琪细心的模样入神了。

  陆雪琪目视李恂似有责怪的道:「还好伤口不大,要不然以天邪威力,你的手早就废了。」

  李恂立即反驳:「别说是一只手,就算是我的命为了陆师妹你,我也愿意。」
  陆雪琪恨恨瞪着李恂,自己也是因为他才出於寻断,不料他说的好似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李恂忽觉说错话,不顾伤口抓起陆雪琪的玉手深情的看着她道:「之前是我不对,我太心急,我会对你负责的,姑娘如果不嫌弃,且下嫁於我,我必当万般呵护姑娘,如有对不起姑娘的事必然遭天打雷劈,万死不辞。」陆雪琪心中有几分尴尬,立即抽回手,站立一旁不语。

  李恂忽觉自己有几分失态,上前道:「我去准备几份饭菜拿过来,想必姑娘也有些饿了。」不待陆雪琪回答推门出去了。

  陆雪琪看他远去,不禁叹了口气,想到这些日子发生的事错综复杂,魔兽蔑世,鬼厉离自己而去,田师叔和苏师娘纷纷死去,道玄掌门也失踪多日,且不料自己又贞操不保,又伤心的流下泪,这些年来,除了水月大师关心过自己外,也很少有人能像李恂这样说出自己的心理话。

  她何常不知别人垂延自己的美丽,只是美人眼高心低,少一个可以暖言爱语打动自己的男人,不料鬼离却不会言语,每每冷酷无情,时常让陆雪琪几多忧伤,几多愁。

  却不料李恂这边体贴自己,虽然被他污辱,却被他蜜言蜜语,肯为她死所感动,天下男女相爱,不正是为了寻找一个可以爱自己,呵护自己,愿意为自己献出一切的人。且说自己身子已被他占有,以后如何再嫁他人,而且他对自己还爱意浓厚,霎时对李恂多了几分好感。对鬼厉的情也淡淡忘却。

  但陆雪琪傲气太盛,不愿意主动接受李恂的道歉,想到自己之前淫荡的样子,羞愧难挡,初嚐男女之事的她,竟也如此享受,不禁想起床上温暖的情形,心中又是一荡,双颊绯红,紧合双腿。

              第九章妩媚淫荡

  这时李恂推开门走了进来,却看陆雪琪做在桌前,双眼水汪汪,脸颊红晕一片,神情好似陶醉的样子,妩媚万分,他顿了顿,把饭菜摆放在桌上,关了门2人环桌而坐道:「陆姑娘请用。」说罢就要给她斟酒。

  陆雪琪一见酒怒视过来道:「又要喝酒?脑袋不想要了么?」

  李恂忙解释道:「姑娘误会了,此酒并非昨日之酒,恩……算是我陪罪,先饮一杯。」说完举杯一饮而尽,陆雪琪偏过头神情冷然,却也不生气,独自端起杯子缓缓细饮。

  席间,李恂对她照料有至,款情相待,陆雪琪神色稍有缓和,李恂看她也不动筷子,索性主动帮她夹菜,陆雪琪面无表情,低头默默就餐,不料盘中有几根油条,粗长和那男根一般,陆雪琪不禁双脸绯红,竟然夹了根过来细细观看,想起之前的春色来,开始独自沉想,李恂饿了一天,低头狼吞虎咽。

  所谓饱暖思淫欲,此时陆雪琪饭过以后想的竟是欢好的场景,想的似有出神。
  李恂看着单手扶额,脸颊红润,娇嫩欲滴若有所思的可人,拿起酒壶独自狂饮。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想冲上去占有可是刚把命保住又有所不敢,正此时,老天知李恂难处,突然下起暴雨,不时有雷声轰鸣,李恂忽的想到办法,起身假装喝醉的样子道:「我……我该该回去……了,该回去了……了。」

  陆雪琪心中好笑,冷冷道:「不能喝还如此猖狂。」她看外边雷雨交加,又看他醉醺醺的模样,想留他又难於主动开口,欲言又止。

  李恂恨恨的想,我都这般醉了,外边又雷鸣电闪,好绝情的美人儿。

  索性走到门口时往地上一倒,一动不动。

  陆雪琪一看,好气又好笑,心想多半是醉死过去了,起身去扶他到床上。李恂手臂霎感一阵柔软,下身已经硬了起来,他且倒在床上,不敢随便乱动,等待变化。

  此时陆雪琪还坐在桌边,思绪淫乱,想着今天欢好的一幕幕。

  李恂看她也不来床边,以为她要如此坐到天亮,心中暗暗叫苦。这时陆雪琪竟然起身走到床边,先看了许久,出声到:「李恂……李恂……狗贼你厅到没。」
  李恂心想难道要赶自己走?索性不回答。

  过了许久,忽然感觉有人脱他的裤子,他心中狂跳,难道不成?瞇眼窥探……
  原来陆雪琪自从看了那油条,便想起了男人的大肉棒来,想起白天,让自己死去活来舒爽无比的肉棒是什么样子,顿时欲火焚身,心中燃起一团淫荡的想法,她悄悄试探李恂是不是有没有睡熟,便上床脱起李恂的裤子来……

  陆雪琪看着裤子下肿胀的大肉棒,芳心狂跳,小心翼翼的脱下李恂的裤子,顿时一根粗大的肉棒弹了出来,陆雪琪心中一惊,从来没有如此近的距离仔细观看过大肉棒,顿时羞愧感升起,当下想放弃帮他穿上裤子,可是事已做了,陆雪琪犹豫了片刻,忽想起粗大的肉棒进出自己身体时的画面,下下销魂,美脸绯红,团团欲火已经开始燃烧了。

  她小心翼翼的握住粗大的肉棒,顿时感觉手上的热度和硬朗,下身已经湿润起来,不禁用力套弄了两下,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刚要凑脸过去瞧个仔细,忽然一股大力将自己放倒在床上,此时李恂睁着一双欲火焚烧的眼瞪着她,几下功夫就撕掉她身上的睡衣,然后压在白嫩的肉体上。

  陆雪琪被突如其来的变化羞的满脸通红,捶打着李恂的虎肩羞涩的道:「你……你这混蛋,又在酒里下药。」

  李恂根本就没在酒里下药,反道是陆雪琪自己淫欲太盛主动送上门,也不做解释道:「谁叫你如此美丽诱人。」说完揉弄起丰满的乳房来,含住早已翘立坚挺的粉嫩乳头来一阵猛烈添弄。

  陆雪琪索性不去反抗反道挺起酥胸任他摘采,乳房丰满柔软,敏感的陆雪琪被吸吮的呻吟不断,李恂揉捏着大乳房,舌头添吸着娇嫩的蓓蕾,喘着粗气道:「你刚才脱我裤子做何?」

  陆雪琪被他羞辱立马反驳:「道是你……啊……假装喝……醉,恩啊……如何说来……」乳头被如此吸吮阵阵刺激涌上芳心。

  「美人你真是无情,好说我如此卖力让你舒服,外边雷鸣电闪,你却不留我住下。」李恂双手不断捏弄着雪乳,拇指不时的在乳头上按抚,弄的陆雪琪娇声连连。下身淫水狂流。

  「啊……恩,你就不知道轻点……啊……劈死你才好……啊恩……轻点!」陆雪琪被抚弄的嫩白的玉体乱颤,肉欲狂升。

  李恂下身早已涨的难耐,挺起大肉棒顶在柔嫩的小穴口磨擦,大龟头挤弄着殷红的阴,时久久不进入。

  陆雪琪早就淫水犯滥了。红嫩的阴唇娇嫩诱人,哪能承受如此挑逗,投过去羞涩的眼神瞧着李恂道:「你下药淫我……恩……你不得好死……啊……」李恂知道她面子放不下,也不在等待,扑赤一声将肉棒送入蜜穴。

  「啊……好涨……」陆雪琪饥渴的嫩穴被粗大的肉棒充满,淫水立即溅了李恂满腿都是,每次深入都能带出大量淫液,春光散发的柔软嫩穴紧紧的裹住坚硬的大肉棒,李雪琪淫声呻吟,期待着每次火热肉棒的深入,抽出时小穴忽感空虚,却被下一次的刺入充实而饱满,小穴内嫩嫩的肉壁被大龟头紧密的磨擦着,快速的磨擦让陆雪琪顿感激流遍布全身,白嫩的水蜜桃乳房不停摇晃磨蹭着男人的胸膛。

  「啊……啊……好……激烈……啊!」陆雪琪舒爽的双眼紧闭。

  李恂奋力抽插着小穴,舌头添过陆雪琪的脸颊,乍然吻上美人的细唇,大口吸吮着红唇,然后试图用舌尖探试娇人的口腔内,少女的香舌又柔软又滑腻,却不料她主动送出香舌於之绞缠,李恂立即如获宝物用力吸吮着滑嫩的香舌,陆雪琪吸着男人送出的口延,紧紧贴住男人的身体,腰肢狂扭,配合大肉棒的抽送。
  李恂加快抽插,每下都猛烈的刺入嫩穴深处,忽的感觉嫩穴一紧,一股淫水从嫩穴深处溅出。

  「啊……泻……了……啊……好舒服的……感觉……啊……」陆雪琪毕竟初嚐交欢不久,经验尚少,几下猛烈的抽送就把她插的欲仙欲死,阴精四溅。
  李恂还没尽兴,当下搬过陆雪琪的身子,让她跪在身前,想从后面进入小穴。陆雪琪被这么一个姿态弄的红晕一片,也不做声,双手撑床,顺从的翘起丰臀,回转目光,眼中春水无限,等待着大肉棒的进入。

  李恂从后面看过娇人的嫩穴,圆圆的雪臀,性感无比,淫水冲刷过的阴唇娇嫩欲滴,不待考虑,李恂挺起肉棒滋的一声刺入淫穴。

  「啊……」两人同时叫起。

  「啊……我要……我又要不行了……啊……恩……啊……」陆雪琪娇羞舒爽的感觉交杂在一起,紧闭的小穴被突如其来的大肉棒进入,立即充实而饱满,这个姿态进入的肉棒让她感到真实而坚硬,随着大肉棒的一次次插入,浪水一波波的涌出,肉棒粗暴的进出着嫩小的肉穴,阴唇不断翻滚,柔软的肉壁紧紧套弄着火热的大肉棒,感受着它的滚烫和坚硬,一波波的快感冲击着陆雪琪的身体。
  两只诱人的水蜜桃疯狂的晃动着,李恂抓住白嫩的雪乳挺着肉棒大力干着,大龟头粗鲁的开垦着紧窄的嫩穴,每次进进出出,大腿都拍打在雪臀上带起一阵阵浪水发出「啪,啪」的声音。

  陆雪琪散着秀发抬起头,扭动着雪臀,高亢的呻吟着,美丽的脸颊充满欲望,「啊……好舒服,用力……恩啊,用力……」最难消受美人恩,李恂厅此,操起美人的蛮腰,急速抽插,下下沉重有力,陆雪琪似有顶不住了,疯狂的摇摆雪臀,嫩穴紧紧夹着大肉棒,任由大龟头撑开窄嫩的肉穴深入里面撞击着花芯。

  「啊……我要……我要不行了……恩。啊好舒服啊……」

  大量阴精冲关而出,溅向小穴中的大肉棒,此时陆雪琪已泻身,却挺着丰满的雪臀承受着李恂更加强烈的冲刺,任由坚硬的大肉棒肆虐自己的嫩穴,每下都重重的撞在花芯上。

  几十下激烈的抽插后,肉棒顶进花芯,喷射出滚烫的精液,浇的陆雪琪欲仙欲死,趴在床头,挺着美臀,低声呻吟,娇躯狂颤,小穴却贪婪的吮吸着大龟头,想将每一滴阳精纳入嫩穴深处。

              第十章依依不舍

  暴风骤雨之后,两人侧身而卧。

  陆雪琪羞涩的看着身边的李恂,刚才舒爽的感觉又让她心里一甜,不禁笑了起来,李恂看见美人微笑忍不住问道:「为何发笑?」

  陆雪琪想这两日他玷污自己,身子却淫荡的配合着他,恼羞成怒,厉声道:「於你何干?」当下转过身子去不理会。

  李恂突然感觉很无辜,自己这两天那么卖力却换来如此冷落,忽觉心中一凉。
  却料陆雪琪转过身子来,缓缓道:「明日我要回青云山去了,今日早些休息。」说罢转身欲睡,李恂看她态度有所好转,索性大着胆子问:「可以留下来多住两天?我好做地主之谊啊。」

  陆雪琪摇头道:「不行,此藩外出,师傅有所担心,明日必当回山报个平安。」
  李恂又问道:「倘若……我想你了……不是,倘若我有事找你商讨该如何是好?」

  陆雪琪知道他想找她必然是要和她欢好,媚眼又升一思春意,李恂看在眼里,忍不住,压了上去,吻上美人的娇唇,陆雪琪也自送香舌於之绞缠起来,吸吮声不断,待两人喘不过气时方自分开,陆雪琪娇声道:「若你要找我,便来青云山好了。」

  李恂恩了一声,伸手把陆雪琪睡衣推到酥胸上,开始揉捏起丰满的乳房,「恩……轻点,你弄疼我了。」陆雪琪细细的呻吟着,略带羞涩的说,柔魅的双眼全是对他动作的肯定。

  李恂轻轻揉弄着嫩白的乳房,俯身於她继续亲吻,舌尖交错立即一番缠绵,少女柔嫩的香舌被添的节节退缩。

  李恂停了动作举着肉棒,陆雪琪自动分开双腿,让龟头抵住嫩嫩的阴唇。
  李恂刚要把着肉棒插入小穴,陆雪琪突然起身挡住,轻声道:「今日就此歇息吧,明日还要回青云,今日让我好生休息吧。」李恂兴致上头突然被浇了一身冷水,洽觉不爽,愤愤的倒在床头,喘着粗气。

  陆雪琪看出心思恨恨道:「这两日,我身子都快被你弄散了,你还不罢休吗?」
  李恂忽见她有所生气连忙道歉:「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你打我吧,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好。」

  陆雪琪眼中忽有泪水,哀哀道:「事已至如此,杀了你又能怎么,打你难道我清白就能打回来吗?」

  李恂立即道:「姑娘放心,日后我必然好生待你,绝对不欺负你,谁欺负你惹你我就杀了谁。」

  「日后,日后你还不照样欺负我。」说罢揪起小嘴,眼睛瞟向粗大的肉棒,全是责怪的意思。

  李恂明白道理,忽的亲了下陆雪琪的小嘴,坏笑道:「是吗?也好,反正现在它是你的了,你要便拿去,割了也行。」

  陆雪琪突感羞辱,恨恨道:「你去拿天邪来,我便割了它。」

  李恂闻言真去把天邪拿来往陆雪琪面前一放。

  陆雪琪没料到他真去拿,看了看粗大的肉棒,想到就是这坚硬无比的大肉棒把自己弄的欲仙欲死,俏脸一阵绯红,急转过身去脆声「哼」了一下,不再理会。
  李恂哈哈大笑,放回天邪跳上床,搂着美人的娇躯将肉棒抵住阴唇插了进去,陆雪琪「啊」了一声,回头责怪的看着他,却迎上他温暖的双唇,立即被一阵吸吮弄的娇躯火热,嫩穴中似有欲火,肉棒大力抽插着紧嫩的蜜穴,没有淫水的滋润,阴道生硬了许多。

  李恂忽然把她放到床边,让她双脚着地,两手撑着床边,翘起嫩臀迎接大肉棒地抽送。

  李恂把着陆雪琪地细腰,奋力缓慢的抽动着大肉棒,肉棒生硬地刺入小穴,好象每下进入都很艰难,肉棒慢慢的刺进嫩穴,再慢慢的抽出,带起穴肉一起向外退着,然后又在嫩嫩穴肉的紧包下缓缓进入最深处,顶上花芯,李恂很有耐心的做着,弄的陆雪琪舒爽无比,娇声连连,每次缓缓的进入都能让她清晰的感觉到肉棒的粗大,滚烫的大龟头在每次到达尽头时乘着雪臀微扭研磨着花芯,几十个回合下来,弄的陆雪琪全身乱颤,淫水渐渐变多,嫩穴变的润滑起来。

  「啊……死人……这般欺辱我,啊……又顶到里边了……啊……」陆雪琪索性也放开了,把着床边呻吟着,扭动着雪臀享受大肉棒顶动自己花芯时的美感,雪白地美乳因为大肉棒地刺入前后摇晃。

  淫水越来越多,却不见李恂加快抽插速度,陆雪琪缓过头来,水汪汪的媚眼注视着李恂,细唇微抿,脸颊一抹红晕,却不言语,美脸很似期待的神色,李恂本想让陆雪琪督促自己加速,却迎上她妩媚的神情,当下操起美人细腰,急速抽送起来。

  陆雪琪这样被男人在后面干着,舒爽无比,已近欲仙欲死,嫩穴紧紧夹住大肉棒,不让它跑掉,雪臀在肉棒的顶动下变换形状,腰间狂扭,媚态性感撩人,李恂看在眼里,粗气猛喘,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刺的陆雪琪呻吟不断。

  正当两人欲火焚身之时,突然外边敲门声想起,陆雪琪受惊浪穴猛的一紧,夹的李恂难以忍耐,忽的热精就射了出来,浇的陆雪琪一阵乱颤,陆雪琪回目,用责怪的眼神看着李恂,似乎还未尽兴。

  李恂无奈指指门外,敲门声还没停止,两人急急穿上衣服。

  陆雪琪亲声道:「今日就如此吧,你且回房间,倘若……日后想来找我,来青云山便是。」说罢妩媚的看着李恂,恨不的想说出自己要他跟着回青云。
  李恂看出她心思,轻抚她的脸颊道:「这几日谷里有要事,几日后必当赶往青云看望你。」说完夺窗逃了出去。

  敲门声不断,陆雪琪急忙去开门,一开门见是一起跟着过来的青云弟子曾书书,忽见陆雪琪散着秀发,衣杉不整,陆雪琪突然想到自己没穿内衣,紧紧的睡衣包不住她丰满的身子,饱满挺拔的酥乳若隐若现,嫩乳撑着衣服可以清晰的看见乳头的形状,水润的肌肤还呈现着刚才激情过后留下的淡淡红晕,绝色美丽的脸上春水荡漾般红润。

  在曾书书眼里,陆师姐一直都是冷若冰霜,静如止水的仙女,却不料看见如此撩人心阔的情形,一时呆住了。

  毕竟陆雪琪为小竹乃至青云出类拔萃之人,见识深远,乍见此形情,立即换上冰冷的神色,镇定自如,掩身道:「刚有沐浴,若有失态让师弟见笑了,师弟如有事,稍等片刻,我这就来。」说罢便要掩门整理衣杉去。

  曾书书忙笑嘻嘻道:「没事,没事,我跟你说下就走,听说你今日失礼於李恂,没事吧?」

  陆雪琪淡淡道:「无碍,都是误会。」

  曾书书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明日我们便要回青云去,请师姐好生休息,师弟且回房休息去了。」礼毕将走。

  陆雪琪客气道:「有牢师弟关心,今日休息好明日便回师们。」

  说罢目送曾书书远去,暗暗叹了口气,随即关上门,熄灯休息去了。

  曾书书边走边想,陆师姐美人出浴的样子可真诱人啊,想必自己是第一为有幸瞧见的人吧,不禁猥琐的嘿嘿笑起来。

  却不知冷若寒冰,傲气凌人,冷漠如水的陆雪琪,经过李恂这两日的激情交汇,此时已被无限的肉欲所融化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树袋鼠 金币 +10 红心过百!  
树袋鼠 贡献 +1 红心过百!  
冷阳 金币 +10 回复过百  

◎好站推荐:【大香蕉成人网】 【大香蕉视频站】【超碰97成人社区】【哥哥成人视频】【狠狠撸狠狠干